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怪物被杀就会死 番外 国师 (本章免费,5200)

时间:2019-10-16作者:阴天神隐

    安朝三百二十七年,西南大旱,伴有蝗灾。

    国政拨款被层层盘剥,救灾粮食还未抵达目的地便已经全都是袋袋浮米,底层全都是木糠和砂石。

    一时间,饥荒遍地,西南三州犹如地狱,众灾民人人易子而食,啃食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守备森严的村镇,一群走投无路的饥民。饿红的双眼,让双方都像是从饿鬼道中爬出的恶鬼。

    双方都没有过错,可如今都要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

    饥民数量过多,墙垒三日而破,村镇上下被杀戮一空,连粮食带尸体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唯有镇内柳家幼子柳秀,得蒙柳家故交,一位天极四象门长老相助,得以从饥民的围攻中幸存。

    “王伯,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瘦弱不堪的幼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他眺望一望无尽的干枯大地,以及如乌云般飞掠而过的蝗群,柳秀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修行者,他无法理解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为何风调雨顺的西南三州会突然数百日不降寸雨,为何大旱之后又紧跟蝗灾。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说来可笑,你王伯我修行玄武控水诀,本以为能在这旱灾中有所作为,可事到如今才发现,既然天地不予,你又怎能求取?一丝水汽都没有,什么道法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人力有穷,人力有穷。”

    长叹一口气,依然是凡人的修行者仰视仍然千里无云的天空,眺望遍地尸骸枯骨,他哀叹着,喃喃道:“故老相传,近千年前,天地中仍有仙神存在,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如今若还有仙人存在,想必就能改天换地,终结这苦难吧。”

    “是吗……天地不予……”

    柳姓的幼童轻轻重复道,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和他年龄不符的聪慧和决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成为仙人。”

    天极四象门,玄武坛法主王首道,携柳家幼童柳秀归入门中,经过测灵摸骨,确认其身负‘天生道体’,乃千年不遇之才,故而被收入门主旗下,赐道号‘钟灵’,受悉心栽培。

    八年后,柳秀柳钟灵,时年十七,修至后天巅峰,大宗师之境,得传天极四象门核心秘法,‘天雷麒麟法’。

    三年后,弱冠之年。

    柳钟灵成为天极四象门第三十七代掌门人,各法主长老皆心悦诚服,认为他已超越先贤,如若不是绝地天通,或许真的可以飞升成仙。

    二年后,二十二岁。

    柳钟灵剑挑,无敌于天下,天极四象门压服神州其余七大道门,成为道门魁首。

    五年后,二十七岁。

    柳钟灵深感门中五大根本传承法落后于时代,主持修法,再造传承,突破性的创造出复合性道法,以及种种道法的全新应用。

    自修法结束那一天起,天极四象门便将他的画像挂在祖师一侧,所有新入的弟子,除却拜祖师外,还需拜他。

    ——这便是天极四象门门主,道门魁首柳钟灵修成后天巅峰后的,第一个十年。

    但柳钟灵对于这些虚名毫不在意,半点也不感兴趣。无论是天下无敌,还是道门魁首,亦或是弟子的跪拜,三不朽之立言的修法……这些,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泡沫。

    他还是不能成为仙人。

    “不行,如若想要突破后天巅峰,进入典籍中的‘先天境界’,我就必须将全身上下用灵气贯通,从内到外都修的无一瑕疵……内修我已抵达巅峰,可是外修,却需要天地间的元气辅助,令我之心神可以贯穿天地,感天地之灵而成长。”

    “但是天地元气的浓度远远不足以支持我感悟天地之灵,壮大自我的心神魂魄……天路已绝,这条道,断了。”

    风度翩翩的道人枯坐在掌门大殿中,天下无敌的柳钟灵已经不再出手,可是已经无人敢于与他为敌。现在,他真正的敌人并非是任何有形有质的存在,而是这天地和时间本身。

    “我已经抵达此世的上限,虽然我能感知到,我的极限远不止如此,可是环境不允许。”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柳钟灵最终确定,这世间近乎所有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前路,不可能修成先天。

    除非……他自己再创一套传承。再创一套可以壮大魂魄,统御天地之力的道法。

    但这实在是太难了,需要耗费的时间,可能需要用到柳钟灵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怀着这样的想法,柳钟灵再次前往神州各地,收集各大门派的典籍,从上古洪荒之时的神话传说,一直统计到如今。

    他终于计算出来,灵气的兴起和衰弱,是有着起伏规律的,而如今这个时代,灵气的浓度其实是在不断上升的,而这个上升的幅度,约莫在九十二年到一百一十四年这个区间内,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哪怕是没有创出新法,他也可以以天地蕴灵,成就超凡。

    “至少九十年,甚至一百多年后……”已经三十岁的柳钟灵,站立在满是石碑的山间,能看见,以其为中心的岩石大地都被人用真气抹平,而上面铭刻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字符,似乎是用于推演计算一些极其复杂的东西:“枯荣交替,生死转换,千年的衰竭抵达极限,所以到了那时,天地将会迎来一次大兴。”

