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68章 事难办

时间:2018-04-22作者:常山赵龙

    长庆大厦的安保非常严格,如果想进去,那真是得通过层层的检查。

    娜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进到了长庆大厦里面,来到了李经理的办公室。

    此时,李经理正在办公室里面喝茶。

    他听到有人敲门后,便说:“请进。”

    娜娜从怀了孩子之后,包括生孩子了,现在带孩子,基本都在家呆着。

    为了出门见李经理,娜娜特意收拾收拾了自己,让自己这个娃她妈,看上去不是那么邋遢。

    李经理看到进来的是娜娜,他笑着说:“娜娜,你也该上班了吧?”

    娜娜和李经理的小儿子李科科,以及大儿子李朋朋的老婆安娜都是同学,所以李经理认识娜娜。

    娜娜毕恭毕敬的说:“李经理好,我是该上班了。”

    李经理让娜娜坐下,然后说:“既然快上班了,那你做好准备了没有?”

    娜娜不好意思的说:“李经理,那啥,我孩子还小,我还没有做好……”

    李经理打断了娜娜的话,然后说:“娜娜,作为一名石油女工,你必须懂得,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冲突的时候,你必须得放弃个人利益,你懂吗?”

    闻言,娜娜尴尬的说:“可是,我女儿贵贵还小,还不到八个月,而且体制特别弱,天天生病,如果我上山去工作了,那我肯定要把贵贵扔给我母亲带啊……”

    李经理又打断了娜娜的话,他说:“咱们油田单位就是这样的啊,就算是石油女工,即使孩子还在襁褓之中,但是只要单位召唤,那就得上山去工作啊。

    我当然知道,孩子也很重要,但是你总不能因为孩子,而耽误了你的工作吧?

    再说了,你的父母都健在,实在不行了,你就把孩子交给你父母带,不就行啦?”

    李经理说的冠冕堂皇,可是在娜娜听来,全是不尽人情的话。

    娜娜说:“李经理,你也知道,我妈妈患糖尿病十四年了,我爸爸还要上班……

    如果我把贵贵扔给我母亲的话,她一个人实在带不过来,就是身体,也吃不消啊?”

    李经理轻松的说道:“既然你父母带不了,那你把孩子扔给你婆婆和公公带就成了。”

    娜娜为难的说:“我公公在建筑动地当监理,我婆婆整天忙着,在建筑工地做饭挣钱,我怕把孩子给了他们之后,他们给我把孩子带不好啊。”

    听到娜娜的顾虑,李经理质问她,说:“娜娜,难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继续给你放假?

    你可要知道,咱们制度,可是放在这里的。

    如果你要是旷工,超过一定时间的话,那单位也只能解雇你了。”

    娜娜虽然在乎自己的宝宝,可是她也很重视自己的工作。

    听到李经理说要解雇自己,娜娜害怕的说:“李经理,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不想上班,而是……”

    娜娜没好意思,把自己的想法给说出来。

    李经理看着娜娜,他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说:“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娜娜咬着牙,鼓起勇气,说:“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把我从山上……”

    娜娜的话还没有说完,李经理再次打断了她的话,说:“娜娜,难道你让我,把你从山上调下来,把你从石油一线的岗位上,调到单位省城的,办公大楼里面工作?”

    说着,李经理突然笑了出来。

    他继续说:“娜娜,我告诉你,一线石油工人,什么时候才能从山上调下来,只有工作了一辈子,像你爸爸那样的老工人,才有机会从山上调下来。

    而你作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工人,你就想从山上艰苦的岗位上调下来,你觉得可能嘛?”

    李经理的话,说的娜娜脸蛋发烫。

    她不想揭穿李经理虚伪的面纱,他可以把自己的儿媳妇,从山上调下来,放在单位大楼里最轻松的岗位上,就不能把别人从山上调下来,而且还给你讲一堆道理。

    当然,娜娜根本不敢当着李经理的面,说出安娜从一线调到后勤的例子来反驳他。

    娜娜只是说清楚了自己的想法,她说:“李经理,我也不是想,直接从山上的一线单位调到后勤,我只想是借调到后勤,或者来后勤帮忙,工作个两年半左右,只要我孩子三岁了,上幼儿园了,我马上上山,你随便把我往哪里调,都成。”

    听到娜娜是想借调,而不是想真正的调下来,李经理依然拒绝了娜娜。

    他说:“娜娜,你作为一名优秀的石油女工,你应该以身作则,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如果我今天因为发慈悲,把你从山上给借调到后勤的大楼里面工作,那周围的年轻妈妈,是不是都要过来找我,让我把他们从山上给借调下来?”

    面对李经理反问的话,娜娜没话说了。

    毕竟,李经理是固井的一把手,是自己的直系领导。

    如果自己得罪了他,那自己以后。肯定在固井上就呆不下去了。

    于是,娜娜便告辞,说:“李经理,我知道了。”

    说着,娜娜就往办公室外面退着。

    李经理安慰娜娜,说:“女人嘛,不要把心,总是放到孩子身上,多往工作上面放,坚持坚持就过去了……”

    娜娜出了办公室之后,她难受的哭了起来。

    她擦着眼泪,心想,为什么只有单位领导的儿媳妇,或者单位领导的太太,能从一线的艰苦的岗位上,调到后勤的大楼里面上班?

    而像自己这种,为了孩子,想借调过来帮忙两年半,然后在回到山上的想法就不行?

    娜娜一边往回家走,一边哭。

    她心想,如果自己去山上上班了,女儿贵贵每天的睡觉怎么办?

    贵贵已经养成了习惯,如果没有娜娜抱着哄着睡觉,她根本就不睡。

    而且,贵贵特别爱生病,一生病就发烧,母亲一个病人,怎么能整夜整夜的陪在贵贵身边,照顾她呢?

    想到这里,娜娜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哭起来。

    回到家,当冬梅得知,李经理拒绝了娜娜后,冬梅很是生气。

    她发愁至极,如果娜娜去了山上,把体弱多病的贵贵留给自己后,自己一个病人,能不能把孩子给带好?

    万一孩子中途生病,或者夭折了呢,那自己可怎么给女儿娜娜交代?

    实在没有办法了,冬梅想到了饶里。

    于是,冬梅便换了鞋,准备去找饶里的老婆张丽。

    饶里张丽夫妇家,和卫国冬梅家是老朋友了,他们有几十年的友谊。

    相比卫国这个平头百姓来说,饶里可是单位的大领导,化工厂的一把手。

    冬梅想,如果自己去找饶里帮忙,让饶里给李经理说一声,通融通融,是不是自己的女儿还有机会,从山上调下来,去大楼里面帮忙?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