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74章 终于调回省城工作了

时间:2018-04-25作者:常山赵龙

    卫国据理力争说:“冬梅,你听我说……

    我真的没有胡说八道,真的……”

    “好了,你别说了,你先把酒,给我醒了再说……”

    “我没醉,真的……”

    “醉鬼,你就好好不关心你女儿,和你外孙女的死活……”

    “我……我……”

    就在卫国委屈的,说不清楚的时候,娜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娜娜一边拿着手机跑出来,她一边喊道:

    “妈,我爸爸说的是实话,李玉梅的电话打过来了……”

    李玉梅是人事科的主任,一般的工作调动,都是她来负责通知的。

    闻言,冬梅当即愣住了。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娜娜说:

    “谁……谁的电话?”

    娜娜赶忙接了起来。

    她把手机放了免提说:

    “李主任,你好……”

    李玉梅说:“崔娜,是你吗?”

    娜娜点着头说:“李主任,是我,有什么事情吗?”

    李玉梅声音平和的说:“崔娜,你不是还有两天,就要去陕北山上上班了吗?”

    娜娜点着头说:“是啊,李主任。”

    李玉梅说:“我现在通知你,你不用上山了,你被借调到了单位总部……”

    闻言,娜娜难掩兴奋的,说:“李姐,你说……我从山上,调到省城上班了?”

    此时,就连冬梅,也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李玉梅继续说:

    “刚才,我接到彭经理的电话,通知你调到总部单位的企管科了。”

    听到自己调到企管科了,娜娜激动的说:

    “谢谢李姐,我知道了,那我什么时候,去报道啊?”

    李玉梅说:“明天就来吧,现在就企管科,缺暂时缺一个人。”

    听到明天,就能去长庆大厦上上班了,娜娜在挂了电话后,当即激动的哭了出来。

    她掩面而泣,说:

    “终于,我不用和我女儿贵贵分开了,不用想孩子,而见不到孩子……

    不用为孩子生病,我不在身边,而担惊受怕了……”

    冬梅也高兴的哭了出来,她说:

    “娜娜,既然调到省城上班了,那你就好好的表现,争取不要让领导和同事们失望。”

    话毕,冬梅擦着眼泪,看着满身酒气的卫国说:

    “卫国,你真的没有骗人。”

    卫国高兴的笑着说:

    “哎,我什么时候骗过人啊,再说了,这种事情,我能骗人嘛?”

    冬梅看着卫国说:

    “你又没有三头六臂,你是怎么想办法,把娜娜从山上,给调到省城的。”

    卫国笑着说:“今天是遇到贵人了。”

    听到遇到贵人了,冬梅马上就想到了嫁女儿的严新。

    她说:“严新给你帮的忙?”

    卫国抬头说:“什么严新,他和我一样,都是普通的工人,他哪里有那本事。”

    冬梅不禁的问:“那是谁啊?”

    卫国悄声说道:“是汪长命。”

    听到汪长命,冬梅再熟悉不过了。

    当年在新疆的钻井队,卫国这一批长庆石油学校毕业的同学当中,最早当上队长的同学之一。

    冬梅记得,那时,卫国在当技术员,而王超英还在当实习技术员。

    而只有汪长命和谢希望,在当队长。

    可是最后,谢希望慢慢的,从队长变成了看大门的。

    而汪长命则一步一个台阶,直到现在的汪总。

    冬梅说:“汪长命给你帮的忙?”

    卫国点点头说:

    “是啊。

    要不是今天凑巧在婚宴上,碰见汪长命,那娜娜指不定,后天就要离开女儿,去陕北的山上上班了呢。”

    不由的,冬梅后怕的说:

    “多亏你背着我,多亏你没有听我话,多亏你去参加严新女儿的婚礼了……

    不然,还真的要错过贵人汪总了。”

    娜娜在收到了,自己留在省城上班的通知后,她回到卧室,抱起发烧的贵贵,哭泣着说:

    “贵贵,你别怕,妈妈不会离开你的。

    妈妈不用去陕北山上上班了。

    妈妈就在未央路对面。那个大楼上上班呢。

    以后啊,妈妈即使上班,也能照顾上你呢。

    而且啊,妈妈每天晚上回来,都能给你讲故事,能哄你睡觉呢……”

    第二天,娜娜就去大楼里面的企管科报道了。

    一天的工作下来,娜娜感觉,相比一线的工作量,和劳动强度来说,在省城的大楼里面上班,简直就是天堂啊。

    不仅风不吹,日不晒,雨不淋,而且还能喝咖啡,泡茶,甚至看报纸。

    娜娜终于明白了,那些单位领导的子女,那些单位领导的太太们,为什么都在大楼里面工作,到底是有原因的。

    相比山上的连续工作,没有休息日,在省城大楼里面的工作,不仅有礼拜六和礼拜天,而且法定节假日一律休息。

    就是孩子生病了,自己请个假回来照顾孩子,那也方便啊。

    不像山上,一旦开始工作,那就没有礼拜六和礼拜天这么一说,连续上班,直到你上班上到,休假回家。

    而且,平时有个什么事情的话,想请个假也难。

    即使请到假了,回一趟家,来回也得几天时间。

    ……

    这天,娜娜中午下班。

    当她走进电梯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拒绝自己从山上调下来,而且给自己讲了好多冠冕堂皇理由的李经理。