    抚摸着自己的长须,道人疑惑地低声自问:“可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然后,柳钟灵笑道:“我当然可以。”

    修行者的寿命,就是一口真气的轮转。常人时常开玩笑说,只要保持呼吸,人就不会死,但这种玩笑,对于道人而言,便是现实。

    只要一个大周天的灵力运转不停息,修行者是不会老死的。

    确定了这一点后,柳钟灵再一次有了目标和希望。

    在他成为天极四象门掌门人的第二个十年里,他研习其他门派的道术,还学会了炼丹,也与其他想要争夺道门魁首,天地第一门之位的其他门派斗法,为神州百姓击退外道的邪魔妖人,甚至数次陷入险境,受了重伤。

    虽然柳钟灵的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世间的上限也就不过是后天巅峰罢了,大家都是后天巅峰的大宗师,几个人围殴一个,还是偷袭,哪怕是柳钟灵也要退避。

    接受治疗时,淡然如他,偶尔也会心生不忿:“可恨,这些人不过是一味照走前人老路的庸才,就是凭借时间积累修为,抵达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倘若再多几个人偷袭,哪怕是我,说不定也会死。”

    “可倘若我能成就先天……”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三十年,柳钟灵四十七岁。

    因深感时间不足,他培养出了天极四象门下一代的门主种子,更新了天雷麒麟法。但因西北出现后天巅峰的妖兽雷雕风虎,携裹兽军突袭城镇,柳钟灵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队前往西北,剑斩妖虎,掌毙雷雕,还太平于民。

    同样受伤的弟子细心涂抹药膏,为他治愈伤口,柳钟灵笑着安慰对方:“没事,雷法本就是越用越熟,这一次战斗,令你师父我深有体悟,新法又有了一些灵感。”

    “待我开创新法,成就先天吗,你我师徒二人便可更加方便的帮助万民……哎哟,你这个逆徒,手轻一点!”

    “行了行了,守心你过来,我为你疗伤,顺便示范一下,涂药需要怎样的力度。”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五十年,柳钟灵六十七岁。

    感觉到自己的开始衰老的他,传位给自己的弟子,成为太上长老休养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柳钟灵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誓言与决心,他仍然尝试帮助其他人,并创造了一种专门灭杀蝗虫和蝗虫卵的雷法道术,灭杀了一地的蝗灾。

    凭此,他甚至得到了安朝当代皇帝的真人册封,神州各地都有了生祠。

    虽然还不能完善新法,成就先天,但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郁闷的柳钟灵还是振奋了一段时间。

    直到有一天,他察觉自己头上生出了第一根白发。

    “六十多岁,人体就开始进入衰落期了吗。”凝视着自己手中的一根白发,面容依旧还是中年人的道人轻叹一声:“看来,是以前战斗留下的伤势,损耗了我不少寿命……我不能这样频繁出手了,需要保持自己的巅峰状态,不然的话,很可能无法等到天地元气苏醒的到来。”

    “先天之路……漫漫长路啊。”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七十年,柳钟灵八十七岁。

    脸上已经出现皱纹,头发半黑半白的道人已经不再离开天极四象门的后山,他就待在自己的竹屋中休养生息,降低自己的行动和呼吸频率,延缓消耗。

    “我要保持寂静,心态也要平稳,激荡的情绪会带来额外的消耗。”

    “如果不是灭门这等大事,你们就不要来找我了。”

    虽然是这么和那些恭送自己入山的徒子徒孙们说的,但是当柳钟灵的大弟子去世,自己徒孙继位门主的时候,他还是出场,并在葬礼和继位大典后,暗暗对自己弟子的灵位流泪。

    “守心,就连你也死了……修行者只要受伤,极限的寿命果然也会受到影响吗?是师父我对不起你,年轻时总是带你前往各地险境……是我对不起你啊……”

    流下最后的泪水,心中空落落的柳钟灵感觉自己心中前所未有的宁静。他在此世已经没有多少牵挂了。

    父母亲戚早已在近百年前的大旱中死去,昔年救他的王首道法主同样于几十年前去世,老门主也是如此。

    而现在,他自己的徒弟也离去了,天极四象门中的牵挂,甚至这个世间对他的牵挂,都已经所剩无几。

    他彻底的没有丝毫杂念,心灵踏入更高的境界。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九十年,柳钟灵一百零七岁。

    寂静的后山竹屋中,结满蛛网,须发皆白,满脸皱纹的老人平静的盘坐在地,看不见他的身上有任何微动,简直就和石雕一样。

    斩断了所有杂念,一心维持体内灵力大周天循环的柳钟灵只是等待。就连天极四象门似乎都遗忘了他,或者说,以为他早已死去。

    “九十年了,灵气复苏快了,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哪怕是不能成就先天,成为仙人,我至少也要等到灵气复苏,我一定要等到那个时代……”

