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界副本在线 第三十章 开脉二境,神秘老少

时间:2019-08-25作者:贰拾洲

    “透,关键时刻掉链子,我都快死了还正在发放!发放你妈!”脸色铁青,程殊心底暗骂出声。

    “还是得靠自己!”思量一阵,程殊一咬牙,眼底闪过一道狠色!

    此时,小胡子见久攻程殊不下,冷哼一声,加快了出刀的速度,一招一式间大开大阖,刚烈沉猛!

    若不是程殊刀法精进,虚实变化无穷,他早就死在了小胡子长刀之下。

    突然,小胡子眼珠子一转,刚猛的刀法突然一变,转劈为刺,程殊眼角一跳,猛地后退!

    “锵——”

    谁料小胡子刺来的长刀突然向上一挑,程殊变招不及,只得微微转身,左手的短刀却被挑飞了出去!

    “噗嗤”

    长刀入腹,小胡子神色得意,猛地再刺入一段距离!

    剧烈的疼痛感由神经传入大脑,察觉到体内鲜血流逝,程殊却狰狞一笑!

    这一笑令小胡子得意之色僵在了脸上,想要抽出长刀,却发现长刀被程殊卡在了体内!

    “去死吧!”怒吼一声,程殊猛地前进一段距离,左手抓向小胡子,右手的短刀猛地刺向他的肚子!

    惊恐之色浮现在脸上,小胡子盯着鸳鸯短刀,脸上满是后悔,后悔贪功冒进!

    “哗——”

    骤然间,一层水幕般的蓝色结界突然出现,好似水波扩散,挡在了小胡子身前,也挡住了程殊的短刀!

    “呼,差点忘了,我有一张九品的水幕符!”瞧见水幕,小胡子心里庆幸无比。

    这张水幕符是他用了两年道院绩点兑换的,当时其他人还嘲笑他不用绩点增长实力,而去兑换一张道符,但现在,他却在心底感激当初的谨慎惜命!

    “你还有什么本事?”

    瞧着程殊,小胡子眼里愤恨至极,他差一点就死在了程殊刀下!

    长刀一截在程殊体内,而中间则被卡在能量屏障中,无法拔出来!

    “你死定了!”小胡子冷冷地看着程殊,干脆舍弃了长刀,转身想要绕过屏障,贴近程殊。

    “滴,修为已发放!”就在程殊心中焦急之时,一道漠然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

    紧随其后,在肚脐上方半寸的位置以及双臂内,一股暖流凭空出现,令程殊浑身一震!

    天枢与手三里的主脉打通了!

    感受着热流的生生不息,程殊心中振奋,看向小胡子,面色一肃:“是你死定了!”

    话音落下,短刀光芒流转间猛地一击,好似青龙探爪,击在淡蓝色屏障之上,“咔嚓”一声脆响,蓝色屏障如同镜子般碎裂开来,化作星星点点消散在空中!

    不好!

    小胡子心中惊恐至极,猛地偏头,眼里那白光流转的刀尖逐渐放大,片刻后,他发现整片天空变为了殷红之色!

    “嗬——”

    抬起双手拼命地捂着喉咙,小胡子满脸不甘地缓慢跪了下去,同时想要堵住流逝的鲜血。

    但生死面前,不甘心有什么用,勉强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弹。

    “呵……咳”

    程殊力气散尽,慢慢坐了下去,惨然一笑,一道鲜血从嘴角流出。

    低头看了看还插在自己身上的长刀,程殊将短刀收进储物空间,而后双手握住长刀,猛地一拔!

    “咳咳咳”

    剧烈地疼痛让程殊不自觉地咳嗽起来,倒吸了几口冷气!

    “这里是三个人,据他们说,有十来个人在镇外等我,得抓紧离开!”

    扫了一眼地上的三人,程殊将腹部左侧一尺来长的伤口包扎一下,而后咬紧牙关挣扎起身,向密林中走去。

    “呼,不行,伤势太严重了。”

    踉踉跄跄走了一刻钟,程殊脑袋晕乎乎的,只觉得双腿发软。

    隔着布带,抬手摸了摸湿漉漉的伤口,程殊低头,发现鲜血已经将包扎的布带浸红了。

    “呼,呼——”

    虚弱地实在无法继续前进,艰难地坐下,程殊靠着一棵大树,意识逐渐模糊,最终却是昏睡过去。

    片刻后,随着伤口不断往外渗血,程殊的生命力不断逝去。

    仿佛知道了主人命不久矣,程殊眉心处法箓印记缓慢浮现,神光流转,云霞烟雾般的篆文布满了虚空,将程殊笼罩在内。

    约摸盏茶功夫,篆文消失不见,程殊身上一尺来长的伤口消失不见,呼吸渐渐平稳。

    在程殊看不到的体内深处,八条主脉散发着莹莹的玉光,其中天枢与手三里两处主脉光芒流转,仿佛有白玉一般的能量在其中流淌循环。

    “咦,婆婆,你看那里躺着个人!”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古林中骤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紧接着,淅索的脚步声响起,一小一老两人走到了程殊身边。

    小的是一个白衣小女孩,小女孩年岁不大,约摸十二三岁,一头乌黑的长发垂直腰间,粉雕玉琢般的模样。

    而老者则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妪。

    此时,小女孩透明、清澈眼睛里满是好奇,粉嫩的手指相互缠绕着,紧盯着着靠在大树上的程殊。

    “小姐,这样的人是很常见的。”

    老妪神情无奈,离了家,自家这小祖宗一般的小姐对什么都好奇。

    这人不过是个伤者,神宵大陆每天死在野外的人不计其数,这有什么可好奇的?

    瞥了一眼程殊,老妪眼里豪光一闪,突然轻疑出声:“奇怪了!”

    “婆婆,怎么了?”白衣小女孩抬起头来看着老妪,脆声问道。

    “这人不过开脉二境,但最难打通的天枢一脉却已经通了,而且各条主脉粗盈程度,不输于一般的天之骄子!”

    老妪目光如炬地看着程殊,将他体内的主脉状态摸了个清楚。

    若是有其余修士在场,肯定会吃惊无比,仅凭一道目光便看穿人体主脉,这境界,已不是常人能想象!

    “可惜,可惜,可惜他的法箓不过九品之列!”此时,老妪目光上移,瞥了一眼程殊的眉心,微微摇头,连道了三声“可惜”。

    “道符之路被斩断后,只有上三品的法箓才能成为强者!”

    话音落下,老妪却是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她从家族出来,还是习惯用看天骄的眼光看年轻后辈,“这地方,怕是万年都出不了个强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