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众神的world 第一百九十八章 莉莉丝之死1

时间:2018-03-10作者:天梦流彩

    高潜?桂小倩悚然一惊。这个什么深渊之主竟然要对付高潜?为什么?他到底想用迷魂汤做什么?

    正在用弯柄勺搅动铁锅里粘稠液体的女巫动作也顿了顿:“高潜?”

    “怎么?你认识他?”彼烈注意地看向女巫。

    “我的客户中似乎没这个名字。”女巫淡笑了一下,又继续搅拌的动作,“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迷魂汤这种东西,就算是初级女巫也可以熬制,就算你不放心那些初级女巫,你自己不会吗?”

    “我说了,这个人有点特殊。而我又有些赶时间。”彼烈说着凑近铁锅,看了看那黑乎乎的又带着透明的汤色,点了点头,“瞧,在熬制魔药方面,没人能和你相提并论。”

    “这药还要等一会,既然你这么重视,我便不用那些快捷的法子了。”

    “当然,慢慢来,不着急。”彼烈连忙道。

    祭台前静了下来,只有大铁锅中的液体冒着气泡的声音,还有勺子与铁锅无意碰撞的声音,空气中的味道令人不悦,但也不是难以忍受。

    桂小倩更加小心地缩紧了自己,一边焦急地想着,怎样才能警告高潜。她悄悄地摸出自己的手机,毫不意外地看到手机上没有信号。

    这时,祭台前的女巫又用闲聊的语气道:“这个叫高潜的人类很棘手?”

    “有一点。”彼烈淡淡地应了一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盯着女巫慢慢地道,“我怎么没想到呢......”

    “什么?”女巫看了一眼两眼发光的彼烈,“哈,让我猜猜,有人要倒霉了?”

    彼烈没有理会女巫的调侃:“不不,我只是突然想到我以前问错了人,如果要让一个人心生嫉妒的话,你才是行家。”

    “嫉妒?呵呵,我确实比较拿手,怎么,你又有什么坏主意?”

    “高潜,就是我说的那个有点古怪的人类,我发觉我不能引起他心中的嫉妒,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彼烈紧紧地盯着女巫问道。

    “不能心生嫉妒?呵呵,嫉妒是万恶之源,每个人心里都有嫉妒的种子,如果你不能让一个人心生嫉妒,只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他嫉妒的根源。”

    “那么一个男人嫉妒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对于男人来说,无非是权利,财富,女人。”

    “权利和财富,那个高潜并不怎么感兴趣,至于女人,我试过了,他并不会因之起嫉妒之心。”

    听到高潜的名字,桂小倩的心不禁砰砰地急跳起来,她更加了竖起了耳朵,凝神去听那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对权利和财富没有兴趣?”女巫像是起了兴趣,“那么这个人类确实有些特别。你确信你找对了他真正爱的女人?”

    “当然,他就只爱那个叫林茜的,这一点瞎子都看得出来。”彼烈皱眉道,“可是,当时我去试探时,竟然连半丝嫉妒的影子都没有。”

    “这就有些奇怪了,”女巫若有所思地道,“嫉妒本就来自于热爱,如果没有嫉妒,那就代表他根本不关心。”

    “可高潜很爱林茜。”彼烈强调道,“我总不会连这个也弄错。”

    祭台后的桂小倩咬了咬牙,脸上骤然涌起一片黒气。

    女巫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声:“有没有可能,他其实爱的是另一个?”

    “不可能,一则他身边的女人不多,二则那些女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那个林茜。如果高潜爱的是其他人,那才真是瞎了眼。”

    女巫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祭台后的桂小倩的脸扭曲起来。

    “好了,迷魂汤好了,”女巫的手中出现一个细小的水晶瓶,轻轻晃了晃,那瓶中就充满了一种淡色的透明液体。

    “怎么用,应该不用我教你。我的迷魂汤喝下后,二十四小时内使用咒语,都会有效。”

    “好极了。”彼烈接了过来,拿在手里,对着穹顶上的宝石打量,满意地道,“奸婬,现在只要选个女人就好。”

    “女人?你打算?”

