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终生路 第357章 千目怪

时间:2018-04-25作者:缘芳情

    荆州市郊外的一片庄稼地上,两条人影一前一后飞速移动着。

    着两条人影,自然就是我跟巴颂。

    长久不锻炼,我感觉体能真的下降了不少,连一个女人都跑不过。

    十五分钟后,我感觉肺都要炸了,停下来,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远去的身影,我一拳打在旁边的树上。

    一抬头,我竟然看到那个洗地的老太太。

    “小伙子,多谢你帮我报仇。”

    “您客气了,我该做的,不过凶手可能不是入狱的那个,不过我会帮你找到凶手绳之以法的。”

    “不必了,凶手也只是一个工具,只要主使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老人家也就瞑目了。”

    “唉。”

    “小伙子,刚才那个姑娘,跟你是什么关系?”

    “是我…算是朋友关系吧。”

    “她可惹上*烦了,好多人在追她,还有枪。”

    “什么?”

    “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五里地会有一条河,过了河之后会有一个乱葬岗,她就在那里。”

    当我想说谢谢的时候,老太太已经不见了。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以为老太太真的是来感谢我的,所以就朝着她跟我说的方向追去。

    果然正如她所说的,五里地之后,一条四五米宽的河出现在我眼前。

    河上有一座简易的桥,简单说也就两根木头桩中间搭着木板罢了。

    跨过这条河之后确实如她所说,这里是一片乱葬岗,旁边几百米之外还有村子,也有路灯之类的。

    这里也不算太偏僻,其实这里也不光有坟墓,还有一些垃圾,一些粪便也全部都倒在了这里。

    一边往里面走,我一边叫着巴颂的名字。

    但是却没人回答我,哪怕有个鬼回应我也好啊。

    找了一会儿,我随便找了棵树靠了会儿,双腿都酸的不行。

    哇……哇……

    我一抬头,树上好几只黑色的乌鸦张开翅膀飞走。

    看到乌鸦,我脸色一僵,喜雀报喜,乌鸦报凶,而且又是在乱葬岗这邪门的地方。

    天色也已经不早了,我刚准备离开,我脚下就深处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脚腕。

    我我草!

    我惊叫一声,抬起左脚就向那只手踹了过去。

    踹下这只手之后,又有无数只手从下面伸出来。

    奔跑的过程中,我一脚踢在一个土包上,白色的石灰被我踢了出来。

    石灰防腐碳粉防潮,这里是养尸地?

    果然正如我所料,我身边的土地开始蠕动起来,一个个尸体从地下爬了出来。

    我不敢犹豫,拔腿就跑,但是我跑得快,这些尸体跑的更快,最重要的是我跟这巴颂从市中心跑到这鸟不拉屎的郊外双腿都要跑断了,现在跑也跑不动了。

    没有办法,我咬破手指在掌心画了张六甲镇尸符。

    好在还挺管用,一掌过去就能撩到一个尸体。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时间一长,我恐怕都得失血过多而死。

    而且我也发现一个规律,我每杀死一个行尸,下一个行尸的力气就会变大不少,甚至杀到最后他们还都会闪躲。

    最终,我被一个行尸一拳给打到了地上。

    一屁股墩坐在一个坟头上,我再也爬不起来了。

    周围的行尸也都扑了过来。

    我不能就这么死!

    突然爆发的查克拉让我又在鬼门关溜了一圈。

    我一脚蹬在一个行尸的肩膀上,整个人向后面退了三米多。

    手脚并用的趴在地上往乱葬岗外面跑。

    跑出来之后,我却碰到了巴颂,那些行尸也没有继续追来。

    她脸色苍白,嘴角还有一缕鲜血。

    看到我之后,她松了口气,直接栽进了我怀里。

    这荒郊野地我也自身难保,休息一会儿我扶着她往村庄走去。

    行尸不敢出来也让我心里有些犯疑,就好像是人为的操纵那些行尸,逼我们进村一样。

    但是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多余的选择。

    “不能进村。”

    怀里的巴颂挣扎着。

    “为什么?”

    “村里有人要杀你,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可是你我都有伤在身,尽管是夏天,但是在外留宿也很危险,这荒郊野地指不定有什么东西呢。”

    “不能进村。”

    “那好吧。”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村庄,然后扶着她回过了头。

    “小伙子,怎么不进村呢?”

    老太太出现在我身后,就想龙婆罗兰一样,铁青到发绿的脸让我有些畏惧。

    “婆婆,你怎么在这?”

    “我不在这,怎么带你们进村子啊。”

    “婆婆……”

    我话没说完,就感觉嘴里被她塞了一把湿湿的东西,还有些土腥味。

    紧接着眼前一黑,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叮叮叮——

    一阵敲打铁器的声音把我从黑暗中惊醒。

    我费力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我差点吐出来。

    我深处一个粮仓里面,并且我被悬挂在一个大木桶的上方,木桶中是睾丸跟眼球。

    黏不拉几腥臭的可怕。

    “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很快就会变成自己人。”

    “曹尼玛。”

    “哈哈。”

    他尽管笑,然后挥动着手中的铁锤,击打着手中的钢铁。

    手法很像是当初冶铁铸剑的铁匠,动作也很娴熟,让我不免怀疑他会不会就是之前的刽子手。

    传说中刽子手砍头的刀也是有讲究的,一把刀,一个人,绝对不能中途换刀,而且砍头不能超过一百个,不然就会有大祸临头。

    这些也是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说的,还有一些什么我不清楚。

    但是很清晰的记得,我爷爷当初说过,如果刽子手砍得头太多就会变成一种半人半妖的千目怪,那是被他砍头那些人的怨气。

    再看看身下木桶中的东西,我就有点胆寒。

    而且那个老太太李赛凤,跟这个人又是什么关系?

    叮叮——

    打铁的声音回荡在粮仓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晕过去之后醒过来,醒过来在晕过去,几次之后,他终于满意的看向了手中的大刀。

    “可以了。”

    他哈哈大笑,拎着大刀向我走了过来。

    “你放心,你死不了。”

    他说着,揭开自己的衣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