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众神的world 第九十一章 天眼

时间:2017-12-26作者:天梦流彩

    ,!

    现在,高潜站在了结界之外。

    他看了眼手中的黑色心形石,有心想回去告诉隧道里那一大一小的两只,只要拿到傀儡的心形石就能出结界。但是就在这时,他身侧的绿焰突然大炽起来,就像是有人给绿焰中泼了一桶汽油,火苗猛地暴涨,如同被封闭在燃烧罐中的大火,浓郁得让人觉得下一刻就会爆裂开来。

    种子!

    高潜意识到这突然的变化,很可能是来自清醒梦已经成熟的种子时,他顾不上隧道里的那两只,急忙冲进了绿焰深处。

    然而随着他的深入,绿焰反而越来越淡。当他停在一个被结界封闭着的大厅前时,这里几乎已经看不到绿焰了,就像是什么力量逼走了绿色的火焰,露出潮湿漆黑的地板的本色。

    高潜摸出暮光之刃攥紧在手里,然后毫不犹豫地穿过了面前红色的结界,他进入了一个光线昏暗的大厅。

    高潜清楚地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思感曾经闯入的地方,他曾在这里看到一座水晶塔,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女人。然而此刻,他眼中的景象却是截然不同的。

    大厅的中央是一座闪着蓝色荧光的法阵,散发着光晕的各种几何符号看上去很复杂地嵌套在一起。法阵的中央则像是一口深井,一道和井口等粗的淡色光柱从井口中伸了出来,一直穿透了厅顶。

    法阵周围还随意地散放着几个简陋的工作台,桌面上摆着的各种器具,让高潜想起了高中的化学实验室。一个身穿黑袍的家伙正背对着他在工作台前忙碌着。不知道是没发现他进来,还是没空搭理他。

    “咳。”高潜清了清嗓子。眼前的情形这和高潜想象中的差距有些大,他原以为冲进来后,要有一场恶战的,最少也会有几个稻草人傀儡等着他。

    然而,

    “喂。”高潜提高了声音。他看到黑袍人背对着他抬了抬手。

    什么意思?这是让他等一会儿?

    开玩笑呢?他可不是来串门的。

    高潜拧起眉,大步朝黑袍人走去:“喂,听着,我不管你在这里搞什么,你制造出来的三眼害死了很多人,你知道吗?你必须立刻停止......”

    高潜的话语突然停住,黑袍人扭头看了高潜一眼,继续手里的动作。

    高潜看着黑袍人那张布满木纹的脸,意识到这其实也是一个傀儡而已,只不过这个傀儡显然材料要更高级。他感到有些失望,他本以为就算看不到那个女人,至少也能看到一个真正的巫师。

    这时,黑袍人面前的蒸馏瓶里突然冒出紫色的烟雾,黑袍人退后了一步,两只手像是期待什么似的,举在空中,紧紧地盯着那冒出紫雾的蒸馏瓶。

    烟雾在空中凝聚了几秒,紧接着像是在瓶中发生了一场小型的原子弹爆炸,一团黑色的蘑菇云猛然腾起,冲出了蒸馏瓶,在大厅的上空风起云涌,随即电闪雷鸣。

    高潜吃惊的看着这一切,一小块黑云在大厅的上空变换着形状,时而刺出云里蕴含的金红色雷电,像是一只只猩红的兽眼。

    黑袍人发出一声懊恼的声音,他的手舞动起来,像是在画出一个个符咒,高潜能看到他的木头指尖上闪烁着电光一样的东西,这些星星点点的光芒飞入了黑色的蘑菇云,像是安抚了其间暴躁的元素。蘑菇云开始向内塌缩,化成细细的一缕钻回了蒸馏瓶,最后形成了瓶底的一小滩液体,闪着混沌的银灰色色泽。

