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终生路 第336章 三颗人头

时间:2018-03-19作者:缘芳情

    我手里端着一杯水,不时抿一口。

    对于这次的事情我越发的感觉大发,以前不懂,觉得什么事情也就那样,随着我对这些事物越深入的了解,我越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黄皮子精,说来容易,但这种东西跟东北那边的仙家沾亲带故的,一个处理不好可能就会万劫不复。

    当时在西山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晕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但事情绝对不会小,轰动也不会小。

    黄永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在门槛上跟村长家的二孙子嗑着瓜子扯淡,一点都没把这事儿放在眼里。

    我走到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却让我一边玩儿去。

    在不经意间,我看到村长二孙子的左手手腕上有一个红线。

    在农村,绑红线的寓意是让孩子以后的生活顺顺利利,并且红线上还会穿着一个杏核,但是这个红线上面穿着的竟然是一个骷髅头。

    黄永威注意到我的表情,然后冲我点点头。

    我会意的离开,一下午的时间,他走在跟那个二孙子在一起玩耍。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才让那小屁孩回屋。

    呼——

    他长出一口气,坐在我旁边的床上。

    “有什么发现?”

    “这小子就是那个黄皮子。”

    “嗯?”

    “他身上有一股妖气,很强,至少……”

    “至少?”

    “至少比你强这是肯定的,还有,你把你那把破剑给藏起来,免得吓的他不敢现身,黄皮子这种东西报复性强,但是也很警惕。”

    “嗯。”

    夜间,我跟黄永威分别躺在两张床上,头对头的那种。

    他的鼾声让我睡觉都睡不安稳。

    我爬起来就是一巴掌呼到了他脸上,“别他娘的打呼噜行不行?”

    “你比比啥。”

    他白了我一眼,翻身继续打呼噜。

    我有些烦,就裹着被子在床上坐着,这里的窗户上都挂着一块蓝色的布,算是窗帘了。

    突然,我瞥见一个黑影从窗外略过。

    刚要伸手去推黄永威,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摁在了床上。

    咣当——

    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绊倒,而且一股寒意从外面向屋里扩散开来。

    “别说话,装睡。”

    他在我耳旁说话。

    我连忙闭上眼睛,装出一副打呼噜的样子。

    但尽管这样,我还是张开一只眼睛向门口看去,通过门缝儿,我看到一直眼睛,猩红色的眼睛。

    我倒吸一口凉气,直接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永威才松开我。

    我伸手一摸,身下的床单都已经湿透了。

    伴随着一声鸡鸣,天亮了。

    我坐在床沿,脑袋里全是昨天晚上看到的眼睛,那不是人可以拥有的眼睛,反而像是一种野兽。

    “干嘛呢?”

    黄永威突然拍我一下,吓得我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走路不带声音吗?”

    “吃饭吧。”

    他放在我面前一盘青菜,一碗米饭,家常便饭。

    把米饭端到面前,我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你昨天看到了?”

    “嗯。”

    “这次的事情有点不太好办啊。”

    “嗯,要不……”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说到这,我们两个双双叹了口气,这种情况最艹蛋了,在救人跟自保面前,很多人都会选择自保。

    但是我们却不能毅然决然的选择自保,或者说我可以,而他不可以。

    崂山的祖训就是正邪对立,搏斗终生,宁可死掉,也不放过任何一只邪祟去害人。

    “你别看我,祖训在我眼中不算什么的,我以后还要做掌门呢,我可不能死。”

    “我也是。”

    “那我们吃过饭就离开。”

    “哈哈哈。”

    他笑了,但我在他眼中看到了另一种意思,那就是留下。

    吃过饭后,他向村长要了朱砂跟黄纸,还要了七只小黑狗,而且还是那种刚满月的。

    在离开村长屋子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看向了墙上的那一把弓箭。

    村长笑着向他解释那是他父亲年轻时候打猎用的,现在弓也老了,没多大了的力了,也就挂在墙上了。

    黄永威点点头,然后走过去伸手拿下了这把弓。

    看他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弓分量不轻,入手的时候,他手臂微沉。

    他笑笑,说:“村长,这弓能不能给我用用?”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能带走。”

    “不带走,而且你找人帮我做十支箭矢,我可以保证,肯定帮你们除掉这个黄皮子。”

    “好,好,好。”

    “那我们就告辞了,哦对了,你找个人送我们去那小家伙的家里看看吧。”

    村长连说三个好已经表明了态度。

    在村民带我们两去那个受害的小家伙家里的路上,他很宝贝的摸着手里的弓,就好像那是他老相好的。

    看就罢了,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

    “你知道这弓的价值吗?”

    “收藏价值。”

    “狗屁,它不如你手里的剑,但是也是一件好东西,真是可惜了,注定被埋没在这山村里。”

    “酸。”

    我懒得搭理他,很快就走到了一家院门口。

    门上有一个黄皮子的图案,那是用血绘制而成的,或者说,那更像是一件催命的艺术品。

    “还真是黄皮子精。”

    黄永威嘟囔一句,然后身后推开了门。

    门一开,一股血腥味伴随着腐臭味扑鼻而来。

    院子里面的一棵树上竟然吊着三颗人头,两大一小。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一股血直冲脑门。

    “别冲动。”

    他伸手拉住我,眼睛死死的盯着树上挂着的那三颗人头。

    过了许久,他才踏进去第一步。

    嗤——

    一股腐蚀的味道传来,等他抬起脚他的鞋底已经被融化了一层。

    “这是什么东西?”

    “当我大学生?”

    “怪了。”

    他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头丢到院子里,然后抬脚踩在上面。

    二十多块砖直接通到屋子里面,最起码屋子里面是安全的。

    只是在屋子里面,不管怎么往外看,我都能看到树上吊着的那三颗人头,好不自然。

    好像他们的眼睛都在死死的盯着我。

    或许是我太紧张,我竟然看到那个男人的眼睛竟然向我眨了眨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