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八十七章 没有谁是谁的垫脚石 (4400,求订阅,求月票~)

时间:2019-10-15作者:阴天神隐

    2015年,6月10日,圣举选试第一天。

    阴沉沉的天空上,漆黑的乌云如同滴入水中的墨,在狂风下肆意变幻着,虽然没有下雨,但闷热潮湿的气压却覆盖在全城。

    对于洪城来说,是普通的夏日天气。

    今年的圣举选试相较于过往有其特殊,原本每年,都会有武装巡捕四处巡视,普通巡捕拉起警戒线开道,保证学子们绝对可以正常且畅通速度的抵达自己的考场。

    但今年,甚至有本地军队和装甲车停驻在每个重要城市的入口,三五成群的白帝卫更是时隐时现。倘若是一些发达城市,甚至还有武装直升机在半空盘旋,天知道周围的高楼上有没有狙击手。

    说真的,诸圣前段时间全国出行讲课时的牌面都没这么大,不过这也正常,毕竟这是灵气复苏后的第一次圣举选试,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苏醒后的苏昼,很快就准备好一切考试工具,准考证学生证也是放在口袋中,确认没丢掉。

    “第一天上午考语文,下午考数学。第二天上午考格物,是物理化学生物综合,而下午考综合,政治历史地理。”

    “语文150分,数学150,格物300分,而综合150分。一共750分。至于第三天,便是灵气综合测试,也不知道究竟测什么。”

    来到考点学校后,能看见众多学生脸上仍然带着难以抑制的紧张,哪怕有些人面无表情,却能看得出他们嘴角微动,似乎正在默读什么必考重点。

    也有人似乎正在猜题目,猜的一板一眼,仿佛就像是已经看过试卷了那样——仔细一看是个带着少说七百度起步眼镜的学霸,赫然是已然破了万卷,心中说不定真的已经将这次的高考试卷在心中复刻出来了。

    人生百态。

    但苏昼很是气定神闲,半点也不紧张,这种考试于他而言就是走一个过场。

    苏昼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便朝着自己的考试地区走去,沿途除却学生外,还能看见众多专业的工作人员正在运送物资,已经有一片简易的钢板房搭建在学校操场上,是留给学生晚上住宿所用。

    圣举选试延承过往历朝历代的科举而来,规矩也是如此,第一天考完后,学生不归家,而是直接在学校住下,第二天继续。

    不过,就在苏昼行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听见自己的侧面有风声传来,依照风声判断,是有人正在小跑接近自己,此人体型体重正常,约在一米七三左右,并正在逐渐减速。

    “有人找我?”

    他转头看去,却发现并不是工作人员,而是和自己一样穿着校服的男学生。

    此人面容憨厚,气质朴实,眼睛微微眯起,让人有种此人究竟有没有睁开眼的疑惑。他的双腿结实,浑身肌肉很协调,似乎是练田径的。

    看样子,似乎也是一中的学生,还有点面熟,苏昼确定自己在过去肯定和对方打过交道,却忘记了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体育专长生。”

    如此想到,苏昼开口询问:“什么事啊朋友?”

    这位停在苏昼身侧的学生张开口,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用非常复杂的语气道:“苏昼……你一定要认真的,考好啊。”

    “请你一定认真的对待这次圣举选试,还有之后的灵测,一定严肃对待……加油。”

    说出这句话后,这位学生便仿佛耗尽了自己的绝大部分力气,似乎打算转头就走,但被对方鼓励的有些莫名其妙的苏昼却急忙开口叫住了他:“等等,这位朋友,你什么意思啊——虽然我感谢你的鼓励,但是你突然跑过来说这么一句话,总要说个原因吧?”