    “选谁呢?”彼烈出神地自言自语,“夏洛克那个女人倒是现成的,不过她和高潜之间有特别的联系,也许迷魂汤会失效。”

    “你在质疑我的魔药?”女巫不满地道。

    “不不,”彼烈突然看向女巫,“莉莉丝,我亲爱的莉莉丝,讠秀惑他人不也是你的专长吗?不如,你这次帮忙帮到底,你来讠秀惑高潜?”

    “我?不不不,我对人类没兴趣。”女巫连忙拒绝。

    “莉莉丝,亲爱的,”彼烈却不放过女巫,他热烈地盯着女巫,“你的魅力就算是天神也难以抵挡,我怎么以前没想到这个好主意?”

    “不,彼烈,我说了我对人类没兴趣。”女巫后退了一步,“如果你想找人讠秀惑高潜,难道不是应该从他身边的女人中挑一个吗?”

    “不,那些平凡的女人,没人能和你相比......”

    “住口!彼烈!”女巫突然大喝了一声。

    彼烈微微一愣,却在这时,一道凌厉的绿影袭了过来。彼烈大吃一惊,连忙跳开。

    轰的一声巨响,之前摆放迷魂汤的铁锅所在,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坑。表面的青砖地面碎裂,露出下面岩浆一样翻滚的地底来。

    彼烈大吃一惊,他看向那个站在祭台上的窈窕纤细的身影。

    “桂小倩?竟然是你?”

    桂小倩一袭白色的羊绒大衣,秀丽的小脸一脸煞气,手里一条翠绿的藤蔓在她的手里像是一条长蛇,垂在她的脚边游转不定。

    “敢算计高潜的,都该死。”

    彼烈看了眼地上的深坑,梅林的空间之门,就是他自己都无法轻易从外部攻破,就算桂小倩是从内部攻击,更容易一点,但这份力量也太骇人了。

    她还是人类吗?她又到底是谁?莉莉丝又为什么允许她躲在这里?

    彼烈盯向莉莉丝。

    莉莉丝在经过最初的惊愕后,脸上已经浮起笑容:“小倩,你怎么躲在这里?”

    “是你!”桂小倩盯着女巫,手中的绿色藤蔓像一根标枪一样直直地指着女巫,“我见过你,在鬼屋的时候,那个突然出现,将我和高潜带离现场的女人,就是你!”

    “鬼屋?呵呵,鬼屋那一次,确实是我,是我救了你和高潜,记得吗?”

    “你到底什么目的?你跟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桂小倩厉声道,随着她的怒气,她手里的藤蔓又粗大了一圈。

    “小倩,你冷静点,我只是个生意人,记得吗?鬼屋那次遇到你们只是巧合,而后来,是你来找我的。”

    彼烈冷眼看着女巫缓缓地绕着祭台挪动着脚步,他知道控制空间之门的符文就在那祭台之上,莉莉丝必然是想抢回祭台的控制权。彼烈不动声色地走近女巫。

    “别动!”一道绿影再次袭了过来,彼烈险而又险地躲过,他曾经站过的地面又出现了一个大坑,漆黑的带着腥臭的水柱从地下喷了出来。

    “是毒水,躲开!”女巫大叫,彼烈连忙远远地逃开。

    六个入口都堵着灰白色的光幕,然而彼烈发现他能从外部通过那光幕走入,却不能从内部走出。彼烈手中扔出一团红中发黑的火焰,又是一声巨响,连整个大厅都剧烈地震颤起来。然而那光幕却只是颤了两颤,并没有要破碎的意思。

    “莉莉丝,打开出口!”彼烈回身怒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得先上祭台!”女巫在躲闪着桂小倩不停地抽来的绿色藤鞭的空隙吼道。

    “到底怎么回事?桂小倩怎么会在这里?”彼烈恼怒地道,“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强大?”

    “我怎么知道!她只是我的客户。”女巫大声道。

    “难道她不是女巫吗?”彼烈有些吃惊,“她身上的能量可不是人类能拥有的。”

    “绝对不是,如果是女巫,我还用躲吗?”

    “那倒是,你是女巫的祖宗。”彼烈同意地点头。

    这时,女巫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半边身子的黑袍被桂小倩的藤鞭抽得粉碎,露出里面血迹斑斑的身体。

    “住手,住手,桂小倩,你还需要我帮你,记得吗?”女巫踉跄着后退,“你不能杀我,如果你杀了我......”

