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诸界副本在线 第九章 舅舅

时间:2019-08-20作者:贰拾洲

    送走大夫,肥胖男人走到床边,为程殊掖了掖被子,而后才打开门离去。

    “看起来,似乎是我这个世界的父母被山匪所害,这个舅舅十分愧疚与伤心!”

    程殊闭着眼睛,分析着当前情况,“锦衣卫百户,时间应该是明朝,这个世界叫绣春刀,绣春刀……是张震演得那部电影!”

    猛地睁开眼睛,程殊知道为什么肥胖男人眼熟了!

    因为,肥胖男人正是电影绣春刀中,卢剑星,沈炼,靳一川等人的顶头上司,张英!

    “表少爷,您醒了?”见程殊睁开眼,两名候在一旁的侍女连忙上前几步,一名侍女轻声问道:“表少爷,您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了,要用膳吗?”

    闻言,程殊刚好回忆完绣春刀的大致剧情,原本还不觉得饥饿,被侍女这么一说,他觉得自己现在能吞下一头牛!

    “嗯,我还真有些饿了。”

    程殊打量了几眼两名侍女,眉清目秀,两人算得上美女之列。

    其中较为高挑的侍女微微躬身,而后细声说道:“那柳儿照顾表少爷,我去膳房取些吃的。”

    叫柳儿的侍女点点头,坐到床边,扶着程殊靠在床背上,而后又起身站在一旁侯着。

    “你叫什么?我似乎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程殊靠在红木靠背上,面上带着些许痛苦的表情。

    “表少爷,我叫尔柳,刚才出去的是沛柔。”

    见程殊神色痛苦,柳儿连忙走到程殊身旁,弯腰后,伸出两根手指,为他轻轻地按摩着太阳穴。

    嗅着柳儿身上的幽香,程殊神色略微有些尴尬,他又不是真的头疼,而且柳儿靠的他太近了,令他有些心猿意马!

    “表少爷,老爷吩咐了膳房,给您常备着人参鸡汤,燕窝粥。”

    恰巧,此时沛柔拎着食盒回来了,柳儿也停止了按摩,为程殊缓解了尴尬。

    将食盒打开,取出里面的鸡汤与粥,柳儿盛了一碗,轻轻舀了一勺,送到程殊嘴边。

    吃了两口,程殊神色颇为不自然,他两世加起来也没享受过这待遇!

    “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喝了一口味道甘甜的鸡汤,程殊伸出了手,接过了柳儿手里的小碗。

    一旁,柳儿和柔儿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忙跪倒在地,带着哀求的语气问道:“表少爷,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可以改……”

    程殊愣住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心中自嘲一笑,暗自摇了摇头。

    “你们起来吧,我只是不太适应让你们伺候。”再三劝说下,两名侍女才起身,但她们眼角垂泪,神色颇为不安。

    程殊吃完大补的一顿饭,掀开被子便要起身。

    柳儿上前一步,主动接过了程殊手里的碗,放到了桌子上。

    “表少爷,您身体没好,大夫让您多休息休息!”见程殊要起床,柔儿神色担忧,十分不放心,但还是走到一旁,为程殊取来了一套白色锦衣外套。

    “无妨,我感觉状态好多了,就是似乎是躺久了,身子骨有些发软。”

    程殊犹豫了片刻,没有推开柔儿帮忙穿衣,一来这古代外套他还不会穿,二来他怕再拒绝会让两人生疑。

    片刻后,程殊穿衣完毕,在两名侍女的陪伴下,打开了房门。

    入眼是一处过道,程殊想起自己还不熟悉宅院,于是轻声问道:“这是哪儿?”

    闻言,两名侍女相视一眼,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柳儿轻声回道:“这是表少爷舅舅家!”

    “舅舅是谁?”

    “老爷是表少爷的亲舅舅,也是锦衣卫百户官,朝廷正六品武官。”柔儿见问起老爷,轻声回道,神色间带着些许畏惧之色。

    “看来便宜舅舅很有威严呐。”点点头,瞥了一眼两人的表情,程殊心中思索着。

    “我不记得这里,你们带我逛逛吧。”

    “是,表少爷随我们来。”说话间,两名侍女上前两步,落后程殊半个身位,开始领着程殊熟悉宅院。

    逛完了后宅、花园等处,程殊对自家便宜舅舅的财力有了大致了解,归结为一个字,就是壕,两个字,就是有钱!

    整个宅院占地数千平,处处透着典雅大方,花园里的假山花草,没一个简单的!

    “这便宜舅舅,还真是够有钱的!”

    一个锦衣卫百户就这么有钱,想到明朝后期,朝廷腐败,贪官污吏遍地,程殊心里有些释然。

    “不知道剧情有没有开始,卢剑星三人在干什么。”随即想到剧中给舅舅刘山贿赂的卢剑星,程殊心中喃喃道。

    绣春刀讲述的是明朝崇祯皇帝登基后,权倾天下的大太监魏忠贤被弹劾辞官,阉党覆灭。锦衣卫授命追捕阉党。

    锦衣卫总旗卢剑星、沈炼、靳一川三人是结拜兄弟,感情非常好。大哥卢剑星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升到百户的职位,二哥沈炼暗恋着教坊司的女子周妙彤,三弟靳一川则有着不可告人的过去被人攒在手里。

    某一天,内宫太监赵靖忠秘密找到三兄弟,要他们奉皇命去追杀要出京流放的大太监魏忠贤。一场追杀之后,三人带回了大太监魏忠贤的尸首,本以为凭此大功,三人的夙愿皆可实现。没想到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阴谋的开始……

    “小殊,你病还没养好,怎么出来了?”

    程殊正思考着绣春刀的剧情,面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止步后,程殊抬起头,发现面前正是身着百户飞鱼服,身配绣春刀的便宜舅舅,张英!

    “躺久了身子骨发软,也闷得慌,我出来走走。”程殊微微颔首,退后一步拱了拱手,轻声回道。

    闻言,张英用肥胖的手掌轻轻拍了拍程殊的肩膀,关心道:“出来走走也好,有什么需要和舅舅说!”

    正好,不如顺水推舟!程殊脑海里念头闪过,眸子里精光一闪而逝,面上却有些迟疑,轻声道:“确实有事情要麻烦舅舅!”

    “嗯?小殊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只要舅舅能做到,一定不说二话!”

    张英和善地看着面前的外甥,心里的愧疚随着时间流逝,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浓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