    接着这摊液体流过曲里拐弯的玻璃管道,经过一个个或大或小,透明或不透明的瓶子。这道程序非常之快,高潜的眼睛几乎跟不上液体流动的速度,他只是隐约辨认出液体经过了一瓶闪着金光的蝴蝶?一条变色龙的舌头?滚着火热熔岩的加热瓶,还有一个瓶子疑似装着一团鬼魅的气体,只不过在液体经过后,里面的鬼脸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银灰色的液体也在一道道工序后,不断地缩小着体积,且变换着色彩。最后当那一小摊液体到达终点时,只剩下了极少的一滴透明水滴,颤颤巍巍地滴入了一个被固定在架子上的精巧的水晶瓶中。

    黑袍人小心翼翼地塞住了瓶盖,拿起了那个小瓶。

    “这就是三眼?”高潜用一种看化学实验演示的奇特心情问道。

    “不,这是天眼。”黑袍人举着水晶瓶,像是要高潜看得更清楚似的,放在高潜眼前。

    水晶瓶反射着法阵蓝色的荧光,里面的液体也因为水晶的折射幻出了点点蓝光。

    “你躲在这里就是为了制造这个?”高潜抬眼打量了一下其他几个工作台,他看到了有一个桌子上堆着一个旅行包,敞开的包口袋里,可以看到一堆塞着软木塞子的玻璃试管。

    “是啊,真不容易,不过时间恰敲。”黑袍人感叹着,他的声音十分嘶哑,分辨不出男女,这一点高潜能够理解,本身让一具木头制成的傀儡说话,就已经很神奇了,他当然不能期望一具木头能发出夜莺般动听的声音。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黑袍人道。

    “什么问题?”高潜不由自主地问,黑袍傀儡淡定的态度让高潜有些摸不到头脑,不过他还记得夏洛克交代的话,“对了,清醒梦的种子呢?”

    “清醒梦?呵呵,你来晚了,它如今已经成为天眼药剂的一部分。”

    “天眼?所以那些三眼致幻剂果真都是试验品吗?”高潜再次看了眼台子上装满了五千块一支的三眼的旅行包。他粗粗估计,那只旅行包里药剂的价值应该超过一百万。如果将这个金额换算成相应的药丸重量,这个巫师足以被判死刑好几次。

    “收集数据确实花费了我不少精力,毕竟这是一种从没有人做成过的魔药,从来没有。”黑袍人举着那瓶水晶瓶,用一种着迷的声音道,“但是我成功了。”

    “那么这个天眼药剂能做什么?让更多的人看到世界末日?”高潜嘲讽地道。

    “你会看到它的力量的,亲爱的,这种力量凡人不可企及。”黑袍人嘎嘎地笑了一声。被一个木头傀儡喊亲爱的,让高潜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过这是否证明了,这个傀儡的背后,其实就是那个女人?

    “我不需要什么力量,也能看穿你。”高潜眯起了眼睛。他在看傀儡的光谱。不管是木制的傀儡还是稻草人,身上都有某种符文的能量,只不过多少和强弱不同罢了。

    眼前的木制傀儡显然比那些稻草人更高级,它的身上闪烁着更多的蓝色光点,除了心脏和关节处有符文的痕迹外,他的头部也冒着醒目的蓝光。

    高潜手痒地微微动了一下,他想如果他去抓这个傀儡的脑子,会不会也抓出一块什么特别的石头来?

    “别这样,你还需要我。”木制傀儡沙哑地道,似乎已经看出了高潜心中所想。

    “我可不觉得,如果没有清醒梦的种子,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要留着你。”高潜冷笑道,“而且你的这个不属于凡间的天眼药剂也必须毁去。”

    黑袍人对高潜的威胁无动于衷,他仍然保持着举着水晶瓶的姿势,嘶哑地道:“我说过,你还需要我,亲爱的。”

    高潜皱起眉。

    忽然他听到了什么动静,他猛然回头。

    漆黑的海水从结界已经消失的厅口,排山倒海地涌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