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97章 那个最亲的人不认识自己了

时间:2018-05-04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一进家门,就开始收拾东西。

    现在的冬梅,不论去什么地方,有两样东西,是必须带的。

    一样是胰岛素和各种降低血糖的药物,一样是救心丹。

    这两样药,缺一不可,否则就会危及到冬梅的生命。

    冬梅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东西。

    当她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卫国下班回来了。

    卫国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惊讶的说:

    “冬梅,你和张伟吵架了吗?”

    冬梅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东西没拿,她说:“没有吵架。”

    卫国不解,他说:

    “那张伟怎么抱着孩子不见了,就连桌子上的奶粉,奶瓶都不见了呢?”

    冬梅感觉东西都带全了,她便把母亲患上老年痴呆的事情告诉了卫国。

    当卫国听到岳母生病了之后,他立即说:

    “冬梅,你等一等,我收拾下,和你一起回老家。”

    听到卫国准备和自己一起回去,冬梅说:

    “你不上班了啊?”

    卫国看着冬梅说:

    “和你的身体健康比起来,上班根本不是什么……”

    说着,卫国就冲进房子,拿了些钱,拿了几件衣服就跟着冬梅一起出发了。

    卫国知道,冬梅的身体,自从生病住院之后,就一直特别的虚弱。

    如果让她一个人回老家,去照顾岳母的话,他真的不放心。

    大巴上了高速之后,两个半小时,就抵达老家了。

    当冬梅坐着乡村专线,抵达尹家村口时候,她的视线不断的在周围搜寻。

    她想念着自己的母亲,她怕母亲到处乱跑。

    往日里,如果冬梅回来,母亲都会拄着拐杖,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过来的方向。

    可是现在,家门口一个人都没有,更没有母亲的身影。

    冬梅来到了家门口,她看到了正在院子里面乘凉的父亲。

    冬梅的父亲虽然已经八十九岁了,但是他的身体依然硬朗。

    冬梅爸看到冬梅和卫国回来了,他笑着走了出来。

    他看着女儿和女婿说:

    “你们怎么回来了,也没有提前给我打声招呼。”

    冬梅问候了父亲,看到父亲身体硬朗后,她赶忙把嘴巴凑到父亲耳朵边上说:

    “爸,我妈呢?”

    听到冬梅询问母亲,冬梅爸表情暗淡的指了指房子说:

    “你妈在房子里面呢,谁都不让进去,见了人,就给扔东西呢。”

    闻言,冬梅不敢相信,上次回来,还好端端的母亲,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冬梅三步并作两步两步,冲到了房子里面。

    当冬梅看到,头发凌乱,脸上沾着煤黑,衣服上满是污垢的母亲时,她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她也不顾母亲会扔东西砸自己,就冲到了母亲跟前。

    她拉住母亲的手,抚摸着母亲的脸蛋说:

    “妈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冬梅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个裁缝。

    她不仅特别爱干净,而且还把衣服剪裁的特别合身。

    可是,现在的母亲,穿着脏的衣服,不合身的衣服,满是污垢的衣服……

    冬梅又说了一遍,她说:

    “妈,我回来了,我是冬梅啊……”

    冬梅妈手里拿着一个簸箕,她原本是准备扔向冬梅的。

    可是,当她听到冬梅叫自己妈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看着冬梅,半天没有反应。

    就在冬梅觉得,母亲已经被阿尔兹海默症,折磨的认不出自己的时候,母亲突然喊了出来:

    “冬……梅……”

    听到母亲口齿不清的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冬梅流着眼泪说:

    “妈,你认出我来了啊,我是冬梅啊。

    我小的时候,你把我从贵州,刚一抱回来,我就当差了(出天花)……

    你怕我死去,你就坐在炕上,一直抱着我……

    你不吃不喝的,足足的把我抱了七天七夜……

    等我当差过去了,你才肯放下我……

    你才肯去吃饭……

    你才肯去睡觉……”

    突然,冬梅妈眼睛里面流出了一滴眼泪。

    她看着冬梅,嘴唇颤抖着,半天才说:

    “冬梅,你都长大了……”

    听到母亲是认出自己了,冬梅大哭着说:

    “妈妈,我不仅长大了,而且还嫁人了……

    这是我老公卫国,你看看……”

    说着,冬梅就把卫国给拽了过来。

    冬梅妈看着卫国,想了半天说:

    “卫国从新疆回来的那天,咱们家下大雪了,卫国戴着火车头帽子,穿着劳保鞋,军大衣,特别像城里人……”

    听到母亲竟然回忆起了三十多年前,卫国第一次来家里时的情景,冬梅哭泣着说:

    “对,妈,你说的没错,你当时不是嫌弃卫国长的丑,而且个子矮嘛……

    所以,卫国就穿着军大衣,带着火车头帽子,劳保鞋过来了……”

    突然间,冬梅妈笑了。

    她说:

    “你跟着卫国去了新疆,咱们村里都羡慕我呢,说我挑来挑去,终于给女儿挑了一个商品粮……”

    卫国也难受的哭了起来,他说:

    “妈,你女儿是嫁给了一个商品粮……”

    冬梅妈看着卫国说:

    “涛涛呢,他怎么没有来?”

    听到母亲想起了涛涛,冬梅刚准备说话,冬梅妈突然又说:

    “涛涛也有孩子了吧,我说要去看涛涛孩子的……”

    听到母亲的思维,突然又从三十多年前,跳跃到了现在,冬梅擦着鼻涕和眼泪说:

    “涛涛的孩子,现在还小,等他孩子稍微大一点了,我们全家人,就抱着孩子回来见你,让你看看孩子……”

    此时的冬梅,突然心情好了起来。

    她看着卫国说:

    “卫国,我妈没有得老年痴呆症,她好着呢……

    你看她的思维多清晰……

    她的记忆力多好……

    她把多少年前的事情,都记忆的一清二楚……”

    可是,当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母亲却又指着门口说:

    “那个人是谁?”

    闻言,冬梅转头,她看到八十九岁的父亲,正拄着拐棍,站在门口,老泪纵横。

    听到母亲突然不认识父亲了,冬梅惊讶的说:

    “妈,站在门口的是我爸爸啊,你怎么连我爸爸都不认识了?”

    突然,冬梅妈焦虑,慌张的说:

    “有土匪,有土匪,咱们快往楼子里面跑……

    不然给抓住了,拿火烧呢……”

    冬梅妈生在一个地主家庭。

    因为家里很富裕,所以,一直有土匪光顾。

    冬梅妈的父亲,为了保护全家人,便在家里盖了一个类似于炮楼的东西,叫做楼子。

    一旦土匪过来了,全家人就跑上楼子,然后把入口封死。

    并且,楼子上面有枪,如果土匪敢强攻的话,就拿枪打。

    可是,有一次,因为土匪偷袭,冬梅妈的父亲,把所有人领上了楼子,自己却被土匪给抓住了。

    土匪把冬梅妈的父亲,吊到了一颗树上。

    土匪在底下点起了一堆火,把他往死的烧,逼迫他把家里的钱,全部交出来。

    虽然,冬梅妈的父亲,交出了所有的钱财,但是他依然被土匪给用火烧死了。

    自从冬梅妈的父亲去世后,整个家庭就落魄了。

    冬梅看到母亲很害怕,她就安慰母亲说:

    “妈,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是美好的时代……

    咱们国家,在中国**的领导下,繁荣富强……

    哪里还有什么土匪和强盗……”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