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16章 我儿子和我一样,都是最底层的工人

时间:2018-03-28作者:常山赵龙

    此时卫国,急的都快哭出来,他当即想跪下求毛存。

    他流着泪对毛存说:”领导,我儿子,和我一样,都是最底层的工人,他也不会开车啊。“

    听到卫国和涛涛都不会开车,毛存哈哈大笑,说:”老子没本事,儿子也就那个球姿势……

    既然不会开车,那还借狗屁的车……

    让你女儿把孩子,直接生到你们家算了。“

    听到毛存冷血的答复,卫国当即隔着电话,给毛存跪了下来。

    他哭泣着,说:”毛存,算我老崔,求求你了,你就开车过来,把我女儿,送到医院去吧?

    她昨天晚上十点,就羊水破了,直到现在,才发现……“

    毛存打断了卫国的话,说:”难道你周围,就没有一个朋友有车吗,非要用我的车?“

    卫国想了想,楼上的王超英没车,中登花园的李嫂没车,雅荷春天的红霞有车……

    可是,红霞老公把车,给开到了山上……

    想来想去,卫国还真找不到,一个有车的朋友。

    当卫国和毛存对话的时候,房间里面的涛涛和冬梅,听的一清二楚。

    冬梅叹了口气,说:”涛涛,你过去,不要让你爸爸给毛存打电话了……

    去找蛋娃,让他过来给咱们开车。“

    上次,娜娜因为底下流血,差点流产,就是因为碰到蛋娃,才躲过一劫。

    没法,这次又要找蛋娃了。

    当涛涛来到大卧室后,他惊讶的看到,父亲竟然跪着打电话,而且是一边流泪,一边恳求毛存。

    卫国这一辈子,只跪过两次。

    一次,是因为涛涛在钻井队上连续受伤,他怕失去儿子,所以去钻进公司,找经理黎功宇,给儿子调岗位的时候。

    因为黎功宇不搭理自己,也不想给涛涛换岗位……

    卫国没办法,当即给这个昔日的老同学黎功宇跪下了。

    第二次,也就是这次,当卫国想让固井公司经理,毛存开着车,载着女儿去医院生娃,被毛存拒绝后,卫国也被迫跪了下来,祈求毛存。

    涛涛看着下跪的,声泪俱下的卫国,他心里很难受。

    涛涛心说,毛存之所以这样难为父亲,之所以见死不救,就是因为父亲是最底层的工人,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穷人……

    如果今天,给毛存打电话求助的人,不是老实巴交,在山上干了一辈子一线工人的父亲……

    而是另外一个经理,李朋朋的父亲李经理,材料处的经理,楼上的王超英王经理,化工厂的经理,饶迪的父亲饶经理等等,他毛存一定不敢拒绝,更不敢嘲笑,肯定会屁颠屁颠的冲过来帮忙的。

    父亲的这一贵,深深的刺痛了涛涛。

    涛涛一边扶起,跪在地上的父亲,一边在心里自责的想:

    怪我这个儿子没本事,如果我今天是一个经理,而不是一个最一线的普通石油工人的话,他毛存也不敢这样对待我的父亲?

    涛涛把父亲扶起来后,卫国似乎好不想放弃祈求毛存来帮忙。

    眼看救护车不来,而父亲又找不来车,已经破了羊水的娜娜,又痛苦不止,涛涛近乎绝望了。

    而就在一家人近乎绝望的时候,突然大门被敲响了。

    冬梅第一个冲出去。

    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医护人员推着床进来了。

    当冬梅,涛涛,卫国看到救护车,抵达的那一刻,他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涛涛更是激动,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掩盖不了内心的愤怒。

    他抢过父亲手里的电话,直接怒斥毛存,说:“毛经理,当年你女儿上学没有书,我父亲拿我的新书,给你女儿,而我却要去抄书……

    当年,在甘泉基地的时候,你锁了办公室的门进不去,让我父亲一个大人,从狗洞里面钻进去,给你开门……

    当年在山上,因为下雨,固井车上不去,你命令所有工人,冒着大雨,打开灰罐车,把几百吨的水泥,一袋一袋的背上了山……

    你这个人,作恶多端,丧尽天良……

    不要看你现在,是公司的大领导……

    人在做,天在看,早晚有一天,你会遭报应呢……”

    涛涛把毛存骂了个狗血喷头。

    而当毛存反应过来,准备威胁涛涛,找人收拾涛涛的时候,涛涛已经挂掉了电话。

    当涛涛给父亲解了气之后,他跟着父母,和所有医护人员,将已经躺在病床上的妹妹,给推了出去。

    当一家人坐上救护车,并且看到娜娜插上氧气面罩,挂上吊证之后,所以人都松了一口气。

    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闯着红灯,朝着交大二院飞驰。

    冬梅问医生,说:“大夫,我女儿没事吧?”

    大夫笑了笑,说:“没事儿,只是羊水破了,其他一切正常。”

    听到女儿没事之后,卫国和冬梅才操心起涛涛来。

    卫国看着涛涛,说:“涛涛,你刚才真的不应该骂毛存,他可是公司的大领导啊。”

    涛涛气愤的说:“像他那样的人,配做领导吗?

    像他那样的人渣,欺负工人,辱骂下属,而且还见死不救,我骂他怎么了?

    难道他还能追到采油四厂,把我涛涛,从一个最底层的一线石油工人,给我降成负一线的石油工人?”

    虽然卫国很怕毛存,但是涛涛却一点也不怕毛存。

    因为涛涛只是一名受苦受累的一线石油工人,已经是最底层的工人,不可能再底层了。

    冬梅担心的说:“涛涛,你骂了毛存,小心他去找你们领导,派人欺负你?”

    闻言,涛涛依然不害怕的说:“谁都知道,毛存身为领导,把他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从农村弄到油田上班……

    甚至,他把小学毕业的侄子毛六生,弄到技术组干技术员……

    把初中毕业的弟弟毛储,弄到油田公司当会计……

    把进过监狱,品质恶劣的外甥,弄到厂里当干事……

    而我们这些有文凭,有才华,有抱负的大学生,却在一线干着下苦的工作?”

    涛涛说的没错,毛存利用职务之便,将老家的一大堆亲戚,搞到油田上来上班……

    并且,毛存还给他们都安排了非常好的工作。

    涛涛心说,如果毛存找自己麻烦,他就发微博,发今日头条,给领导写信,揭发毛存的恶劣行径,看谁弄的过谁?

    涛涛作为一个最底层的,没有任何背景和保护的工人,如果他要对抗财大气粗,背景雄厚的毛存的话,他也只能走媒体这条路了。

    不然,涛涛身为一名弱势群体,他只能坐以待毙了。

    很快,救护车就抵达了交大二院。

    可是,让冬梅郁闷的是,当娜娜抵达产科门口的时候,她的主治医生樊江波却今天休息。

    主治医生不在,而娜娜即将面临剖腹产,和切除子宫肌瘤的手术……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