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95章 婚介所和相亲角

时间:2018-03-18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这次过来鹊桥婚姻介绍所,她是满怀希望而来的。

    所以,她也为此做好了掏钱的准备。

    女人听到冬梅很识相,她便高新的道:“是这样的……我们这里呢……也不是公益性质的介绍,我们是要收一定的渠道费的。”

    说着,女人就指着一个坐在桌子旁边,正在填写表格的青年,说:“大姐,你看那个青年,他也是刚过来我们这里,要求介绍对象的。

    他已经交了渠道费,然后开始填写表格了。”

    冬梅看着填写表格的那个年轻人,发现他满脸的疙瘩,而且穿着很破烂,身上甚至有水泥灰。

    冬梅心想,这个年轻人应该是民工。

    既然民工都来这里寻求介绍对象了,那说明这里呢,还是比较靠谱的。

    于是,冬梅说:“能行,我可以交渠道费。”

    说着,冬梅就打开了钱包。

    冬梅觉得,在婚介所里面,介绍个对象,顶多收个五六百,或者七八百的费用就撑死了,不可能再多吧?

    可是,冬梅没有想到的是,女人狮子大开口,说:“我们这里的渠道费,是比较便宜的,一个人呢,只用交个三千八就行了。”

    听到介绍个对象,竟然要交三千八?

    冬梅简直傻眼了。

    她放在钱包里面的手,又拿了出来。

    她看着女人,说:“三千八,这么贵啊?”

    听到冬梅说贵,刚才还热情的女人,突然就变脸了。

    她既生气,又不耐烦的看着冬梅,说:“三千八还贵啊?

    我们这里,可是包介绍成功的。

    再说了,我们这里女孩的质量,那可是,要多高,有多高,要多好,有多好,你知道吗?”

    听到女人的解释,冬梅说:“我给儿子找对象,不需要质量多高的女孩,只要她接受过一定的教育,有一定的教养,人品还行,和我儿子有共同语言,三观一致,能说道一块儿就成……”

    听到冬梅的要求还挺多,女人把一张缴费单子,递给冬梅,说:“你看看这个交费单子,都是我们鹊桥婚介所,最近收费介绍的一些青年男女,百分之九十,都成了呢……”

    冬梅看着那张随便打印出来的,很粗糙的交费单子,说:“虽然你们这里,成功率很高,但是,你们的这个收费,还是太高了。”

    听到冬梅一个劲的抱怨收费太高,女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看着冬梅说:“你要是觉得高,就不要在我们这里,给儿子介绍对象了”

    听到女人竟然要将自己扫地出门,冬梅骑虎难下的说:“我也只是抱怨一下,你们要是给我便宜点也成啊?

    我又没有说,既不交费,还要让你们给我儿子介绍对象啊……”

    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被女人,给轰了出去。

    冬梅从鹊桥婚介所出来后,她灰溜溜的走在街道上。

    她摸着钱包里面的一千块钱,心说,如果女人能给她便宜到一千多,那就行。

    三千八,实在是太贵了。

    现在的冬梅,除了要给儿子介绍对象之外,更是要给儿子攒钱的。

    所以,面对三千八的介绍费,冬梅实在不忍心拿出来。

    ……

    从婚介所失败而归,冬梅心想:

    看来,还是得去革命公园了。

    虽然,自己已经去了三次革命公园,都一无所获了。

    但是,至少革命公园,介绍个对象,不用花那么多钱啊。

    于是,冬梅回到家里,她下定决心,不论如何,也要去革命公园。

    哪怕卫国,不让自己去,自己也要偷偷的去。

    第二天早上,冬梅趁着卫国,上班去了之后,她独自一个人,来到了革命公园。

    礼拜三的革命公园,甚是热闹。

    冬梅总结了之前,自己失败的原因,她告诉自己,宁可错问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前几次,自己总是,在一个人身上,花费的时间太长,不仅说了一堆废话,而且还委婉的绕一个大圈子。

    今天,冬梅准备长话短说,开门见山。

    虽然这样说话,不够礼貌,甚至会得罪人。

    但是,冬梅知道自己的时间太过短暂,自己必须赶在卫国下班之前回去。

    所以,她必须这么粗鲁的说话。

    当冬梅走进人群中之后,她当即询问旁边的老头,说:“师傅,你是给儿子,找对象,还是给女儿找对象。”

    老头上下打量着冬梅,说:“我给女儿找对象,你呢?”

