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终生路 第225章 冤有头,债有主

时间:2018-02-01作者:缘芳情

    她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袍,像是古时候那样的东西。

    坐在沙发上,她两条腿叠道一起,目光注视着窗外的夜色。

    我坐在她身边,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是来抓我的?”

    良久,她开口了。

    “我……算是吧,我是来阻止你害人的。”

    “你可曾见过我害人?”

    “没有。”

    “那你来找我。”

    “汪丙军死了,十年之前,他对你做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想……”

    “他不是我杀的,而且今晚他应该就会尸变,你一个道士为什么不去阻止他吸食人血?却来找我谈心?”

    我不知道往下怎么说,只能无奈的坐在沙发上。

    灰色的尘埃变得更浓了。

    而且她房间里也传来她那种惨叫声,就像是在经受很大的折磨一样。

    我身子有些发抖,甚至想马上离开这里。

    她的手突然放在我的腿上:

    “你不去看看吗?”

    “我……”

    咬了咬牙,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推开了门。

    在房间里,她被扒光了躺在地上,身上全部都是鞭痕,而且脸上还有一些玻璃渣子。

    两个男人同样光着身子,手里拿着那种古时候审讯的鞭子。

    随着抽打的声音,我都有些不忍看下去了。

    “还决定要杀我吗?”

    “我没打算杀你,只是想送你去投胎而已,你是个好人,不应该变成幽魂浪荡阳间,流离失所。”

    “我并没有流离失所,这栋小楼就是我的家,而且还有很多朋友都在这里。”

    “朋友?”

    我顺着她的目光向门口看去,那里站着很多已经死去的人。

    我感觉我的双腿都在打颤。

    房间里又变化了,那两个男人被一个人用刀劈了脑袋,又挑断了手脚筋。

    这个人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是汪丙军。

    他为什么要杀人?

    我扭头看向旁边的她。

    “汪丙军的出现给了我希望,但是最后他趁人之危,所以在自杀之前,我举报了他,他入狱之后,我就自杀了。”

    “那为什么你现在还要杀他?”

    “我说我没杀他,你信吗?”

    “那是谁杀的,他儿子说他是被鬼杀死的。”

    “冤有头,债有主。”

    “冤有头,债有主?”

    我嘴里嘟囔着这六个字。

    突然,我眼睛瞪得老大:

    “你的意思是他砍死的那两个人?”

    “对!而且他已经魂飞魄散,我虽然想报仇,但却晚了一步,我没杀过你,你要相信我,我只是想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你是鬼啊。”

    “是啊,人鬼殊途,所以我一直都待在这栋楼里,除了那个酒吧,我哪里也不敢去。”

    ……

    打车来到派出所,我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她虽然可怜,但就像她说的,人鬼殊途,我不知道这一次放过她,会不会酿成其他的后果。

    看了看兜里的符纸,我抬脚走进所里。

    这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被烧焦的味道。

    快步来到后院,黄永威捂着胸口瘫坐在地上。

    “大黄,你这是?”

    “吗的,那东西身上还藏着两个鬼东西,着道了。”

    “那现在他们在哪?”

    “不知道,我感觉你现在应该先看看我的情况,不然我估计要死?”

    我揭开他胸前的衣服,胸前有五个小窟窿。

    像是被指甲给插出来的。

    我抬头,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

    经过一夜的手术,他活过来了,不过也得益于那五个窟窿不深,没插到要害。

    但是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我也发现了,自从认识我之后,这小子接连受伤不短。

    按照一般人的逻辑,肯定该离我远远的,他为什么还一直跟我称兄道弟?

    我看着那张脸,心里五味杂陈。

    夜色越来越深,我也有些犯困。

    趴在床上,我沉沉睡去,一觉到天亮,黄永威已经醒了。

    “我亲爱的小然呢?”

    “我感觉你应该关心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切。”

    “大黄,我问你个问题。”

    “有话说,有那个就放。”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逻辑来说的话,你跟着我吃力不讨好而且还经常受伤,是什么驱使你继续留在我身边呢?”

    “留在你身边?你煞笔吧?我是为了我家小然,她说他不想离开这地方,所以我也只能呆在这,而且回山门的话就要被逼着练道术,自己出去还没房子住,跟着你是为了图个方便。”

    “如果你有大爷,我肯定要跟他发生关系。”

    正说着,赵然然推门走了进来。

    她大咧咧的举着一个烤番薯,吃着就进来了。

    “小黄子,听说你受伤了,来让老娘看看,有没有打掉什么零件。”

    “别闹,天玄在呢。”

    “怕啥,他不也是个男的吗?”

    我有些尴尬:

    “你们先聊吧,我出去走走。”

    来到外面,齐舒雅也在,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知道我对不起她。

    “你也来了。”

    我坐在她旁边。

    “嗯,他受伤了。”

    “对。”

    “那你,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我的伤还没好,怎么可能去作死跟人斗殴呢。”

    “没事儿就好。”

    走廊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她不想跟我说话,或者说不知道跟我说什么。

    而我又是个比较嘴笨的人。

    况且我也不能跟她走的太近,武家庄的行尸,还有那个对我开了十几枪的狙击手。

    下落不明的汪丙军,还有一个似邪非邪的女鬼。

    一个蛇蝎心肠的清水。

    想起来就一阵头大,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了,现在这么玩儿我。

    “天玄,你进来一下,大黄有事找你。”

    “好。”

    我走进屋里,黄永威已经下地,一个人站在窗前。

    等赵然然出去之后,黄永威贼兮兮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我一把推开他,然后从兜里拿出烟递了过去。

    “嘿嘿嘿,还是你懂我啊。”

    他点燃之后美美的吸了一口。

    “说吧,你找我啥事儿。”

    “我想问问昨天晚上你那边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啊,就是了解了一下真实的情况。”

    “真实的情况?那女鬼收了没?”

    “没有,她其实挺可怜的。”

    “我草,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相信鬼话么?”

    与此同时,黄永威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