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第748章 想太多

时间:2018-01-05作者:柠檬茶

    六年前,她和陆芸南,也曾这样幸福甜蜜的挽着对方回家过。

    可是六年的时光过去了,物是人非,那个男人留给自己的,除了满心的伤怀,就只有这些深深印刻在脑海中的回忆了。

    心倏的刺痛起来,她揉了揉胸口,趴在方向盘上缓了许久,才把动荡起的心绪平复下来。

    深吸了口气,她发动车子,朝着停车场出口的方向离开。

    ……

    对于林雪来说,这几天真是事情一桩接着一桩,janny的事情迟迟不见下文,这边,唐倩倩和唐晚晚,对于林雪勒索、蓄意谋杀一案,又提上了日程。

    “你可能,得去出庭做一下证人。”

    叶北辰告诉林雪这个消息的时候,眼底里透露出的神色,明显比她还要紧张。

    “到时候,我会陪着你的,不用怕。”

    林雪点了点头,不就是出庭做个证么,有什么好怕的。

    垂下眸子,又不由得想起,焦阳对自己的嘱咐。

    她顿了顿,然后开口询问了过去,“唐晚晚大概会怎么判啊?她才二十多岁啊,正是最好的年华,不会真的要去坐牢吧?”

    “坐牢?那都是便宜她了!”

    想起唐晚晚对林雪做的那些事情,叶北辰的怒意就不由得被勾了起来。

    他冷哼一声,语调都跟着变得森冷。

    林雪惊讶的“啊”了一声,“不会吧,坐牢都是便宜她,难不成,她还有可能会被判死刑?”

    倒不是林雪善良,只是因为六年前的坠机事件,杜国安已经经历过了一次“丧女之痛”,原本意气风发的杜国安,在不过短短的六年时光里,迅速变得苍老憔悴,直到现在,都让林雪觉得心有愧疚。

    如今,她也身为人母了,知道儿女的安危对于父母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想想唐文山和万秀珍,他们同样是就唐晚晚这么一个女儿,如果这唯一的女儿被判了死刑,真不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林雪正想求情,抬眼就对着叶北辰明显带着怒意的眼神。

    再开口的时候,语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唐晚晚虽然做错了很多事,但是,后来她也意识到了,不是吗?古人不是还说么,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们,总得给人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啊!”

    “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到法庭上去说吧。”

    话是这么个理儿,但叶北辰饱含着怒意的语调,还是让林雪不由得蹙眉。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总觉得之前和叶北辰提起唐晚晚的时候,还不见他这么生气。

    “喂,你到底怎么了,说到底,唐晚晚那还不都是因为喜欢你,才做了这么大的错事么!真要是怪罪起来,真正错误的源头,其实是在你的身上,我也不是想给唐晚晚求情,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而且,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唐伯伯唐伯母太过伤心的样子。”

    如果说叶北辰原本只是在生唐晚晚的气的话,听到林雪硬是把过错牵引到他身上的言语,眉头不由得一蹙。

    “所以,唐晚晚不该坐牢,该坐牢的,是我了?”

    他一挑眉毛,眼神里迸发出危险的光芒来。

    林雪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怀孕的前三个月是不能行夫妻之事的,这都好几天了,叶北辰虽然不说,但她也知道,他忍的很是辛苦。

    可她也没办法啊,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只能忍忍了。

    林雪这么个往后缩的动作,显然更加激怒了叶北辰。

    他眉头一蹙,漆黑的瞳孔里,闪烁起从从火苗来。

    林雪心底直道糟糕,赶忙伸手去挡。

    “你,你忘啦,我怀孕了,还不满三个月,你可不要乱来啊!”

    这个蠢女人,要不是因为她怀着孕,害怕伤到孩子,她还有可能这样没事儿人一样的跟他说话么?

    早就被他压倒在身下做造人运动了!

    “想太多!”

    叶北辰哼哼一声,拉起被子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林雪不由得有些尴尬,她还不困,最近这段时间,她白天睡了晚上睡,有的时候,下午还会在办公室小憩上一会儿,睡的多了,晚上可不就不困了么。

    躺在床上半天也没睡着,林雪又不自觉的开始琢磨,明天唐晚晚的案子要开庭的事情。

    想着想着,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前两天叶北辰临时出差,急急的好像是要去调查什么事情。

    仔细一想,好像自从那次调查之后,自己再跟叶北辰提唐晚晚的事情,他就更加易怒了许多。

    “你是不是,又调查出了什么啊?”

    想到这里,嘴上就不自觉的问了出来。

    问过之后,回身,才发现,叶北辰已然沉入了香甜的梦乡。

    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从叶北辰这里,问不出什么答案了。

    ……

    唐晚晚的案子,安排在早上的九点钟开庭。

    虽然是工作日,但林雪和叶北辰都没去上班。

    林雪要作为证人出庭,而叶北辰则前去陪同。

    这还是林雪第一次来到刑事法庭,在证人席位上坐下来,没过多久,身穿囚服的唐晚晚和唐倩倩,就被带上了法庭。

    两个人都不复平日里的光辉,灰扑扑的囚服,让人很难把她们和昔日里,唐家千金的身份联系到一起。

    原本墨色的长发,也被剪成了利落的齐耳短发,搭配素颜,看上去透着说不出的苍白和憔悴。

    两人的双手,各被一只小小的手铐,禁锢在身前,身边有各两个法警,负责一路押送着,到被告席位上。

    饶是林雪一个外人看了,都尚且觉得心疼,更别说坐在后面旁听席上的万秀珍了。

    “唐太太,唐太太,你怎么了!”

    正想着,身后一声惊呼,只听见后面的旁听席上传来阵阵骚乱。

    林雪回头,才发现,是万秀珍看到女儿这般落魄的样子,心疼的昏倒过去了。

    唐文山起身,歉意的冲着法官点了点头,然后抱起万秀珍,离开了法庭。

    回过头来,就看见被告席上的唐晚晚,正伸着脖子,目光追索着唐文山和万秀珍,不知为什么,林雪竟觉得,脂粉未施的她,看上去竟显得愈加清秀。

    她叹了口气,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眼神里,也带了浓重的悔意。

    紧接着,一声警铃,是提醒法官,准备开庭了。

    法庭里肃穆的气氛,让林雪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她深吸了口气,就感觉到自己放在腿上的手,被人握了起来。

    抬头,就对上了叶北辰正朝着她看过来的眸子。

    “不用担心,有我在。”

    林雪点了点头,目光又投向了审判台上的法官。

    审判的过程,比林雪想象中的还要严肃,而林雪的心情,也随着审判的展开,一点一点变得沉重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