    听到老头给女儿找对象,冬梅立刻说:“我儿子离过婚,一米七零的身高,在长庆油田上班,正式工,普通的采油工,能达到你女儿的条件不?”

    听到冬梅说话,如打机关枪一样,老头反应了半天,才说:“我女儿,不找离过婚的男孩。”

    闻言,冬梅连再见也没有说就离开了,她继续去问下一个人。

    冬梅看着一个老太婆,继续重复刚才的话。

    她说:“我儿子离过婚,一米七零的身高,在长庆油田上班,正式工,普通的采油工,能达到你女儿的条件不?”

    老太婆感觉冬梅好直接,她说:”我女儿,不找身高低于一米七八的男孩。“

    闻言,冬梅转身就走,继续去问下一个。

    就这样,冬梅一连被拒绝了十几次之后,终于碰到了,对自己儿子,满意的女孩父母。

    只见,眼前的老夫妻,男人个子很高,女人很瘦。

    他们接受了涛涛的离婚,个子低,底层工人等等事实后,询问冬梅,说:”你儿子为什么离婚?“

    冬梅实话实说,道:”女方婚内出轨,所以才离的婚。“

    听到并不是因为男方的原因才离的婚,老夫妻点点头,说:”那咱们互换下电话号码吧。“

    在换电话号码前,冬梅也了解了女孩的相关信息。

    女孩名叫程红,她是家里的独生女。

    她比涛涛大三岁,今年三十三岁,是一名会计,在省城的私人企业上班,月薪四千左右。

    女孩家是渭南人,他们是华阴机械厂的职工。

    因为退休,所以过来省城租了房子,陪女儿。

    而程红之所以,把自己年龄耽搁的这么大,完全是因为,当初家人连续拆散了程红的三个男朋友,才导致程红现在,成为了剩女。

    因为女孩的年龄,比涛涛大三岁,所以女孩并不嫌弃涛涛离婚,个子低,收入低,工作差,等等缺点。

    拿到了程红的电话和微信后,冬梅很是高兴,毕竟这是自己屡战屡败之后,第一次成功。

    冬梅感谢程红父母,说:”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你们是不知道,我已经来革命公园不下四次,问过不下三四十个人了。

    一路,我儿子涛涛,都被拒绝,唯独你们,不嫌弃我们家儿子……“

    程红父母和卫国一样,都是普通的工薪阶级。

    她们很有礼貌的说:”咱们做父母的,都是为了儿女好,只要能看到儿女成家立业,咱们做老人的,也就放心了。”

    由于冬梅一直生活在厂矿企业的圈子里,而程红父母也生活在厂矿企业的圈子里面,所以冬梅感觉,天然的和程红父母有亲近感,而且彼此之间,特别的有共同语言,能说的来。

    冬梅欣喜的告别程红父母,说:“今天算是成功了,可以回家了。”

    听到冬梅回家,程红父母,说:“行,那你回,我们继续,给我们家女儿,再多找几个男孩。”

    闻言,冬梅呆住了,她说:“你们家程红,不是说好,和我们家涛涛,相亲的吗?”

    闻言,程红父母笑笑,说:“你还不知道,革命公园里面相亲的规矩啊?

    一个男孩,可以找好几个女孩相亲。

    一个女孩,也可以找好几个男孩相亲呢。

    到时候,就看见面的时候,谁能看上谁了。

    不然,相互只认识一个人,万一见面不合适,那岂不是浪费时间了。”

    冬梅知道,程红的年龄已经不小了,根本耽误不起了。

    所以,她也能理解,程红父母的想法。

    于是,她说:“好吧,那你们再给程红,看几个男孩吧,我就先回了。”

    闻言,程红父母建议冬梅,说:“既然来一趟了,也不容易,你也就给你们家孩子,再要几个女孩的联系方式吧。

    万一程红看不上涛涛,或者涛涛看不上程红,那还浪费时间?

    多相几个,没错。“

    说着,程红父母就继续去给程红,找相亲的男孩去了。

    冬梅看和程红父母,和一个老头想谈沈欢,她说:”对啊,既然程红父母,可以给程红说好几个男孩相亲,我干嘛不给涛涛,也多说几个女孩相亲呢?

    到时候,还指不定谁能相上谁呢?“

    说着,冬梅就继续深入了相亲角,继续碰着运气。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