    “不杀你,等着你去讠秀惑高潜吗?”桂小倩缓缓地走至祭台的边缘,森然地盯着女巫,“你知道他对我多重要,你怎么敢?”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比我漂亮吗?”桂小倩冷笑着,手中的藤蔓再次挥起,翠绿的光芒裹住女巫,女巫的脸瞬间像是被什么腐蚀,黑色的气泡和红色的血肉混合在一起流淌下来。

    女巫凄厉地尖叫。

    “现在呢?”

    桂小倩冷酷地道。

    女巫身上的绿光猛地一闪,手脚便掉了下来。她像一段被截掉的树干跌落在地,唯一能动的,只有她的头颅,那颗红红白白的球形东西。

    彼烈狠狠地皱眉:“心狠手辣,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彼烈的手中一柄黑光组成的大剑隐隐成型,然而就在大剑即将成型时,却突然散了去。

    “该死的空间之门!”彼烈怒道。

    “现在,该你了。”桂小倩缓缓地转向彼烈,她手上的藤蔓此刻已经像是一条巨蟒,猛然昂起,朝彼烈扑了过来。

    彼烈力量受制,不敢硬碰硬,只得再次躲闪。

    这一次,藤蔓在地面上击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内冲出足以燃烧一切的火焰。

    那烈焰滚烫得,就算是祭台上的桂小倩也不禁后退了几步,而彼烈却一脸惊喜地扑了上去,跳进了烈焰之中,消失了。

    “哼,便宜你了。”桂小倩跳下祭台,走近地上那个不成人形的东西,她弯下腰,温柔地道:“告诉我爱情魔咒的配方,我就给你个痛快。”

    “法器,咒语,魔药,奉献......”女巫用最后的力量让声音在桂小倩的脑子里响起。

    “继续。”桂小倩温柔地用藤蔓缠住女巫的脖颈。

    片刻后,桂小倩满意地点了点头,她站了起来,向祭台走去。

    “等等!”地上的女巫发出凄厉的喊声,“你答应过......”

    “我改主意了,莉莉丝,你忘了,女巫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烧死。”桂小倩在祭台上,按照当初窥视的记忆,踩动了一个绿色的符文,六个入口中,其中的一个亮起绿光。

    桂小倩神色轻松地走了过去,在进入绿光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来自深渊的烈焰已经吞噬了大半个大厅,她放心地笑了笑,没入了绿光。

    *

    极黑之地,

    彼烈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狼狈不堪。

    他的衣服破烂不堪,有的上面还有未灭的火星。他引以为傲的容颜也沾染上了黑色的灰黑,卷曲的头发上,还有被烧焦的痕迹。

    他将自己扔在沙发软椅上,大口的喘息。他面前的小几上,那座光体金字塔顶端,荆棘之冠仍在缓缓地转动着,七片叶子已经亮起了五片,还有两片尚是黑色的。

    他定了定神,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衣兜,却发现那里有一个破洞。原本装在里面的迷魂汤已经不见了。

    “该死,该死,该死!”彼烈冒出一连串恶毒的诅咒。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虚空叫道:“莎莉叶,莎莉叶!该死的,看在你的真神的份上,出来!”

    片刻后,虚空微微颤动了一下,莎莉叶缓缓地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她惊讶地看着彼烈,“你怎么了?”

    “第九层炼狱的毒火,别管这个了,我问你,你知道那个桂小倩的来历吗?”

    “桂小倩?哪个桂小倩?”莎莉叶在彼烈身边的软椅上做了下来,伸手拉开他肩头的破洞看了看,“还没烧到骨头,皮外伤而已。”莎莉叶的手上冒出白色的光芒,彼烈却龇牙咧嘴地躲开莎莉叶的手:“别,你们天使的圣光对这玩意没用,而且火上浇油。”

    莎莉叶冷着脸放下了手:“那你急着叫我来做什么?我说了我很忙的。”

    “我问你,桂小倩,就是曾经和高潜搅到一起的那个。她到底是什么人?”

    莎莉叶想了想:“那个啊,看不太出来呢,不过从她搞出的那棵生命之树来看,大概是个不知死活的女巫吧。”

    “不,她不是女巫!”彼烈气急败坏地道,“她杀了莉莉丝,那个桂小倩杀了莉莉丝!”

    “哪个莉莉丝?”莎莉叶猛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