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众神的world 第二百八十五章 埋了我

时间:2018-04-25作者:天梦流彩

    “哇~~”佳佳赞叹地抱着眼前巨大的柱子。

    那柱子就是四个佳佳一起抱也抱不过来,整个柱子像是从地底长出来似的,一直向上没入洞顶。

    柱身上缀满了各种各样的宝石原矿,红色的柱状晶体,紫色的木耳状晶体,金色的剑形宝石,砖头一样的绿色透明宝石,还有七彩的花瓣状宝石,海浪状的蓝色晶体,各色的宝石原矿密密麻麻五颜六色地长在一起,像是一株宝花齐放的宝树。

    即便在这漆黑的地底,宝石柱上的光辉也将狭小的空间照得纤毫毕现。

    “这个石头真好看,大哥哥一定会喜欢的。”佳佳说着就想将一块金色剑形晶体抠下来,然而她使出了吃奶的气力,那晶体也纹丝不动。佳佳便退而求其次地去抠一个拳头大小的透亮方形宝石。

    无眼神灵默默无语地看着她。

    片刻后,佳佳气喘吁吁地放弃了:“精灵真小气,将这些石头焊得真结实。”

    “这些宝石是自己长出来的。”无眼神灵道。

    “啊?自己长出来?就像是树结果实一样吗?”

    “嗯。”

    “卢芒葛,你说精灵们知道,他们有一条矿洞的隧道,就要挖通宝石树了吗?”

    “我想他们不知道,宝石树在他们的圣地里,如果可以从地下进入,圣地的防卫就形如虚设了。不过他们要挖通这里,还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卢芒葛顿了顿,“除非他们也有人能像我一样瞬移。”

    “我好像听到水流的声音。”佳佳侧耳细听,“哪里传来的水声?”

    “那一定是酒泉。”无眼神灵道。

    “酒泉?泉水里都是酒吗?”

    “差不多吧,酒泉在曾经的神界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罕东西,我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听说酒泉出现的地方,就会长出宝树报世。”

    “宝树?你是说这个宝石树吗?”

    “大概是吧。”

    “卢芒葛,我们去看看酒泉。”佳佳说着就绕过宝树,向水流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他们便看到了宝石柱后,一小洼金色的水坑,透明的液体泛着醉人的色泽,水坑的另一端有泛着光泽的液体正自岩石中缓缓渗出。

    “我渴了……”佳佳着魔般地上前。

    无眼神灵却一把拉住了她:“那是神酒,你不能喝。”

    佳佳失望地吞了吞口水:“那卢芒葛能喝吗?卢芒葛是神灵一定能喝吧?”

    “不,我也不能喝。”无眼神灵缓缓地摇头。

    *

    高潜双臂抱在胸前,冷冷地打量着墓园。

    墓园就在皮革厂仓库的后方,一圈一米高的矮墙将厂区和墓园分隔开。白雪皑皑的墓园里,插满了交叉的木条,木条上的白色油漆大多已经斑驳,其上用红漆涂着死者的姓名,也模糊不清。一眼看上去,像是一排排乱七八糟的牢笼。

    “他们应该学会火葬,”高潜淡淡地道,“这样死后就不会用自己的身体喂养食尸鬼。”

    伊芙正在用自己的大剑挖坑,听到高潜的话,她停了下来,侧耳听了听:“四只成年食尸鬼,还有一些未成形的可以忽略不计。”

    “你可以听出这些?”高潜瞥了一眼伊芙挖出的新鲜墓穴。看样子如果她有一把趁手的工具的话,她可以挖得更快。

    “呵,整天和这些怪物打交道,久了,你也能听出来。”

    “我可不这么觉得。”高潜轻声道。

    之前裹在身上的白色熊皮已经被伊芙扔在一边,许是体力活让她觉得有些热,她脱下了镶着毛领的皮夹克。露出里面唯一的一件黑色比基尼。汗水从她的脸颊流淌下来,在蜜色的锁骨处停留了一瞬,便沿着沟壑滚动下来。

    高潜清了清嗓子,他觉得自己出于礼貌该说些什么,比如身材不错什么的?

    伊芙已经再次挥起了大剑,砸了下去。溅起的冰渣弹在她的裸露的肌肤上,泛起一点点红痕。她瞥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窘迫感到有趣。

    高潜决定还是什么也别说了。

    “好了。”伊芙扔掉大剑。地上出现了一个半米深,一米多长的长方形大坑,刚够一个人躺进去。

    伊芙一边抬起胳膊擦汗,一边走近高潜。

    高潜努力保持着看着她,但却什么也没在看的状态。

    “现在,谁躺进去?”伊芙在高潜的近前停了下来,近得高潜不得不上身向后倾斜了几分,以免碰到不该碰到的部分。

    “当然是你。”高潜微笑答道,“那坑对于我来说太小了。”

    伊芙轻哼了一声:“你是我见过的最没有男人风度的家伙。”

    “风度嘛,我自然是有的,不过,我觉得你根本不需要那东西。”高潜握住伊芙沾着汗水的肩膀,将她稳定地推离了自己,她的皮肤出人意料地滑腻,柔软,温度火热。

    “快点,我们赶时间。”高潜再次清了清嗓子。

    伊芙轻哼一声,穿上了皮夹克,又再次将熊皮裹上,跳进了大坑,躺了下来:“埋了我。”

    高潜缓缓地走到坑边,看了眼坑边的大剑。“你忘了你的剑。”他缓缓地道。

    伊芙坐了起来,看了眼那大剑,笑了笑:“刺魔对铁器很敏感,你记得带着我的剑躲远一点。”她躺了回去,叮嘱道:“记得用雪,别用石头。”

    高潜拎起了伊芙的大剑,掂了掂分量,又打量了一下剑身。剑是把好剑,硬度好,够锋利,但也仅此而已。

    “你带破魔刀了吗?”高潜觉得自己在问废话,不过他还是认为需要确认一下。

    “你觉得我能将破魔刀藏在bra里?”伊芙半眯着眼瞥了高潜一眼,她的脸在躺着的时候,有一种天然的媚态,这时候看人的眼神,很容易让男人浮想联翩,“我不用那东西,很多猎魔人都不用破魔刀,我们更喜欢自己趁手的武器。”

    高潜不再说什么,他往伊芙的身上踢了捧雪,伊芙笑了两声。

    “笑什么?”

    “想起个笑话。”

    高潜继续用脚将雪扫进墓穴。

    “你该问我是什么笑话。”

    “不,我不想听。”

    “你真无趣。”

    一块雪团砸在了伊芙的脸上。

    她呸了一声:“小心点!”

    更多的雪块落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