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85章 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

时间:2018-05-13作者:常山赵龙

    客厅里面,孩子们看着电视,吃着坚果。

    冬梅坐在饭桌旁边的椅子上,仔细观察着,坐在涛涛旁边的崔飞。

    她心说,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大家都是普通人,差不多就行了嘛,哪里有那么多细眉画眼的漂亮人?

    卫国妈没有从卧室的门出来。

    她绕到后面,从阳台里面走了出来。

    卫国妈一辈子都重男轻女,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她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只和娜娜的对象方方说了几句话,根本没有理睬崔飞。

    而崔飞也很是尴尬。

    她本来,还准备问声奶奶好的,可是却被卫国妈,给无情的无视了。

    虽然崔飞长的丑,但是在涛涛眼里,她已经是女神了,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

    当涛涛第一次和崔飞见面的时候,涛涛也感觉崔飞太丑。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两人在一起的长时间相处,涛涛渐渐接受了崔飞的外貌,并且深深的爱上了她。

    由于是过年,晚上春节晚会看的也晚,两个孩子的对象,便都在冬梅家住了下来。

    崔飞虽然在涛涛家呆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已经表现出了,对涛涛家很多方面的不适应。

    当崔飞去卫生间上厕所的时候,她发现卫生间里面,莫名其妙的放了好几个大铁盆。

    而那些大铁盆里面,竟然全部都是用过的水。

    崔飞从卫生间出来,她不明白的问涛涛,说:“涛涛,你们家卫生间里面,放那几大盆子脏水干什么?”

    涛涛家是比较节省的家庭,并且,涛涛早已经习惯了节约用水。

    整个家庭,全家人都会把洗过锅的水,洗过衣服的水,甚至是洗脸和洗手的水,都收集起来,全部倒在大铁盆里面,将来冲马桶用。

    涛涛给崔飞解释,说:“那些都是冲马桶的水啊。”

    听到那些大铁盆里面的水,竟然是冲马桶的水,崔飞啼笑皆非的说:“马桶里面又不是没有水,干嘛用大铁盆里面的废水呢?”

    涛涛给崔飞解释,说:“省城的水,也不便宜啊,一立方的水要好几块钱呢。

    咱们把这些废水重新利用,既节约了水资源,还省了钱,一举两得,多好的。”

    闻言,崔飞不屑一顾的说:“涛涛,你们家也太抠门了吧?

    有必要为了节省,每个月十几块钱的水费,而弄的家里面,臭哄哄的吗?”

    涛涛知道,废水有时候也会发出点味道。

    但是并不明显,远没有崔飞说的那么夸张。

    涛涛说:“在我们家,你先忍一忍,等咱们到时候结婚了,住在风林画府了小区了,那就好了。”

    崔飞严正的警告涛涛,说:“将来咱们生活在一起了,你要是敢像你爸爸一样,把这些废水接起来重新利用,把家里给搞的臭烘烘的,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涛涛虽然已经在家庭的熏陶下,养成了节约用水的习惯。‘’

    但是他不得以,在内心里面告诉自己,等到自己和崔飞结婚之后,这种节约用水的习惯,必须要放弃了。

    另外,崔飞除了对卫国家,用废水冲马桶不满意之外,还对阳台上挂的那些衣服撑子不满意。

    崔飞趟在床上,她不睡觉,也不让涛涛睡觉。

    她非要让涛涛给她解释,为啥阳台上的衣服撑子,都是歪歪扭扭的,就没有一个好看的?

    涛涛虽然很瞌睡了,但是他仍旧打起精神来,给崔飞解释。

    他说:“我从小到大,家里面好像,就从来没有买过衣服撑子。

    那些衣服撑子,全是我爸爸拿八号铁丝,用钳子给捏出来的。”

    听到涛涛家用来晾衣服的撑子,竟然是卫国用八号铁丝拧出来的,崔飞大跌眼镜的说:“涛涛,我问你,你家到底穷到什么地步了?

    难道买个晾衣服的架子,都买不起码?”