    “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

    自己难不成什么时候有了粉丝不成?苏昼此时在心中暗暗想到:“不然的话,没道理今天突然蹦出来找我说话。”

    另一侧,苏昼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奇妙的力量,原本打定心思,说完后就直接走人的那位学生居然停下脚步,一脸复杂的转过头。

    “我叫马竟。你果然已经不认识我了。”

    他看向苏昼,眯眯眼看不出眼神,语气有些低沉:“我是学校长跑队的成员。从小到大,一直都在练习长跑。我很喜欢长跑。”

    “三年前,你在各项体育项目上超过的那些体育专长生中,就有我一个。”

    马竟这么一说,苏昼就隐约有点想起来了,自己当初进入一中时,的确是在运动会还是什么体育课的时候展现过自己的体力,拿了不少项目的第一名,似乎还打破了什么学校记录……虽然有些早,但也不是记不起来,记忆中,有一个模糊的脸庞逐渐清晰,那的确是马竟没错。

    那时自己似乎并没有花多大力气就胜过了整个田径队,毕竟都是高中生,不可能和那时有着专业运动员身体素质的苏昼比。

    “那……你跑来鼓励我……又是何意?”摸了摸头,说实话,苏昼还是没搞清楚这其中的关系。他寻思着双方应该不是这种关系,哪怕是对手间的惺惺相惜,也不是这样的:“按照你的说法,我们的关系,可能不是很好吧?”

    闻言,马竟沉默片刻后,他竟点了点头,慢慢回答道:“嗯,没错。我们的关系并不好。自从你来了之后,教练老师一门心思的把你挖过去,我们这些体育特长生反而被忽视,平日训练也大多都是自发训练——甚至许多人都干脆放弃了这条道路,答案也很简单,既然有一个注定超不过的家伙杵在这里,那努不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我还在坚持。三年来,我一直都在坚持训练自己,持之以恒地跑步。”

    说到这里,马竟憨厚的脸庞,也变得面无表情起来,他深吸一口气,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笑道:“然后还是超不过你。甚至,最巅峰时,也就勉强追平你高一那时候,明显不认真跑出来的记录罢了。”

    马竟的笑只是一瞬,他继续道:“教练,老师,同学,父母,甚至我自己,都觉得你是天才。苏昼,你真的是天才,我原本非常非常嫉妒,但是后来就发现,嫉妒没有用,竞技这东西,生气和嫉妒是没用的,想要赢,需要的是需要科学地锻炼加上天赋才行。我既然没有那么好的天赋,只能持之以恒的锻炼。”

    苏昼听到这里时,身躯微微站直,一时之间,他的表情变得认真,就这样听着马竟的诉说。

    而此时,马竟原本带着些许压抑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再之后……就是灵气复苏了。”

    “灵气课时,我能隐约感应到灵力的存在,但是却没办法引灵入体,我不甘心,便交钱去体测,天赋也有个18%,比一般人要好,是可以修行的那种,但在可以修行的那类人中,也算是垫底的那一类了。”

    虽然马竟的表情舒缓,语气也变得轻松,但是苏昼能看见,对方的拳头已经握紧。

    那种不甘心的情绪,几乎已经实质化,就在他的眉眼间游荡,马竟就这样,压抑着极度不甘的语气,平静的将剩下的话道出。

    “超凡的出现……所有传统的体育项目,都没有意义了。修行者的记忆强,体能优秀,哪怕是原本骨瘦如柴的人,倘若修行有成,便可以成为学霸和大力士,再加上现在是全民修行,几乎可以就是说人类的平均值上升了,追逐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项目,日后也定然是修行者占据绝大优势。”

    “不,还有体育项目吗?开灵可以和觉醒比体力吗?觉醒可以和超凡比体力吗?能呼唤风雨,踏水如平地的修行者,还会去进行跑步,跳远,游泳,乃至于其他一切体育项目吗。倘若武侠中的轻功出现,几千几万米的路程,对他们来说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吧?”

    “像我这种没有绝佳天赋,苦练了这么多年的人,其实早就被淘汰了,甚至不以我的奋斗转移——所以一开始,我还是很不甘心。”

    马竟平静的说出这些后,表情反而舒缓了下来,他拳头松开,现在真的是没有任何杂念的看向苏昼,然后真诚的说道:“我原本不想对你说这些,平白倾泻负能量给你,说起来矫情,更是浪费时间……但不知道为何,你一问,我就想说了,我真的想要说出口。”

    “苏昼,你的天赋,真的很强大,很夸张……所以,一定要尊重你的天赋,将它发挥到极致!”

