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86章 梦,既虚幻,又真实

时间:2018-05-13作者:常山赵龙

    看到师傅走了,涛涛关上了车门。

    他呆在驾驶室里面,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淘淘大哭了起来。

    涛涛的哭,即是激动的哭,也是痛苦的哭,更是惊喜的哭。

    这些年来,涛涛做梦都想去采油队,做梦都想成为一名正式工。

    可是,现实的一次又一次,残酷的打击,让涛涛不得不,放弃了去采油队的梦想,让涛涛不得不,放弃了成为正式工的梦想。

    可是,当涛涛已经完全放弃了,已经接受自己临时工的身份,已经决定在这个自己不喜欢,只是苟且的岗位上,工作一辈子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却让涛涛重新燃烧了起来。

    其实,他本可以在四年前,就去采油队的。

    可是因为年轻,因为不懂事,因为一个小小的选择,而整整耽误了涛涛四年。

    这四年里面,涛涛受欺负,受伤,调队,换工作,成为临时工,被人瞧不起,被人辱骂,被人不当人……

    虽然涛涛已经在油田干了四年多,已经当了四年多石油工人,但是在他的内心里面,始终没有认同自己石油工人的身份。

    因为他仅仅是一个临时工而已。

    现在,宏天公司终于招聘了自己,自己终于可以去梦寐以求的采油队了,自己终于可以成为一名正式工了。

    涛涛感觉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是那么的不真实,是那么的虚幻,是那么的缥缈。

    涛涛甚至感觉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好,幸运之神不会光顾自己。

    可是,机会偏偏留给了涛涛,给了他上采油队的机会。

    涛涛曾经在大学的时候,他就幻想过,当自己上了采油队,看了单井之后,自己就腾出大把大把的时间,搞自己喜欢的写作。

    涛涛从小就感觉自己能写东西,不仅仅是普通的文章或者稿子,他更感觉自己能够写小说,而且是那种长篇,或者是超长篇的小说。

    可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涛涛一直没有办法实现自己写作的梦想。

    当年,涛涛在念初二年级的时候,父亲卫国,送给涛涛了一本路遥的小说《人生》。

    当涛涛看完《人生》之后,除了被小说的文笔所深深的震撼之外,就是被小说主人公高加林和刘巧珍的爱情所感动哭泣。

    同时,他也觉得,自己也能写出这样的小说。

    大学毕业后,涛涛就打算开始动笔。

    可是,由于涛涛选择了钻井队,在那个每天干活,干到涛涛没有任何欲望的地方,不要说写东西了,就是连一点的个人时间都没有。

    固井队上,涛涛每天坐着固井车,穿梭在个个山头,奔跑在个个井场,生活不稳定,起居不正常,甚至觉都睡不够,更不要提写作了。

    转眼,四年半过去了,涛涛不仅没有时间写一个字,就是他连一个写书的笔记本电脑都没有钱买。

    涛涛在驾驶室里面哭了好久,直到他听到水泥头工李世民,在外面喊叫自己的名字,他才擦干眼泪,从驾驶室跳了出来。

    李世民已经在钻台上安装好了水泥头。

    他看着从驾驶室出来的涛涛,质问他,说:“涛涛,我们把所有工作都干完了,你的水泥工程车,怎么还原地未动。”

    放到往常,此时的涛涛已经和李世民吵了起来。

    可是今天,涛涛心态平和的说:“不好意思,李世民,我刚才接了一个电话,你先别着急,稍等我片刻,我现在就干。”

    闻言,李世民也惊呆了。

    他看着涛涛,说:“涛涛,你怎么没有骂我?

    你怎么没有抱怨说,我涛涛天天受师傅的气,也就罢了,竟然还受你水泥头工的气?”

    涛涛一边把水泥车上的长二十米,厚三厘米的高压钢丝管线往下卸,一边说:“虽然你和我说话态度很差,但是我一点不生气。”

    话毕,涛涛就开始装弯头。

    李世民看着涛涛干活卖力的样子,他不明白的说:“涛涛,咱们都干了一个黑夜,一个白天了,你怎么干活力气还这么大?

    难道你晚上不瞌睡,不累啊?”

    说实话,涛涛在没有听到消息之前,他又累又瞌睡,真的没有力气干活了了。

    可是,当刚才涛涛听到,自己被宏天公司招聘了之后,他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来了力气。

    他不仅不瞌睡了,就是干活也不累了,并且还干劲十足。

    涛涛朝着李世民嘿嘿一笑,说:“平日里都累,但是今天,真的感觉一点也不累了。”

    李世民看着涛涛今天的反常,他纳闷的说:“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话毕,李世民就上了钻台,等待技术员杨晨发号施令。

    像平日里一样,这口井依然是双极固。

    所有操作工,必须从凌晨一点就开始干活,直到干到第二天早晨九点,才算把这口井给干完。

    ……

    当操作工们把井固完的时候,水泥车司机周占河,老马,还有几个灰罐车司机,也睡醒来了。

    他们打着呵欠,摇摇晃晃的朝井场走来。

    显然,这些睡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司机们,并没有睡的多好。

    虽然涛涛很疲惫,但是他心情是好的。

    所以,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而李世民则一脸疲倦。

    他耷拉着脑袋,恨不得就地趟下睡觉。

    陈朝朝虽然只有十九岁的,但是他已经当了两年半操作工了。

    他累的坐到了地上。

    他看着那些摇头晃脑的司机,说:“哎,咱们这些最底层的临时工,操作工,什么时候能像这些正式工,像这些司机一样,别人干活,我们睡觉,那就好了。”

    供水工张彩斌也走了过来。

    他本来就瘦,连续工作了一晚上之后,他更是直不起腰来。

    他说:“我们这些最底层的操作工,不要说自己睡觉,看着别人干活了,就是能把奖金拿个百分之百,咱们就心满意足了。”

    话毕,张彩斌知道,如果自己想把奖金拿全的话,还得工作六七年,而不会像正式工一样,工作第一年,就能拿到百分之百的奖金。

    李世民最大心愿就是能转正。

    他说:“我也不求能多么的飞黄腾达,我就求能把我的临时工身份,给转正成正式工就好了。”

    话毕,几个最底层的操作工,互相看着对方,突然不约而同的说:“远的,先不想了,咱们现在的想法,就是能回去睡个好觉,就成了。”

    就在大家准备回姬塬睡觉的时候,新的任务又来了。

    周占河通知大家,现在,必须马不停蹄的上位于冯地坑的一个钻井队固井。

    任务重,时间紧,容不得大家休息。

    大家必须先固完井,再说休息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