    涛涛听着崔飞的话,他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他还是忍耐着。

    他说:“也不是穷,我父亲觉得,既然能自己动手制作衣服撑子,那干嘛花钱买衣服撑子,那不是浪费吗?”

    闻言,崔飞不高兴的说:“让我说啊,你们家,真是没有出息的穷鬼。”

    涛涛听着崔飞的话,他越想越气。

    他心说,如果我父亲,不如此节省的话,像我们家这种单职工家庭,怎么可能在省城买的起房子?

    但是,涛涛继续选择了隐忍,毕竟这时崔飞,作为准媳妇之后,第一次在自己家里过夜。

    要是自己和崔飞吵架了,也不太好。

    涛涛给崔飞解释,说:“我爸爸一辈子都很节省。

    他比较省,你要理解下。”

    崔飞冷笑了一声,说:“涛涛,如果咱们两个以后结婚了,你要是敢用八号铁丝,制作简易的衣服撑子挂在家里,小心我把你给赶出去。”

    涛涛虽然觉得崔飞说话过分,但是他还是顺着她。

    涛涛说:“好,好,我以后一定听你的。”

    崔飞挑完了卫生间和阳台上的刺之后,又挑垃圾桶塑料袋子的刺。

    她十分不满意涛涛家,给垃圾桶上套的塑料袋。

    她抱怨那些塑料袋各式各样,一点也不统一。

    崔飞把已经闭住眼睛的涛涛推醒,问他说:“涛涛,我问你最后一个,我搞不明白的事情。”

    涛涛已经睡着了,他勉强醒了过来。

    他说:“你问吧,完了,咱们快点睡觉吧。”

    崔飞想着涛涛家,各种奇葩的垃圾桶,然后上面颜色各异的塑料袋说:“涛涛,你们家难道就不能去超市,买一些专用的,好看的垃圾袋回来,套在垃圾桶上面吗?

    非要把各种不同样子的,不同眼色的垃圾袋,套在垃圾桶上,也不嫌难看啊?”

    听到这个问题,涛涛感觉很无言,也很尴尬。

    他说:“我妈每天出去买菜,买米,买鸡蛋……

    完了回来,会有好多剩余的塑料袋子呢。

    这些塑料袋子,扔了也是扔,还不如重复利用,套在垃圾桶上,还省了买专用垃圾袋的钱呢?”

    听到又是涛涛的父母省钱,崔飞不高兴的说:“我就想不通了,你们家到底穷成什么样子,就连垃圾袋都不买?”

    涛涛实在忍无可忍了,他说:“你说的没错,我们家是穷,可是,我爸爸给我把房子买好,而且是在风城三路,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

    你们家富,你爸爸给你弟弟买房子了吗?”

    虽然涛涛一直不反驳崔飞,可是一旦反驳起来,一句话就能让崔飞哑口无言。

    崔飞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虽然我爸爸没有钱,给我弟弟买房子,但是我们家至少,水随便用,衣服撑子随便买,垃圾袋随便用啊……

    不像你们家,这抠一点,那省一点,简直就是没出息的表现?”

    涛涛忍无可忍的说:“我们家是抠,我们家是省,我们家是穷……

    可是,你知道吗,我们家就我爸爸一个人工作,我妈妈没有工作。

    如果我爸爸不省,不抠的话,他哪里来的钱,供我和妹妹读大学?

    他哪里来的钱,给我在省城买房子?”

    闻言,崔飞不说话了。

    她想了半天,说:“我们家和你们家一样,咱们两家都门当户对,我爸爸也是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养活一家四口人啊。

    可是,我怎么就没有见我爸爸节省,见我爸爸抠门?”

    涛涛直接质问崔飞,说:“好,你爸爸不节省,你爸爸不抠,你们家生活试奢侈……

    我问你,你上大学的学费,是你爸爸出的吗?

    你弟弟也年龄不小了,连房子都没有,你爸爸会给你弟弟买房子吗?”

    崔飞上大学的时候,她的父亲竟然拿不出学费。

    没法,崔飞只能贷款上完了大学。

    崔飞的弟弟崔衡,虽然也想让父亲给自己买房子,但是崔飞爸,却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