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众神的world 第三章 噩梦

时间:2017-11-11作者:天梦流彩

    高潜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落满灰尘的组合吊灯,吊灯的四只灯头中已经坏了三个,唯一剩下的那只正发出暗淡的橙光。

    隔壁传来冲水马桶的哗啦声,楼顶的住户踢拉着硬底鞋,啪啦啪啦地走过楼板。窗外的晨辉透过窗帘的缝隙映照进来,在墙壁上画出一道金红色的裂缝。

    高潜睁着眼躺在地板的中央,一动不动。

    他刚刚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他和林茜分了手,乘地铁又遇到了恶魔,地铁列车被恶魔拆成了碎片,而他自己也死在恶魔手中

    在意识到终于梦醒后,他浑身骤然冒出一层冷汗。就像是溺水濒死的人在最后一刻被拉了上来,后怕,庆幸,如释重负,种种滋味轮番地涌上心头。

    万幸那只是个梦。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爬了起来。

    在地板上醒来这件事并没有困扰高潜。加班加疯了的那一阵,他曾经含着牙刷在浴室的地板上和马桶过了一整晚。

    他huo dong了一下胳膊,看了眼墙上的电子挂钟。日历指示着现在是十一月六日,早七点零五分。时间还早,足够他在小区里晨跑一圈,然后洗个澡再去上班。

    高潜觉得心情不错。

    他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脑子里开始安排一天的工作计划。

    今天按照日程,早上是项目阶段演示会议。这代表他会在会议上见到林茜。这个念头让他心情愉悦,微笑不自禁地爬上唇角。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到林茜了,她最近总说自己很忙。他很想念她,他也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想念。

    转身之际,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窗户上的倒影。他蓦地僵住,浑身的血液似乎骤然凝结。

    玻璃上的倒影,是他自己的影子。一个瘦高的年轻人,穿着一件崭新的白色衬衣,只是肩部却有一个明显的撕裂口,衣领上还有大片疑似血迹的褐色污迹。

    梦中的情景像一道闪电迅疾地划过他的脑海,高潜勃然变色。

    他拽着衣领,胡乱地摸着额头,没有受伤,不但没有受伤,他现在感觉精力充沛,好得不能再好,就像一部刚出厂的新机器。

    可是这件衬衣,他明明记得这件衬衣是他新买的,为了求婚那天等等,求婚?他到底有没有向林茜求婚?

    高潜的脑子乱了。

    他脚步踉跄地来到自己醒来的地方,四下扫视。

    棕红色的木质地板已经三天未打扫,不怎么干净,但并无异样。木质茶几上的一堆杂志还是那么杂乱,组合沙发上的脏衣服

    高潜的身形摇晃了一下。

    他直直地盯着沙发的转角处,神情看上去有些可怕。

    组合沙发临近着他的卧室房门,通常也是他堆积脏衣的所在。积累了一个星期的脏衣形成一座可观的“小山”,只是此刻那堆“小山”的上方,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物件,在一堆浅色的衬衣和t恤衫的映衬下,尤为显眼。

    一个黑乎乎的,几乎看不出本色的破帆布背包。袋口处的搭扣已经损坏,用一根脏兮兮的鞋带捆在一起。肩带被磨出了毛边,泛着黑亮的油光。

    和梦里流浪汉的那个背包一模一样。

    高潜有些虚弱地伸出手,轻轻触了触那东西粗糙的表面,仿佛在祈祷这只是幻觉。

    然后他闭了闭眼,猛然抓着背包狠狠地甩到了地板上。

    咚的一声,背包有些份量,而绑袋口的鞋带也不怎么结实。背包落地后就散开了袋口,里面的东西滚了一地。

    高潜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些古怪的玩意。

    他记起在地铁上,那个流浪汉曾经说过,这世界上到处都是“狗屎”:恶魔,污灵,或者黑神使,而有一种人专门清理这种“脏东西”,他们管自己叫清道夫。

    此刻散落在他脚边的这些东西,似乎在佐证流浪汉的话。因为这些东西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一个流浪汉应有的收藏品。它们看上去诡异,又邪恶透顶。

    几个盛着可疑液体的****罐罐,虽然老旧但相当坚固。一个黑金色的金属罐子,其上刻着复杂无比的花纹。黑色的羽毛,麻绳和骨头乱糟糟地绑在一起。一块金灿灿的,不知道是金子还是石头的硬物。还有一把

    高潜缓缓地伸出手,捡了起来。

    他打量着手中的东西,不确定这应该叫它 shou还是短剑。那wu qi刀身窄细,比小臂略短,摸上去似铁似石,仿佛能吸收光线似的幽暗异常。最奇怪的是,刀刃圆钝尚未开锋。

    这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wu qi,一把未开锋的刀只能算是装饰品。可是当高潜的手握着刀柄时,却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暮光之刃。这个词模模糊糊地跳进了高潜的脑海,他微微发愣,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叫出这刀的名字。左臂这时突然传来一阵灼痛,他拉起衣袖,发现小臂的内侧出现了一个小指肚大小的黑色符号,像是一个对号,又像是一双不对称的弯曲山羊角。

    见鬼,他用手使劲地摩擦了几下那块皮肤,那东西像是纹在了表皮里,无法抹去。

    高潜盯着手中的刀,忽然像是被烫着一般将之猛然丢了出去。

    他跳了起来,连退几步,微微喘息。

    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恶魔是真的,清道夫是真的,连分手也是真的。

    那么,他昏过去后又发生了什么?他头上的伤口呢?为何会不药而愈?是谁将他送回家的?那个流浪汉清道夫吗?他如何知道自己的住处?还有这背包,他为何要将背包留下?

    对了,地铁。

    高潜急急地转身,从杂志堆里翻出了**,打开了墙壁上的电视。

    新闻频道在电视画面上依次闪过,十分钟后,他关掉了电视,将自己溃然扔进了沙发里。

    这个世界还是那么混乱。

    某家酒吧再次发生恶性伤人事件;又一个民间组织霸占了公共用地;天文台说近期会有频繁的流星雨,而一些神棍就跳出来哭喊什么末日将至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糟心事,为什么那么严重的地铁事故却没有报道?

    是怕引起恐慌而隐瞒了吗?

    是啊,能怎么报道呢?说本市一部地铁列车在午夜遭到恶魔袭击?

    呵,如果是昨天之前,就算是他自己也会嘲笑写报道的那位记者怕是嗑高了吧。

    高潜盯着天花板,半晌后发出低沉的笑声。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他喃喃地对自己道,“就是一直到最后,你也不知道恶魔到底长的是什么鬼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