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86章 生一回孩子,过一回鬼门关

时间:2018-05-01作者:常山赵龙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到了第五天,张伟依然解不出大号,上不出小号。

    为此,涛涛去找了医生。

    医生告诉他,像普通的产妇,一般产后都可以恢复。

    但是,像张维这样的特殊情况,必须接受理疗才能治好。

    于是,医生便给张伟开了针灸理疗,为期一个礼拜。

    就这样,涛涛每天搀扶着张伟从病床上下来,一步一步艰苦的挪动着,朝着二楼的理疗中心走去。

    由于排线,张伟的侧切,迟迟不能愈合。

    所以,对此时的张伟来说,每走一步路,都是非常的痛苦。

    而涛涛也能体谅张维的痛苦。

    涛涛跟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蹒跚的走路,心中充满了愧疚。

    针灸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经过了一系列针灸理疗之后,张维的病情,竟然慢慢的缓解了。

    第十天的时候,医生告诉张伟,终于可以出院了。

    出院的时候,因为没有车,涛涛去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进来。

    冬梅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张伟蹒跚的跟在后面,而涛涛则拿着所有的东西。

    当出租车出发的时候,为了喜庆,涛涛还专门放了一串鞭炮。

    当出租车出了医院,行驶上高陵到西安的高速公路之后,涛涛才感觉到了,一种豁然开朗,拨云见日的感觉。

    在医院里面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生孩子的三天,产后理疗的十天,一共13天时间。

    在这13天的时间里面,涛涛和母亲冬梅,不是睡在医院走廊的过道里面,就是睡在病房的地板上面。

    虽然辛苦,但是孩子是健康的,张维的身体,最后也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一路上,张伟看着车窗外的蓝天,真是感慨,生了一回孩子,真是过了一回鬼门关呀。

    而冬梅更是小心翼翼的把骏骏娃抱在怀里,生怕孩子有一点儿不舒服。

    涛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时不时的回过头去看看,坐在后排的老婆张维,孩子骏骏,以及母亲。

    经过了生孩子这一出之后,涛涛才深切的体会到了母亲的不容易。

    不怀孕,不知道怀孕的痛苦。

    不生孩子,不知道生孩子的恐怖。

    不带孩子,不知道带孩子的难。

    此时的涛涛,是深深的体会到了,人生的不容易。

    当出租车驶进西安,进入北郊,抵达风林画府的时候,涛涛才终于感觉到了,有一种到家的感觉。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真的太美妙了。

    同时,冬梅也看着风林画府小区里面,那一栋栋高耸入云的楼房,心说,终于回家了,终于可以睡在床上了。

    而张伟则看这不远处的家,心说,这是自己第一回生孩子,也是自己最后一回生孩子。

    自己这辈子,只要这一个孩子就行了,再也不要了。

    当一家人下车的时候,卫国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待了。

    作为公公,卫国亲自把张伟从车上扶了下来。

    他关心的问张伟说: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听到公公关心自己的话,张伟感动的说:“好多了。“

    卫国平时在家的角色,都是不怎么说话。

    可是今天,他却非常反常,不仅关心起了儿媳妇,而且还表扬了儿媳妇。

    冬梅已经提前把房子收拾好了,为了让张伟舒舒服服的度过月子,她特意改造了房间。

    七月的西安,非常的热。

    作为一个坐月子的产妇来说,根本吹不了空调。

    虽然,冬梅给空调上盖了一片布,让空调的风,不会直接吹到人身上,而是先吹到地上。

    可是即使这样,对于一个坐月子的产妇来说,还是感觉有点受不了这种凉。

    正当大家都没有办法的时候,冬梅想了一个好主意。

    他干脆在客厅里面铺了一块床垫子,然后打开阳台的窗户和大门儿,让风实现了对流。

    这样,当张伟睡到客厅之后,他吹着自然风,感觉舒服多了。

    而骏骏娃睡在客厅之后,也不哭闹了。

    显然,小婴儿之前的哭闹,全部都是热的。

    冬梅是个细心的人,儿媳妇刷不了牙,她给准备了漱口水。

    儿媳妇穿不了短袖,她给准备了薄纱的长袖。

    儿媳妇洗不了澡,她就给准备了干净的湿巾。

    而如果窗户和门对流的风太大的话,冬梅就会把门关上,只让阳台窗户里的风进来。

    如果是阴天,或者是下雨天,冬梅干脆就直接把窗户也给关了。

    如果张维感觉到闷热的话,冬梅就可以把门打开,让楼道里的自然风进来。

    这样子,坐月子的产妇,就不会因为吹冷气,而留下后遗症了。

    回到家之后,尿不湿也不用了,毕竟尿不湿对孩子不好。

    于是,冬梅就准备了好多的尿布,给孩子骏骏娃用。

    自从骏骏娃用了尿布之后,涛涛每天的任务,就是专门洗尿布了。

    由于小婴儿是直肠子,所以,孩子半个多小时就要拉一次。

    而涛涛的主要任务,就成了整天时间都在洗尿布。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个小婴儿拴住了一家人。

    涛涛,冬梅,张伟,甚至是卫国,四个人分工协作,全力以赴的照顾着小婴儿。

    骏骏娃特别爱哭,不论是饿了,还是身体不舒服了,都用哭泣来表达。

    张伟的奶水不够,只能额外给小婴儿喝牛奶。

    每天晚上,冬梅陪着张伟睡在客厅里面。

    冬梅特别不放心张伟,因为张伟有个毛病,就是睡觉的时候,特别的死。

    冬梅担心,张伟晚上睡觉翻身,一不小心给压到小婴儿。

    而至于大人睡觉,不小心压死小婴儿的事情,冬梅在年轻的时候,就听过好几次呢。

    尤其是王小朝父亲的事情,冬梅最为记忆深刻。

    当时,王小朝的父亲在新疆工作。

    年关,王小朝父亲风程仆仆的从新疆赶了回来。

    可是,第二天早上,就听到噩耗,王小朝的弟弟,不明不白的夭折了。

    当时,院子里面的人都传说,王小朝爸爸由于太累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翻身,一不小心,一个胳膊压到了小婴儿的脖子上。

    由于小婴儿的呼吸实在是太脆弱了,成年人的一只胳膊,完全有可能将小婴儿给压窒息。

    所以,每天晚上,当张伟呼呼大睡之后,冬梅依旧不敢睡过去。

    她始终在保持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以防止张伟压到小婴儿。

    尤其是半夜里,小婴儿饿了,然后张伟喂奶的时候。

    冬梅更是提心吊胆。

    冬梅记得,自己年轻那会儿,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自己都是保持清醒。

    每当喂完奶之后,自己都会把孩子,从自己的胸上挪开,放到旁边安全的位置上,自己才敢睡觉。

    可是,张伟却完全不一样。

    他即是给孩子喂奶的时候,也是眼睛闭住的,瞌睡的糊里糊涂。

    当孩子吃上奶之后,她当即就睡着了。

    她也不管孩子,吃完了奶了没有,也不管是不是该给孩子换个位置了。

    她只顾自己的睡觉,完全不操心,会不会压到小婴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