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终生路 第105章 洗手间的吊死鬼

时间:2017-12-07作者:缘芳情

    “张天玄,你千万别后悔。”

    “借你吉言,我这人很少很后悔。”

    站在窗口,看着冯玲玲气呼呼的离开,我心里那叫一个爽快。

    我最烦别人利用我,但是这爽快的背后,我又有一丝悔意。

    毕竟一个漂亮的警花,万一就发展成媳妇了呢?

    想到李逵,我那仅有的悔意就烟消云散。

    “天哥,你为什么要那么说话,连我都看得出来嫂…冯警官喜欢你。”

    “小屁孩懂个毛。”

    “我都成年了。”

    “哦对了,你小子多大了来着?”

    “二十。”

    “虚岁?”

    “换个话题吧。”

    “滚,不然扣你工资。”

    廖文东灰溜溜的下楼去了。

    没一会儿,这小子又上来了。

    “你来干嘛?”

    “其实冯警官……”

    “滚下去。”

    这么一来二去,我也懒得溜他的腿了,直接坐在一楼的桌前喝着茶水静静的听他‘教训’我。

    估计也是看我不说话,他也有些疲了,坐在我旁边喝起了茶。

    “天哥,你以前是当兵的?”

    “嗯,怎么了?你想去部队呆两年?”

    “不是,就是好奇为什么你当完兵了要来这儿卖药。”

    “你以为我想?算了,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就不跟你扯淡了,一会儿我带你出去快活快活?”

    “谢谢天哥。”

    晚上八点中,我让廖文东锁上店门儿来到就近的一家叫东兴的酒吧。

    刚走进去,重金属的音乐声让我耳朵有些受不了。

    廖文东此时化身老手,拉着我来到吧台叫了两杯啤酒。

    一杯酒下肚,我也有种活动开的感觉。

    “天哥,你说的带我快活就是这个?”

    “不然呢?”

    我俩就像个煞笔似的,坐在吧台可劲儿的喝酒。

    喝了一晚上我俩才喝下去五百块钱的啤酒。

    互相搀扶着,我俩晃晃悠悠的走出酒吧。

    突然一股尿意袭来,我让廖文东先去路边等着,我进去上个厕所。

    放完水之后,我的脑袋晕的有些受不了。

    双手扶着洗手池的边缘,我把脑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着。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来,我睁开眼睛,却发现从我头发上留下来的竟然是殷红的血。

    甩了甩脑袋,却发现水龙头里面流出来的东西的确是清澈的水。

    啪嗒——

    一滴血从天花板上落在了洗手池里。

    抬起头看去,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被吊在天花板上,那血就是从她眼睛里流出来的。

    咕咚——

    我咽下一口唾沫,酒意也清醒了几分。

    “完事了就别在这挡道。”

    一个纹身男推开我,走向里面的茅厕。

    我再往天花板上看到时候,却看不到那个女孩儿了。

    酒吧外面,廖文东坐在路边等着我。

    我有些好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天哥,你出来了?”

    “嗯,打车回吧,开车是不行了。”

    “没事儿,我虽然没驾驶证,但是开车我还是会的。”

    “你他吗省省吧,我可不想明天就行了之后我正在蹲号子。”

    打车回到店里,我俩谁也没跟谁说话,钻到屋里就睡。

    梦里,我好像酒醒了。

    但我却能看到冯玲玲,她屁股后面依旧跟着李逵。

    两人坐在监控室看着录像。

    那录像正是今天给我看的那一段。

    突然,我发现有一点不对劲儿,录像里的这个女的,怎么跟我今天在厕所看到的那个女孩那么像。

    就在这时候,监控室的门慢慢被推开,发出吱呀的响声,那个女孩儿慢慢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根麻绳。

    两人回过头,却好像看不到似的。

    冯玲玲有些怕了。

    但李逵这个二逼好像还想表示,挺胸抬头的过去把门给狠狠的关上,还顺便上了三道锁。

    作死。

    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那女孩进屋之后什么都没做,就这样站在门后面,一双眼睛在李逵身上。

    近在咫尺,李逵跟那女孩面对面却仍旧没有什么反应。

    回到冯玲玲旁边之后,李逵的手慢慢的从冯玲玲背后摸了上去。

    冯玲玲脸色有些愠色。

    被拍掉手之后,李逵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反而两只手都不老实起来。

    这尼玛。

    我虽然是个‘旁观者’,但这心里边也挺不舒服的,怎么说我也是跟冯玲玲有过肌肤之亲的,怎么能被这孙子给轻薄?

    突然,那女孩儿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却又似是一种轻笑。

    她手里不断的拉扯着那根麻绳慢慢向两人飘了过去。

    此时冯玲玲已经被压在了电脑桌上。

    就在李逵要进一步下手的时候,那女孩儿手中的麻绳也套在了李逵的脖子上。

    很明显的能看到李逵的脸色变得青紫起来,他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但却抓不到那个‘无形的绳子’。

    就这样,李逵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

    突然,李逵被那女孩儿给吊了起来,双脚都悬空将近一米,他的舌头也慢慢的吐了出来,双眼也流出了血迹。

    冯玲玲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劲,转身就往外跑。

    但是这门被李逵给上了三道锁,一个女人打开确实需要浪费一点时间。

    扑通——

    悬在半空中的李逵突然掉在了地上。

    他的死相异常凄惨,七孔流血,整个脖颈处被麻绳磨得血呼啦扎。

    掉下来之后,他整个人还在不断的颤抖着。

    但是那个红衣女孩却已经不见了,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就这么从我眼前消失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冯玲玲却不知道,以为李逵死了,第二个就轮到她了,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眼泪汪汪的往下流着。

    突然,我双眼传来一阵灼烧的感觉。

    睁开眼睛,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额头上都是汗水。

    打开屋里的灯,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突然,我眼睛的余光瞥到我房间窗台上的一个东西。

    那是刚才那女孩儿勒死李逵的麻绳,上面还沾染着血迹。

    皱起眉头,我走过去拿起这骂声放在鼻前闻了闻。

    浓重的血腥味。

    这是真的!!

    但是我刚才所看到的的东西,全部都是在梦里,那这条绳子又代表着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