    “我输了,赢不了,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天赋不够,再怎么努力也是事倍功半,但是倘若,有绝佳天赋的人浪费自己绝佳的天赋……”

    马竟平静的笑道,他真的已经彻底想通了:“是啊,看见天才失败,堕入尘埃,对于失败者来说,固然会有一时的爽感,但是看见天才不努力,挥霍自己的天赋,才是最让失败者揪心的。”

    “我原本的确很嫉妒你,而刚才,发现你甚至记不住我的名字后,这更让我心中阴霾酝酿。可就在前几秒,我却忽然想通了:如果说,我就是这个时代的垫脚石,那又为什么不行呢?”

    “我去长跑,是因为我热爱长跑,热爱超越自己的感觉,哪怕努力没有用,我拿不了冠军,但我仍要做我喜欢的事情——战胜不了别人,我可以战胜自己。”

    和苏昼对视,马竟憨厚的面容,那眯起的双眼,居然都睁开了些许,露出了后面明亮的双目,他低声道:“但是,我唯独不希望,赢过我的人,因为自己不努力这种原因,被别人超过……因为只有努力这方面,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话毕,马竟转头就走,今日是圣举选试,他不愿意浪费苏昼的时间,如果不是苏昼自己询问,他早就走了。

    而此时,苏昼却眨了眨眼。

    他以前从未在意过这些其他人对自己极其复杂的情感……毕竟又不是憎恨,也不是明晃晃的嫉妒。反过来说,即便是憎恨和嫉妒又怎么样?人活着总是会被讨厌的。

    但马竟这样,他这样的祝福,却是如此的沉甸甸。

    “放心好了。”苏昼对着马竟的背影,平静的说道:“你很快就能看见,我站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第一的位置上。”

    “而且,谁说努力无用呢?只要能修行到超凡的地步,凝聚灵气器官,哪怕原本只是百分之几的天赋,也能逐渐将自己变成天才……虽然那一步,很辛苦,很艰难,我说的可能就是个带毒的鸡汤吧,你努力了或许还是会没有成果,毕竟成就超凡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可那并非是不可能。”

    “加油吧,马竟,虽然一开始我的确不记得你的名字,但现在我不就知道了?而且,没有人是谁的垫脚石,除非他自甘如此。”

    马竟离开的背影微微停顿,然后无声地点了点头。苏昼也笑了笑,继续朝着考场走去。

    马竟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学生,承受了千年一遇,名为灵气复苏的,最大的时代变动。

    但灵气复苏,是变革的时代,也是奇迹的时代。

    只要自己不为自己下定论,总是会有机会。

    行走在考场的路上,苏昼心中莫名的轻快,马竟的鼓励,不仅解放了自己,更是真正的激励了苏昼。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以前只是觉得理所当然。”

    “但现在想来,天赋和力量这东西,倘若辜负了,难受的的确不是自己一个人——要多自私的人,才会觉得这力量和天赋都是我的,我怎么用是自己的事情?别的不说,父母亲友,还有这种祝福自己的人,辜负了,难道不是作孽吗。”

    “哪怕单单是为了装逼,也不能浪费啊——而装逼总要欢呼的围观群众吧。”

    被激起斗志的苏昼,已经彻底将之前过于放松的状态丢弃,以战斗时的严肃程度,面对这场考核。

    2015年,6月10日,上午考的,是数学。

    没有什么难点。吃过智慧果后,苏昼的记忆力和思维速度已经不能算是天才,而是怪物,他一路顺畅做下去,甚至没有感觉到有任何难点和陷阱,一张卷子做完,毫无疑问可以拿满150分。

    而从周围学生的表现来看,也有不少人做的很顺畅——灵气复苏,与全民修行,带来的是人类全方面的进化,哪怕是还未开灵的学生,至少也得到了灵气的浸润,相较于之前更加耳聪目明。

    这一届卷子或许很难,但是对于现在的人类集体而言,或许就有些简单了。

    下午,考的是语文,同样,一切都很正常,没什么太多出乎预料的东西。

    洪州的圣举选试作文,题目关键词叫做‘改变’,要求学生选择最近这么几年遭遇过的最大改变写一篇作文。

    而现在这个时代,还有什么改变,能比灵气复苏还要大呢?苏昼想到了不久之前马竟和自己的对话,便微微一笑,将他写入作文中。

    第一日的圣举选试,就这样结束。

    ://8/54_54383/401798943.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