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界副本在线 第三十一章 伤势恢复

时间:2019-08-25作者:贰拾洲

    “婆婆,为什么只有上三品的法箓才能成为强者啊?”似乎产生了好奇,白衣小女孩仰着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老妪。

    “因为法箓品阶越高,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也越快,而且啊,等修为步入斩厄八重天时,法箓有更为神奇的作用!”

    慈善地牵起小女孩的手,老妪轻声接着道,“小姐,依照你的修炼速度,很快就会到斩厄一重天,神府境,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见小女孩懵懂地点了点头,老妪微微一笑,满脸的褶子皱成一团。

    “小姐不是要出来透透气么,金阳府那处中古年间的遗迹快要开启了,咱们去看看有没有好东西。”

    “可是……”

    闻言,小女孩先是眸子一亮,随后为难地将视线转到一边。

    老妪顺着小女孩的视线看去,那边正是斜倚在树上的程殊。

    微微瞥了一眼,老妪就将淡漠的眸子挪开了:“小姐不用担心,他没事儿。”

    “可是他身上有血。”小女孩还是有些不放心,嘟着嘴巴。

    “他并没有受伤,血兴许是别人的。小姐,我们走吧。”说着话,老妪瞥了一眼程殊,眼底有冷芒闪烁。

    原本她也以为程殊受伤了,但刚刚以秘法观察,却发现程殊健康无比,好的不能再好。

    “伪装伤者来博取路人的同情,一定不怀好意,若非有小姐在,今日定要让你命丧黄泉!”

    老妪心中冷然道,在她眼里,程殊已经成为了心术不正的歹人。

    但心底厌恶,面上不显,老妪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着小女孩的决定。

    “唔,好吧,既然他没事儿,咱们就走吧。”小女孩沉吟了片刻,看了一眼程殊,然后主动向前走去。

    老妪紧跟在后面,过了片刻,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远处。

    “道符之路被斩断了……上三品法箓更有神奇的作用……斩厄八重天……金阳府中古年间的遗迹……”

    程殊在两人走后,缓慢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喃喃出声。

    没想到醒来还能听到一些额外的讯息,程殊脑海里思量开来:“她们是什么人?道符之路被斩断了?符箓之道,道符是在外手段,怎么可能被斩断?!”

    程殊摇摇头,修士利用各种天才地宝,刻画篆文,以特殊手法炼制出具有种种神奇作用的道符,这道符之路怎么可能被斩断?

    程殊心中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低头查伤口,却发现伤势好的差不多了。

    “应该是法箓救了我吧……”模模糊糊还记得篆文飞出的景象,程殊摸了摸光滑的额头,法箓印记便隐藏在那里。

    “洞神三帝部法箓究竟什么来头,没听过法箓还能治伤的……”

    思量了一会儿,毫无所得的程殊摇了摇头,将脑海里一些念头抛却,然后起身。

    想起老妪之前的话,程殊思索道:“符箓一道,先开脉,后淬体,然后辟府,没听过有斩厄八重天之说,那是什么境界?”

    韩睿里讲的修行境界,并不包括斩厄八重天,这斩厄八重天是什么境界,程殊一无所知。

    “算了,等修为上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片刻后,程殊暗自摇摇头,他现在不过开脉二境,距离淬体还有十万八千里!

    “当务之急,是算算阁皂道院的仇!”

    念头一闪,程殊猛地攥紧拳头,原本波澜不兴的心境掀起了滔天巨浪,杀意在心底浮现——开脉二境,足够对付阁皂道院的一些小喽啰!

    一拂袖,程殊摸了摸身上,将韩睿赠送的小袋子翻了出来。

    打开袋子,十数两银子静静地躺在袋子里。

    将袋子重新收好,程殊眸子里亮色一闪,心中略微一计较,转身朝着阁皂道院而去。

    ……

    阁皂镇,依托阁皂道院的镇子。

    一家酒楼内,身着一身白衣的程殊倚窗而坐。

    透过窗户,眺望远处气势不输于大若岩道院的阁皂道院,程殊在心底回想着它的背景。

    阁皂道院与大若岩道院,同属于莫沃帝国镇宁府,在整个镇宁府中属于不出名的那一类。

    虽是不出名,但往来三千里范围内,都是两家道院的生源地,平日里为了生源,两家道院没少闹别扭!

    阁皂道院院长传闻是淬体二境,磨筋境的修士,除了他,监院白平竹稍逊一筹,乃是开脉七境的修士,其余者,在开脉一境与七境不等。

    至于阁皂镇里,则分布着阁皂道院许多产业。

    “那些产业里,大多数是些普通人,而大多数守卫,修为普遍在开脉二境左右。”

    程殊脑海里灵光一闪,心底沉声道,“报复,就从阁皂道院的坊市开始!”

    这时,酒楼楼下传来了喧嚣声。

    回过神来,程殊低头看去,只见数十名身着紫色披挂罩袍的修士排成四列,横行无忌地朝着镇外走去。

    瞥了一眼走在最前头的人,程殊瞳孔一缩,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阁皂道院监院,开脉七境的白平竹!

    “咦,那不是阁皂道院的监院白先生么,他们去做什么?”

    酒楼内,不少靠窗的人听见喧嚣声,都将注意力放到了楼下街道上。

    “据说阁皂道院与大若岩道院又发生了争执,好像是因为大若岩道院抢了阁皂道院的生意。”

    “我听说好像是因为一名五品法箓的学生。”

    “瞎说,明明就是因为大若岩道院抢了阁皂道院的道符生意!”

    ……

    酒楼里不少人纷纷交谈起来,也让程殊知道了白平竹带队外出的原因。

    “正好,白平竹带走了大部分道院修士,阁皂镇里守卫应该更加少了!”看着紫色队伍远去,程殊心中喜悦。

    阁皂道院修士越少,越方便他行事!

    付了吃饭的钱,程殊将瘪了一半的袋子收了起来。

    他先是买了两套衣服,然后吃饭,将韩睿赠送的钱花出去了一大半。

    不过程殊并不担忧,下了楼,走过两条街道,在一条满是店铺的坊市上开始逛起来。

    很快,一家悬挂着阁皂道院徽章的店铺映入了程殊眼帘。

    眼睛眯了眯,程殊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笑容走进了店铺。

    “先生需要些什么?本店出售各种九品道符!”

    一名小伙计见程殊走进来,微微打量了一番,见程殊身着白衣,不像是穷人,这才热情地迎了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