    李经理诧异的看着娜娜说:

    “崔娜,你是崔娜吗?“

    娜娜看到是李经理,她礼貌的给李经理问好说:

    ”李经理好,是我啊。“

    李经理上下打量着和崔娜,看到她穿着职业装,不禁问她说:

    ”崔娜,按道理,你应该已经去陕北的山上,油田的最一线工作去了吗?“

    崔娜冷笑了一声说:

    ”按道理是,但是还好,没有按道理。“

    李经理盯着崔娜,不转眼的说:

    ”难道你调到省城的大楼里面上班了?“

    闻言,娜娜转过头来,盯着李经理的眼睛说:

    ”没错,我调到省城的大楼里面上班了。“

    李经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

    ”不会吧,你父亲有这个能力?

    他能把你从山上一线,调到后勤来上班?“

    当娜娜听到李经理,对自己父亲的歧视和污蔑的时候,娜娜当即反击李经理说:

    ”李经理,因为您是经理,您就可以把自己的儿媳妇,从山上一线,调到后勤最轻松,最舒适的岗位上工作。

    而我们这些平头老百信的子女,就不能因为女儿不到一岁,身体不好,而不能留在省城工作?

    而必须要离开女儿,去陕北的山上?

    去最艰苦的前线,舍家弃女的,泪流满面的,欲哭无泪的,心痛无比的去工作吗?“

    娜娜的话,说的李经理无言以对。

    他只能尴尬的说:

    ”不是我要把我儿媳妇,从山上调到后勤,那是因为我外孙子身体不好,不能没有妈妈在身边?“

    听着李经理的话,娜娜冷笑道:

    ”你是经理,你的孙子身体不好,你孙子的妈妈就有足够的理由,从山上调到省城工作?

    而我们就不行?

    你的理由,太有说服力了……“

    话毕,当电梯打开的一瞬间,娜娜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留李经理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

    娜娜走出长庆大厦后,她突然后悔刚才,自己怒怼李经理的话了。

    毕竟,李经理曾经是自己的领导。

    自己这样和领导说话,是不是不太好?

    可是,当时在电梯里面的娜娜,由于无法忍受,李经理对于自己父亲的歧视,她是忍不住才说出来了。

    娜娜朝着家里走去,她边走边安慰自己,没事儿,大不了又重新被发配上山去艰苦的岗位工作。

    不会的,李经理已经因为被他人举报,滥用职权而下课了,他怎么还会报复自己呢?

    想到这里,娜娜心情平静了一些,朝着家里走去。

    ……

    自从娜娜留在省城上班后,冬梅的压力小了很多。

    当娜娜去上班之后,冬梅就替娜娜照顾着贵贵。

    当娜娜下班后,冬梅就能把贵贵交给娜娜,而自己休息一会儿了。

    带孩子很累,尤其是现在这个精细化带孩子的时代,一个小婴儿,没有三四个大人围着转,根本带不过来。

    每到礼拜六,和礼拜天,也就是娜娜休息的时候,冬梅便和娜娜一起带孩子。

    而当孩子生病的时候,娜娜就请假回来,和冬梅一起抱着孩子,去医院给孩子看病。

    因为卫国遇见贵人,而解决了一家人的困难。

    女儿的问题解决了,冬梅和卫国的平静生活,还没有几日,突然又被儿子涛涛的一个电话,给打破了宁静。

    原来,儿媳妇张伟,自从第五周开始,孕吐就越来越严重,直到现在,已经吐的人,有点脱水了。

    冬梅在电话里面,焦急的说:“涛涛,既然你老婆吐的这么厉害,你怎么就不提前告诉我,我好过去照顾她。”

    涛涛是一名最一线,最底层的石油工人,他的工作,就是常年呆在野外上班,并没有多少时间回家。

    所以,当妻子张伟怀孕,开始出现孕吐后,他也只能打电话安慰,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办法。

    而孕吐期间的张伟,嗅觉和味觉,灵敏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什么都吃不下去。

    即使吃点清淡的东西,也吐的稀里哗啦。

    她原本不让涛涛告诉冬梅的,想让涛涛请假回来回来照顾自己。

    可是,单位的休假制度,并不允许他回家照顾妻子。

    没有办法,涛涛只能打通了母亲的电话,让母亲带自己,照顾怀孕的妻子。

    涛涛在电话里面给母亲说:

    “哎,也不是我不说,张伟不想麻烦你,不让我说啊。”

    冬梅一边穿着鞋,一边说:

    “都孕吐到脱水了,还不让给我说?

    现在,怀个孩子多难,万一孩子流产了,怎么办?”

    说着,冬梅就冲出了家门。

    电梯里面,手机没有信号,冬梅便直接挂掉了儿子涛涛的电话。

    被母亲挂了电话的涛涛,既委屈,又无奈。

    自从妻子张伟怀孕了之后,她好像,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温柔,温婉的女孩了……

    而是变成了一个让自己猜不透,想不通,甚至脾气暴躁,指桑骂槐的女孩了。

    虽然,张伟也告诉过涛涛,自己自从怀孕后,就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可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年轻的男人,涛涛并不能够理解,怀孕后妻子的心里变化。

    他始终觉得,是妻子变了,变成了一个,让自己无法捉摸的女人。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