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118章 冬梅的释怀,卫国的理解

时间:2018-05-13作者:常山赵龙

    晚上,夜已经深了,冬梅还没有入睡。

    冬梅不入睡,卫国也无法睡着。

    这是卫国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一个独特的习惯。

    卫国翻了个身子,他看着冬梅说:“老婆子,你怎么还不睡?”

    冬梅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她没有说话。

    卫国看着冬梅沉默的样子,他心想,是不是冬梅又想起去世的母亲了,心里又难受了?

    于是,他便安慰冬梅说:

    “老婆子,想开点,人老了,与其身体不舒服受罪,还不如走早点,还来的舒坦……”

    听着卫国的话,冬梅反问卫国说:

    “如果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父亲当年,去世的时候,你也不会表现的那么痛苦了。”

    卫国知道,自己当年,因为父亲的去世,简直被打击的变了一个人似的。

    当年的卫国,因为父亲去世,而无法摆脱内心的痛苦,他酗酒,晚上出去乱跑,可没把冬梅给折磨疯。

    卫国想了想,他说:

    “哎,当年,我四十岁,我父亲七十三岁……

    我为什么那么痛苦呢,主要是我觉得,我父亲一辈子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弟姐妹抚养长大……

    经过我的奋斗,好不容易,日子过好了……

    我在城里也生活好了,还没把老父亲接到城里,让他享几天福呢,怎么他就去世了呢?”

    冬梅知道,卫国的这个遗憾。

    但是,卫国还有一个遗憾,冬梅是不了解的。

    卫国继续说:

    “哎,当时啊,我还想……

    如果我父亲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因为突发脑溢血,倒在田地里面……

    因为发现的的不及时,因为抢救的不及时,所以去世了……

    我就痛恨,在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不在他身边……

    不然,我第一时间把我父亲送到医院去,说不定,还能把他给抢救回来呢?”

    闻言,冬梅看着卫国,她关心的问:

    “那你最后,是怎么释怀了的呢?”

    卫国告诉冬梅说:

    “刚开始,这个坎儿,我一直过不去……

    直到我有一天,我在新闻上看到,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渊惠三,也是因为突然脑溢血去世后,我的心里想开了……

    人家一个首相,脑溢血都治不好,更何况我父亲一个普通人的脑溢血呢?

    所以,当时我就释怀,即使我在父亲跟前,也有可能,无法挽救父亲的生命。”

    冬梅看着卫国说:“

    是啊,你父亲的哥哥,也是在几年之后,因为同样的病去世的。”

    卫国点点头说:

    “哎,就是,家族遗传的病,就是神医,恐怕也无力回天啊。”

    当卫国的父亲去世后,过了三年,卫国的大伯,也就是卫国父亲的哥哥,也是因为在地里干活,突然一头栽倒在地,脑溢血去世的。

    冬梅提醒卫国说:

    “既然你们家有这个遗传病,那你从现在开始,可要注意了。”

    卫国很自信自己的身体,他说:

    “我的身体,棒的很,你就放心好了、”

    正当卫国自信自己身体很棒的时候,冬梅指着他的小腿说:

    “你腿上这个筋脉曲张,抽空了,赶紧要去医院做一下手术了。”

    由于工作辛苦,卫国腿上的筋脉曲张,已经时间长了。

    可是,因为筋脉曲张暂时没有影响到生活,所以卫国并不在乎。

    他说:“筋脉曲张,又不疼不痒,我做什么手术。”

    听到卫国一点也不重视自己的身体,冬梅给他举例子说:

    “你就好好不要重视你腿上的筋脉曲张,小心那一天突然形成血栓……

    等血栓,突然把血管给堵住了,血流不过去,造成心肌梗死,或者脑溢血……”

    闻言,卫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没有想到,小小的静脉曲张,竟然有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卫国想了想,他说:

    “你说的也对,反正我明年就退休了……

    等我退休了,我再去做手术吧……

    不然,现在做手术了,还影响工作。”

    卫国的生日是三月份的,也就是说卫国还有不到八个月,就要退休了。

    听到卫国准备退休了再做手术,冬梅便问卫国说:

    “老头子,说实话,你想退休不?”

    面对退休,卫国的内心里面,是极其矛盾的。

    一方面,自己在长庆油田,工作了一辈子,随着年轻的增长,真的感觉到累了。

    另外一个方面,虽然自己到了退休的年龄,但是自己感觉,自己的身体还行,还能干下去,还能继续工作。

    如果让自己明年就退休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该干什么去了。

    所以,他又是,不想退休的。

    卫国犹豫了半天,他说:

    “哎,明年我就六十了,虽然不想退休……

    但是,法律规定在那里放着,我没有办法啊?”

    听着卫国不想退休的样子,冬梅开玩笑的说:

    “既然你还想工作,那等你退休了之后,给你买一辆老年代步车,你开着跑出租去,怎么样?”

    闻言,卫国惊讶的说:

    “难道你想让我和张伟父亲一样,去高陵跑出租?”

    老年代步车只能在高陵这样的郊区跑,如果在市里跑的话,肯定会被抓的。

    冬梅开玩笑的说:

    “你不是想继续工作吗,那你还不如去开出租。”

    听到开出租,卫国摇着头说:

    “我又没有驾照,我开什么出租呢?“

    闻言,冬梅突然笑了,她说:

    ”老年代步车,不要驾照,我都服了你了,这个都不知道。“

    说实话,当涛涛买了小轿车之后,卫国原本有心去学习驾照的。

    可是,当他想到,涛涛为了学习驾照,整整花了一年时间,而且科目二,科目三都考了两次才过的时候,他不由的觉得,像涛涛那样的年轻人,都如此难过,何况自己这样,六十岁的老人呢?

    那岂不是更难过了?

    想到这里,卫国便主动放弃了驾照的学习。

    听到老年代步车不要驾照,卫国激动的说:”真的吗?”

    卫国感觉老年代步车,除了速度慢点之外,和普通的轿车基本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当他听到老年代步车不要驾照的时候,他当即动了买一辆老年代步车的想法。

    于是,卫国点点头说:

    “如果老年代步车不要驾照的话,那等我退休了,我就去买一辆,然后个个郊区县城跑出租。”

    听到卫国竟然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冬梅笑着说:

    “哎呀,作为一名石油工人,你退休后,至少每个月还有退休金呢……

    谁还指望,你跑出租养活我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