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30章 痴心,痛心疾首

时间:2018-04-04作者:常山赵龙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储苗突然说:“其实,涛涛,我给你隐瞒了一个事情。

    虽然,我和我的前男友,没有结婚,可是我们在美国旅游的时候,我们悄悄的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登记结婚了。”

    游客在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不需要任何的手续和文件,只要交上几美元,就能领一个美国的结婚证书。

    闻言,涛涛呆住了。

    他心说,自己怎么说着说着,越说越没理了呢?

    涛涛实在瞌睡的不行,他干脆直接说道:“储苗,我之所以选择程红,是因为程红的家庭,和我的家庭,都是工人阶级的家庭……

    我们的三观相同……

    我们都保守……

    我们都节省……

    我们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养小动物……”

    涛涛说着话,他感觉自己,都能把自己给说的睡着。

    可是,涛涛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储苗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储苗说:“人生一辈子,短短几十年,如果不喝酒,不打牌的话,那岂不是白活了吗?”

    话毕,储苗就挂断了涛涛的电话。

    被储苗挂了电话,涛涛高兴无比。

    同时,他心中的歉疚,终于释然了一些。

    涛涛觉得,自己是一个男孩,对方是一个女孩,宁可让女孩伤害自己,也不能自己伤害女孩。

    所以,对于储苗的痴心,涛涛很是痛心疾首。

    现在,储苗终于想通了,如果自己跟了无趣的涛涛的话,那一辈子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痛苦。

    此时的涛涛,他看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

    他累的够呛,刚把手机放到一边,便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当冬梅收拾好,准备去医院的时候,她看着呼呼大睡的涛涛,便也没有叫他。

    当冬梅来到娜娜的病房。

    她看到,方方妈竟然依旧趟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冬梅看到睡的比谁还香的方方妈,她刚要发火,突然被女儿娜娜给拦住了。

    冬梅气的说:“她前天晚上,睡了一晚上,不照顾你和孩子?

    怎么昨天晚上,又睡了一个晚上?”

    话毕,冬梅心想,自己不在,方方妈到底是怎么粗糙的照顾女儿和外孙女的?

    相比冬梅的生气,娜娜却偷笑的对母亲,说:“昨天,可把我婆婆给累坏了。”

    听到累坏了,冬梅不解的说:“她都睡大觉呢,还累坏了啊?”

    娜娜告诉冬梅,说:“昨天晚上,贵贵闹了一晚上,我婆婆一眼都没眨……”

    听到方方妈一眼都没眨,冬梅看着房子里面,她问娜娜,说:“方方呢?

    他不给他妈帮忙吗?“

    娜娜说:”妈,你也知道,方方妈是个特别重男轻女的人。

    她怕自己的儿子累着,便让儿子晚上,去外面的宾馆睡,而自己一个人,忙活呢。“

    闻言,冬梅皱着眉头,说:”哎,方方都是快三十的人了,她还怕累着她儿子啊?“

    娜娜感觉好笑的说:”谁知道呢,我婆婆就宁可自己一个人累死,也不让她儿子累一点。“

    正在这时,方方提着早餐上来了。

    冬梅接过早饭,善意的叫醒了方方妈,说:”老妹子,起来了,喝杯豆浆,吃点油条。“

    方方妈也才刚睡着,没有一会儿。

    她清醒了过来之后,表情难受的说:”哎,我一点也不饿。

    我就想找个地方睡觉。“

    冬梅知道,一个人忙活一晚上,那真是累。

    她说:”那你就去明亮花园睡去,得了。“

    方方妈眼睛都睁不开的说:”那怎么行呢,卫国在家呢,我一个老太婆跑过去睡觉,也太男女授受不清了吧。“

    闻言,冬梅感觉好笑的说:”那你准备去哪里睡呢,总不能回礼泉吧?“

    方方妈感叹说:”哎,早知道住在礼泉不方便,我们就应该早点,给方方和娜娜在省城买房。“

    虽然方方妈意识到买房买晚了,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

    方方和娜娜的房子,要到夏天的时候,才能下来。

    可是,即使房子下来,那还得花几个月装修。

    即使装修好了,那也得花大半年的时间晾晒,释放甲醛和有毒物质。

    所以,方方妈要想住进,给儿子买的房子,他们至少得再等一年多的时间呢。

    娜娜给婆婆想了个办法。

    她说:”妈,医院对面的招待所,多的很,你过去点一个招待所,住上一晚上得了。

    明天一大早,你过来换我母亲。“

    没法,方方妈也只能去医院对面的招待所住宿了。

    看到方方妈走后,冬梅不放心的问娜娜,说:”你婆婆,昨天晚上,把你和孩子照顾着好没有?“

    娜娜点点头,说:”虽然她这个人,大而化之,但是当大家都走了,所有责任,落到她一个人肩膀上的时候,她还是能细心下来的。“

    闻言,冬梅还是不放心的说:”她给孩子兑牛奶的时候,你最好亲自尝尝温度,小心把孩子给烫了。“

    娜娜说:”妈妈,今天都第三天了,我的奶也下来了。

    孩子吃点我的奶,再吃点牛奶,基本就够了。“

    听到娜娜的奶下来了,冬梅高兴的说:”奶下来就好,我还担心你没有奶呢。“

    冬梅妈年轻的时候,她就没有奶。

    那个时代,既没有奶粉,也买不起羊和牛,所以像冬梅,春梅,军化,军利四个孩子,都是拿面水给喂养大的。

    娜娜说:”昨天你不在,方方专门找了个催奶师过来,给我催奶了呢。“

    听到催奶师,冬梅好奇的说:”奶真的,可以催下来吗?“

    冬梅今天过来,还提了炖猪蹄过来,专门给给娜娜下奶的。

    娜娜指了指门口路,过的一个带着口罩,男人味十足的医生,说:”老妈,你瞧,那个医生,就是催奶师。“

    看到催奶师竟然是男的,冬梅差点晕过去。

    她说:”催奶师,怎么能是男的呢,这不是胡闹妈?“

    娜娜笑着,说:”哎,不管是男催奶师,还是女催奶师,只要能让奶水下来,喝到娃娃的嘴巴里面,那就是最好的催奶师了。“

    说着,娜娜还从床底下,拿出了三千块钱。

    冬梅看着那个装钱的红包,说:”这不是你们包给人家樊江波的红包吗?“

    娜娜点点头,说:”是啊,可是人家樊江波不要啊,楞是给退了回来。“

    听到樊江波不要红包,冬梅感觉不太好。

    她说:”不要红包,怎么行呢?

    毕竟人家,给咱们帮了这么大的忙。“

    娜娜说:”可是,樊江波说,大家都是亲戚,大家都是一家人,如果再收红包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

    看到樊江波给娜娜和方方退了红包,冬梅感觉不好意思的说:”那等你康复了之后,你就过去人家家里一趟,给人家女儿包一个小红包算了。“

    闻言,娜娜点点头,说:”那也只能这样了。“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