    “不然的话,我的一生,岂不是毫无意义?”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一百一十年。

    柳钟灵一百二十七岁。

    “期待成为仙人的情绪,也是波动。”

    “等待灵气复苏的心情,也是情感。”

    “不能死的心,也是杂念。”

    “诸般烦恼,皆斩断。”

    心灵中的枷锁,心灵中的坚持,名为人的根本根基被一点一点的斩断,没有人知道柳钟灵此时究竟是怎么想的,甚至就连柳钟灵自己也不清楚。

    他已经遗忘,斩断了太多事情,每一次破除心中的杂念,在让他的心境更加澄澈外,也让他的气质愈发非人的空灵。

    “但是心中什么都没有的话,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我必须……选择一个东西。”

    “作为存在的执念。”

    哪怕是身体都已经枯干,就和干尸一般,柳钟灵还是睁开双眼,那双眼极为有神,简直就像是有光正在从灵魂中绽放那样:“我的执念……”

    在这一瞬间,他回忆起了许多东西:柳钟灵回忆起了一个孩子的决心,无数人在干枯土地上的哭嚎,那份对于自己和万民的怜悯,那份对这天地的不甘。

    为何不降雨?为何有蝗灾?为何会有暴雪暴雨,会有洪涝海啸?为何这世间总是有苦难?

    为何……为何天地元气总是如此干枯,就连人用自己一生的努力,去求取‘美好’的资格,都不给予?

    在这最后的时间,柳钟灵回忆起了自己一生的疑问,然后却又全部都遗忘。

    “我想要,成为仙人。”

    为什么?

    似乎有人正在无声的发问。

    但道人已经什么都记不得了。

    为什么?

    成为仙人……还需要理由吗?那可是仙人啊。不死不灭,呼风唤雨的仙人啊。

    有着无尽寿命和力量,可以……可以……

    成为仙人,可以干什么?

    管它呢。

    时间就这样流逝,天极四象门第四十代门主也已经有了白发。

    就在这一天,安朝新帝的大使前来拜访,请太上长老柳钟灵出山。

    “太上长老……他还活着?!”

    哪怕是天极四象门自己都不清楚这件事,因为柳钟灵闭关前说过,如果不是灭门大事,就不要去找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以为柳钟灵早已仙逝,所以还安静的守候着后山,就将那座山作为对方的陵墓。

    而等到天极四象门带着自称有延寿之药的皇帝大使来到后山,找到柳钟灵的时候,他们看见的便是和尸体相比,都更加枯瘦的人形。

    这个人形,还没有死去。它甚至睁开眼,以灵力震荡大气,疑惑的问道:“延……寿?”

    “是的,这是皇上的诚意——您是这世间道艺最精湛的修行者,也是当世的贤人,有许多问题等待您去解决,作为交换,您可以得到更加漫长的寿命。”

    皇帝的大使是一个浑身木气浓厚的武将,他的身上有着青色的木纹,如此说着,他恭敬的将一个瓶子放在柳钟灵的身前。

    而苍老到灵音都断断续续的道人,它看了看眼前蕴含浓厚生机的玉瓶,然后眯起眼睛,看向使者:“需要……我这个……老头子……干什么?”

    “需要您炼丹。”

    “可以让人超越寿命,不死登仙的神丹。”

    武将原本面对天极四象门的其他道人时,有一种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倨傲与不屑,他深知得到了恩赐的自己,与这些普通的道人根本不是一个水准的存在,而对于皇帝命令他来寻找的这位可能还活着的太上长老,他原本也是有些看不起的。

    冢中枯骨而已。心中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可是现在,心中倨傲的武将却前所未有的恭顺,因为在面对这位就像是一堆骨头的太上长老时,武将可以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和血脉,甚至是灵魂,都在本能的战栗。

    “不死……”

    重复着这句话,盘坐了几十年的老道人忽然笑了起来,但笑声却透露出一种淡薄且无情的漠然:“登仙。”

    这个词汇,仿佛激活了什么执念,柳钟灵缓缓地起身——而就在这时,在场的所有人才惊愕的看见,他之前根本就没有坐在地上,而是凭借着内气运转,漂浮在半空!

    轰,狂暴的内气爆发,直接将竹屋震散,无形的灵气之手将慌乱的武将使者束缚在半空,柳钟灵的躯体如同飞行一般漂浮,它环视这片天地,感知到了,在遥远的彼端,有着庞大的神机和木气正在蔓延:“有趣,有趣,灵气尚未复苏,便已有神木出世。”

    “还等什么。”

    早已死去,无论是行动还是思考,都只是凭借一口气的道人,以灵力为自己整理衣冠,以自己的灵力震动大气,发出声音:“使者。”

    它看向远方,平静的说道,语调带着一丝纯粹的好奇:“指路。”

    “让我看看,究竟什么神丹,才能令人不死。”

    ==

    通过书友投票,已经确定好了更新时间,为每天早上六点2章。

    下次更新为明天早上六点,更新2章,以后也是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