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17章 那个疼,简直要命

时间:2018-03-29作者:常山赵龙

    由于主治医生不在,所以娜娜睡在病床上,只能呆在楼道里面,根本进不了产科病房。

    冬梅心急如焚。

    她拿出手机,直接打通了樊江波的电话。

    可是,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显然,樊江波下了夜班之后,正在睡觉。

    而涛涛也看着,呆在楼道的娜娜,心里难受至极。

    卫国看着女儿的样子,他心里在默默的流泪。

    这时,刚才的救护车司机过来了。

    他承包了这辆救护车的运营。

    司机面无表情的说:“请你们把车费付一下,我要走了。”

    听到付车费,涛涛赶紧从口袋里面拿出钱包,说:“多少钱?”

    司机说道:“五百六。”

    听到短短的一点距离,竟然要这么高的费用,一家三口人都惊呆了。

    虽然大家感觉这个承包救护车的人,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但是涛涛还是乖乖的把钱给付了。

    因为大家心想,如果没有这个救护车的话,那娜娜还指不定是死,是活呢。

    所以,即使救护车收费很高,但既然人家能快速的,安全的,便捷的送你过来,那已经够可以的了。

    樊江波不接电话,冬梅又打通了樊江波妻子格格的电话。

    此时的格格,正在上班。

    当她接到冬梅的电话后,她赶忙从三楼的骨科,冲到了五楼的产科。

    格格以前,和老公樊江波,在一个科室。

    可是,因为樊江波晋升领导的关系,格格呆在产科,难免受议论。

    于是,她干脆直接调到了骨科工作。

    反正都是护士,只不过从护士长,降成了普通的护士而已,都成。

    格格看着躺在床上,睡在楼道的娜娜,她着急的说:“你们把所有检查和化验,都做完了吗?”

    听到生娃之前,还要做检查和化验,冬梅和卫国摇摇头,说:“羊水已经破了一天了,估计马上都要生了,还要做什么检查啊?”

    格格说道:“至少还要做个b超和抽血。“

    冬梅看着娜娜痛苦的样子,她说:”格格,你给娜娜摸摸,看她的宫口,开了几指了?“

    格格一边摸着娜娜的宫口,一边说:”哪怕宫口开到九指,那也得把所有规定的检查做完了,才能进产房。“

    闻言,冬梅和卫国,涛涛都呆了。

    涛涛赶忙查看着医院的地图。

    他发现b超和抽血的地方,还不在一层。

    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一楼。

    格格检查了娜娜的宫口后,她惊讶的说:“我去,已经开了一指了……

    你们赶紧去做检查……

    我现在,就让樊江波赶过来。”

    闻言,涛涛便和卫国,推着娜娜坐电梯,下一楼先抽血化验去了。

    至于化验什么,涛涛具体也不清楚。

    但是,在交大二院里面,在这个人山人海的地方,从五楼下到一楼,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

    医院里面人很多,也很拥挤。

    当涛涛推着抽完血的娜娜,从一楼上到二楼的时候,他又花掉了半个多小时。

    涛涛和卫国热了一身的汗,两人急的,差点心脏从嘴里跳出来。

    当给娜娜做完所有检查之后,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涛涛真害怕,娜娜的宫口全打开,那样,真的就生在医院的楼道了。

    等到化验结果出来,一切正常之后,娜娜终于被送进了产房。

    冬梅,卫国,涛涛三人,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产房外面踱着步子等待。

    不一会,一个女护士出来了。

    冬梅赶紧凑上去询问:“大夫,我女儿的宫口,开了几指了?”

    大夫板着脸,说:“六指了。”

    听到女儿宫口,已经开了六指了,冬梅知道,搞不好在娜娜的主治医生樊江波赶过来之前,娜娜就要生了。

    透过产房的玻璃,冬梅清晰的看到娜娜疼的在打滚。

    相对于娜娜的痛苦,站在娜娜旁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护士,却在大声训斥娜娜。

    冬梅早就听说过,当孕妇生娃的时候,护士会骂产妇。

    刚开始,她还不相信。

    可是眼前,当她亲眼看到的时候,她完全信了。

    可是,冬梅怎么也想不通,面对孕妇的痛苦,护士为什么要骂人呢?

    这时,格格和樊江波上来了。

    当格格看到昔日的手下,正在辱骂娜娜的时候,她当即冲了进去,将那个护士给收拾了一顿。

    冬梅看到樊江波来了,她激动的说:“樊大夫,你终于来了。”

    樊江波是个爱笑的人,他笑着说:“我来了,娜娜现在什么情况?”

    冬梅担心的说:“娜娜估计快生了,她的宫口,已经开了六指了。”

    听到娜娜的宫口,竟然已经开了六指了,樊江波马上紧张了起来。

    他故作镇定的说:“那就先顺产,等顺产完了之后,我再给她做手术……”

    话毕,樊江波就进了手术室。

    冬梅看着樊江波的背阴,她不愿意的说:“娜娜的子宫里面有肌瘤,不论她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她肚子上的那一刀子,肯定少不了?

    既然要开刀子,那还不如,等她宫口还没有开的时候,等他还没有疼痛的时候,就开始剖腹产,然后再切除子宫肌瘤?”

    此时的冬梅,对樊江波极度不满。

    她心说,如果樊江波能够过来早一点,然后给娜娜开一个绿色通道的话,那自己的女儿,至少能够少受点疼痛。

    涛涛看着母亲不开心的表情,他安慰母亲,说:“妈妈,既然樊大夫来了,那你就不要再操心了。”

    冬梅看着娜娜被推进了手术室,她说:“你是不知道,开宫口那个疼,简直要命。

    娜娜本来能避免开宫口,然后直接开刀子的,可是,……”

    卫国也对樊江波不满,他说:“就这,樊江波还喜笑颜开的说什么,先让娜娜顺产,然后再开刀子,切除子宫肌瘤……

    这不是让娜娜受两次疼痛,走两次鬼门关吗?”

    涛涛看着父母,他感觉,只要樊江波能按时过来,不耽误生娃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对人家要求那么严格。

    可是,卫国和冬梅作为父母,对于女儿娜娜的爱,是超过任何人的。

    当一家三口人,在产房外的楼道里面,等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方方和方方家人还不见来。

    冬梅看着电梯的方向,她不满的说:“涛涛,你给方方打个电话,问问方方到哪里了?”

    话毕,冬梅自言自语的说:“谁见过,送女儿过来生娃的都是娘家人,竟然连一个婆家人都没有?“

    卫国也生气的说:”涛涛,你问方方,他这个当老公的,到底能不能来?“

    涛涛打通了方方的电话。

    此时的方方,已经抵达三原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能抵达凤城十二路地铁口。

    而从地铁口抵达交大二院,还得半个小时,所以最快,方方也得一个小时才能抵达。

    问问完了方方,冬梅又让涛涛问方方妈和方方爸。

    冬梅不高兴的说:”方方爸和方方妈,不是有车吗,怎么这会了,还不过来?“

    卫国气愤的说:”上次,娜娜差点流产,他们公公婆婆不管,咱们两口子一直照顾……

    这下,娜娜生孩子,如果他们两口子,再不管的话,你看我敢不敢抽他们几个耳光?“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