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07章 恋爱中的节俭,铸成大错

时间:2018-03-24作者:常山赵龙

    在涛涛回复短信之前,卫国和冬梅就抵达了家里。

    卫国进门后,就直接告诉涛涛,说:“涛涛,我刚才见魏晓云了。

    她到底年轻,到底青春,到底耐看……

    我建议你,还是第一个先见魏晓云吧。”

    听到父亲竟然跑过去见了魏晓云,涛涛简直惊呆了。

    他说:“老爸,你跑哪里,见的魏晓云?”

    卫国告诉涛涛,说:“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去西北石油管道里面见的啊。”

    冬梅也在旁边,说:“涛涛,如果你想见魏晓云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带你过去见她。”

    闻言,涛涛愣住了,他说:”可是,我还没有做好,见魏晓云的心理准备呢啊。“

    说实话,涛涛的心里,只做好了见程红的心里准备。

    而且,他暂时还没有见魏晓云的计划。

    听到儿子并不想见魏晓云,卫国直接说道:“你就跟着我过去,魏晓云就在西北石油管道的物业处上班呢……

    只要站在门口,你就能看到魏晓云的样子了。”

    听到老爸竟然要自己过去,偷偷的看魏晓云,涛涛皱着眉头。

    他摇摇头,说:“如果我要是见魏晓云的话,我肯定会把她给约出来吃顿饭的。”

    闻言,一向节省的卫国,他觉得,如果照着涛涛的这个相亲的办法,见一个女孩,请人家吃顿大餐,那见五个女孩下来,得花多少钱啊?

    虽然涛涛也很节省,但是他已经明白过来了,有些事是不能节省的,是必须花钱的,如果不花的话,肯定会失大钱的。

    涛涛从小受的教育,一直是那种比较节省节俭的教育。

    所以,涛涛在生活方面节省的同时,在恋爱中也比较节俭。

    虽然,当时涛涛没有意识到在恋爱中节俭,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但是,现在的涛涛,他回过头来,再看当时的自己,失败的自己……

    他发现,也许在恋爱中的节俭,才是导致自己现在,婚姻失败的最大的恶果。

    所以,既然相不成,即使相失败了,即使竹篮打水一场空,涛涛也愿意为之付出,为之花钱。

    冬梅在旁边,她听到卫国又教育涛涛在恋爱中节俭,冬梅生气的说:“涛涛的婚姻,为什么失败,主要就是因为,他在大学的时候,没有谈过恋爱,没有经验,看不准人……

    而他为什么在大学的时候,不谈恋爱呢?

    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太过节俭,不给人家女孩花钱……”

    听到冬梅嫌弃自己说了涛涛,卫国反驳,说:“可是,节俭是咱们中华名族,五千年以来的传统美德啊,并没有什么错啊?”

    冬梅说道:“你说的没错,节俭是一个传统美德,并且是一个好的习惯……

    可是,关键问题是,有的事情,你不能节俭啊。

    就好比谈恋爱,你觉得,你不舍得给人家女孩花钱,你太过节俭的话,人家女孩会跟你吗?”

    闻言,卫国不说话了。

    冬梅继续反驳卫国,说:“卫国,当初涛涛追大唐芙蓉园,那个女孩蕾蕾的时候,就是因为他不给人家女孩花钱,结果人家女孩抛弃了她,选择了自己的同事刘璐。

    刘璐虽然没有涛涛条件好,没有涛涛工资高,可是人家男孩,舍得给蕾蕾花钱啊。

    如果你是女孩,我问你,你会选择给你花钱的刘璐,还是选择吝啬的涛涛?“

    冬梅几句话,就问的卫国无话可说。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涛涛,你们八零后的事情,你们八零后自己解决,我再不给你给什么主意了。“

    说着,卫国就走进了卧室。

    冬梅看到卫国走进卧室了,她给涛涛解释,说:”不是你爸爸,非要让你找魏晓云……

    只是,他就是个死脑筋,他觉得啥好,那啥一定就是好。“

    涛涛点点头,说:”我知道,我父亲也是为了我好。“

    涛涛以前,也知道父母做的一切,不论好坏,都是为了自己好。

    但是,现在离过婚了,他对这个感知,就更深了。

    当一个人,最为脆弱,或者在谷底的时候,能张开怀抱,实打实的拥抱他,并且给他所有的,不计后果的帮助的,也只有父母了。

    所以,涛涛并没有生父亲的气。

    正当冬梅和涛涛说的正高兴的时候,程红的语音,突然过来了。

    涛涛看到程红的语音,他也没有多想,便当着母亲的面,把那个语音给点开了。

    只见,程红在语音里面说道:”涛涛,我中午十一点过来风城五路,我请你吃饭。“

    当冬梅和卫国听到,程红要主动过来看涛涛,而且还要请涛涛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惊呆了。

    冬梅当即问涛涛,说:”涛涛,你难道,已经和程红谈成了吗?“

    卫国更是从卧室冲了出来,他问涛涛,说:”你有什么魅力,竟然让人家一个女孩,主动过来请你吃饭?“

    涛涛也搞不清楚,他说:”早上的时候,我说过去小寨,去她的公司看她,可是她说中午加班,没有时间。

    所以,我就没有过去。

    可是,她怎么现在,就又过来了呢?“

    说着,涛涛便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上,然后直接拨通了程红的电话。

    他说:”程红,你确定,你十一点过来我这里吗?“

    显然,程红已经坐上了地铁。

    电话里面传来了地铁报站的声音。

    她说:”我刚才,给老板请了假。“

    听到程红竟然专程请假过来看望自己,涛涛受宠若惊。

    他说:”没事儿,你要是请下假了,你让我过去就好了,不然,还让你跑的。“

    程红笑着,说:”本来,我是打算,明天见你的……

    可是,我觉得,我已经等不到明天了。

    所以,我就找老板,请了假。“

    话毕,程红告诉涛涛,她还有半个多小时,就抵达了风城五路的地铁口了。

    涛涛知道,从小寨出发的程红,估计已经赶到钟楼了。

    不然,她半个小时根本到不了。

    于是,急性子的涛涛,赶忙又重新穿上了,那件脱掉的衣服,然后冲下了楼。

    涛涛天生就是个记性子,当她抵达地铁口的时候,他看看表,自己竟然提前过来了二十分钟。

    没法,涛涛劲直站在地铁口,然后看着从里面,出来的每一个人。

    今天的涛涛,格外的收拾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穿着白衬衣,鸡心领的黑色毛衣,黄颜色的妮子大衣。

    下身,她穿了一条牛仔裤,外配一双有跟的休闲皮鞋。

    而且,涛涛的发型,也是他昨天晚上,特意拿着娜娜的剪发卡,去高级理发店剪的。

    以前,涛涛只要理发,他都会去那种十五块钱,最多不超过三十块钱的理发店。

    可是这次,他特意去了高级理发店。

    一个发型下来,就花掉了妹妹卡里八十块钱。

    虽然涛涛觉得,花八十块钱,剪一个头发,实在是太奢侈了。

    可是,当他看着自己的新发型的时候,他觉得,到底是一分钱一分货。

    这八十块钱,简直把自己,从一个石油工人,给变成为了一个城市白领。

    在等了二十分钟之后,涛涛终于看到一个既熟悉,又不熟悉的女孩,从地铁站里面走出来了。

    与此同时,女孩也看到了涛涛。

    她在上楼梯的时候,看着涛涛,笑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