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85章 产后的痛苦

时间:2018-04-30作者:常山赵龙

    ,精彩小说免费!

    卫国看到冬梅很累的样子,便对她说:

    冬梅,你赶紧去睡一会儿,你看你,都累成什么样子了。

    冬梅看到卫国把面吃完了,她才点点头说:

    “那我睡会儿去了,你可把孩子给我照顾好了。

    看到冬梅还对自己不放心,卫国给冬梅保证说:

    “你放心的去睡好了。”

    卫国知道,冬梅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如果不让冬梅去睡一会儿,搞不好她的身体要出大问题。

    可是,冬梅即使睡觉,也是在楼道的排椅上睡觉。

    卫国看到冬梅,趟在了医院走廊的排椅上,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说:

    “你就不能,找个房子,找一张床,然后去睡觉吗?”

    听着卫国幼稚的话语,她说:

    “你以为,这是你女儿生孩子的交大二院啊,咱们亲戚格格,不仅给咱们找了一个单间,而且还给咱找了一个临时休息的房子。”

    卫国看到冬梅趟在了排椅上,他说:

    “实在不行,你去外面的招待所,登记上一个房子呗。”

    听到卫国说登记房子,冬梅说:

    “花那个钱干啥,医院不是没有地方睡觉。”

    说着,冬梅就躺在排椅上,眯住了眼睛。

    冬梅已经很累了,她刚一趟下,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卫国看到冬梅睡着了,便找了块床单过来,给冬梅盖到了身上。

    冬梅睡着后,卫国便和涛涛一起,肩负起了照顾贵贵的重任。

    可是,相比冬梅来说,卫国毕竟是男人,他不仅没有冬梅细致,更没有冬梅会带孩子。

    看到父亲还不如自己,涛涛便接替冬梅,开始给骏骏娃喂奶,然后拍嗝。

    而卫国则洗奶瓶,兑奶粉。

    由于骏骏娃用的是尿不湿,所以暂且免去了洗尿布的劳动。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自从卫国过来后,他就一直忙的没有停过。

    下午六点半,冬梅终于睡醒了。

    她感觉舒服多了。

    她站起来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冬梅来到房子,看到父子两人,配合的还可以。

    冬梅看着卫国说:

    “好了,我睡醒了,你歇会儿吧。”

    卫国看到冬梅来了,他累的说道:

    “照顾孩子,尤其是刚出生的孩子,真的不易啊。

    我这次是真的。体会到照顾孩子的不易了。”

    当年,冬梅生下涛涛的时候,卫国还在新疆打井。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怎么照顾上涛涛。

    等到娜娜出生的时候,卫国是回来了,可是由于他在家呆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他也也没有怎照顾上娜娜。

    就这样,卫国错过了照顾两个孩子的时间。

    与此同时,他也没能体会到,照顾刚出生的孩子的那种辛苦。

    冬梅笑着说:

    “你才照顾了多长时间,你就这么有感触的?

    那像我们这些女人,岂不是累的不成样子了。”

    卫国有感而发的说:

    “哎,真心不容易,你们女人,真心不容易啊。“

    因为卫国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他晚上必须得回去。

    卫国走了后,所有重担,又全部落到了冬梅的肩膀上。

    晚上,张伟的尿管,在插了一天一夜后,终于拔了下来。

    拔下尿管后,张伟去卫生间小便,依然困难。

    所以,张伟每次去卫生间,涛涛就必须一起去,他拿着热毛巾,又是热敷,又是打开水龙头引流。

    好不容易,张伟小号能顺畅一点了,可是她的大号却又麻烦了。

    由于顺产对于膀胱肌肉和括约肌的影响,不仅导致张伟排尿困难,更导致张伟解不出大手了。

    这可愁怀了涛涛。

    没法,他只能去找医生,说明了张伟的情况。

    医生告诉涛涛,像这样的话,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用开塞露。

    等身体恢复一阵子了,估计就能好一些了。

    于是,涛涛便拿着两个开塞露,回到了病房。

    张伟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已经好几天上不出来大号了。

    她看到涛涛回来了,忙问他说:

    “老公,医生怎么说的啊?“

    涛涛拿出两瓶开塞露说:

    “医生说,暂时也只能用这个了。“

    此时的张伟,不论用什么东西,采取什么办法,只要让自己解出大手来,就行。

    于是,在卫生间里面,涛涛帮忙给张伟挤进去了一瓶开塞露。

    在开塞露的帮助下,张伟终于上出来一些。

    可是,当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感觉痛苦的说:

    “老公,我怎么感觉好像没有上完,你再给我挤一瓶。“

    涛涛看着老婆张伟痛苦的样子,他便又给她挤入了一瓶。

    可是,当张伟从卫生间出来后,她还是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卡在了肠道里面,下不来。

    她痛苦的看着涛涛说:

    “涛涛,你去找医生,再给我开几瓶开塞露过来,我怎么感觉,有东西卡在肠道里,太痛苦了。“

    没法,涛涛又来到了医生那里。

    当涛涛把张伟的情况,告诉医生后,想让医生再给开几瓶开塞露的时候,医生告诉涛涛说:“开塞露这个东西,本来就对身体不好。

    产妇产后,一天最多只能用两瓶,如果超过两瓶的话,就会产生依赖,严重影响肠道的正常蠕动。”

    闻言,涛涛又回到了病房。

    张伟痛苦的看着涛涛说:

    “开塞露呢,拿回来了没有?”

    涛涛摇摇头,他说:

    “医生说,开塞露一天最多只能用两瓶,如果用的太多,肠道会产生依赖,反倒还不好。”

    听到开塞露只能用两个,张伟痛苦的说:

    “那怎么办,我感觉好难受啊。

    感觉又个东西,在我肠子里面,挂住了一样。”

    冬梅回忆着,自己当初生孩子的症状,她说:

    “张伟,我当时也又这个情况,你要忍一忍,坚持过去了,就好了。”

    而站在门口的涛涛,看着张伟痛苦的表情,他心说:

    女人生个孩子,真的不容易啊,开宫口,开骨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就不说了,就是产后的上厕所,都是个问题。

    既尿不出来,又拉不出来,那种痛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张伟坐立不安,难受至极。

    同时,她下面,侧切的伤口,也由于排线,愈合的非常不好。

    平常产妇,顺产了孩子之后,在医院住三天,就能出院了。

    可是张伟呢,医生告诉她,至少得住十天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