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92章 力不从心

时间:2018-03-16作者:常山赵龙

    过了一天,礼拜天,冬梅又准备去革命公园,给儿子找对象了。

    可是,由于劳累,以及长时间的失眠,心情抑郁,冬梅刚走出房门,突然感觉脚底下像踩了棉花一样,软绵绵的。

    她每走出去一步,都感觉非常的不稳。

    她扶着墙,深怕自己摔倒。

    冬梅心说,是不是自己血糖低了?

    于是,冬梅一边从口袋掏出一个糖,仍进嘴里吃着,一边继续朝电梯口走去。

    可是,当冬梅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她突然感觉眼前一黑,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卫国速度比较慢,在冬梅晕过去三分钟之后,卫国才走出来。

    由于楼道很黑,走出的卫国,并没有看到看到,倒在地上的冬梅。

    直到他走到电梯口,才发现冬梅晕倒了。

    卫国看着晕倒的冬梅,他吓的发抖。

    他赶忙掐着冬梅的人中,呼喊着她的名字。

    看到冬梅没有反应,卫国又想到了,自己在电视里看到的心肺复苏术。

    于是,卫国一边给冬梅做胸部按压,一边朝着她的嘴里吹气。

    卫国已经害怕的哭了起来。

    他知道,冬梅的突然摔倒,很有可能是脑溢血,或者是心脏梗死。

    如果得不到有效,快速救治的话,冬梅就很有可能离开自己。

    卫国一边哭泣,一边继续心肺复苏。

    与此同时,卫国连忙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心肺复苏了好一会儿,不见冬梅醒来,卫国吓的大哭。

    此时的卫国,他是绝望的,无助的,更是恐惧的。

    他曾经设想过,自己的妻子冬梅,有可能提前离开自己,走在自己前面。

    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预想,会来的如此突然。

    卫国根本没有做好准备,根本没有办法接受妻子的突然离开。

    就在卫国觉得冬梅救不过来的时候,冬梅突然苏醒了。

    她看着卫国,说:“你哭什么呢,不就是晕倒了吗?”

    看到冬梅苏醒了,卫国喜极而泣。

    他擦着眼泪,说:“冬梅,你再坚持一会儿,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冬梅突然坐了起来,她虚弱的说:“我又不是脑梗,也不是心梗,叫什么救护车啊?”

    看到冬梅坐起来了,卫国赶忙让冬梅趟下。

    他说:“现在还没有确定,你到底是哪里梗塞了,所以你先趟下,别动。”

    冬梅早已经把生死看的很淡了。

    她说:“你放心吧,我父亲已经快九十了,我母亲快八十了,他们都活着,我这个当女儿的,从遗传角度来说,死不了。”

    救护车过来的很快,冬梅立刻被送上了救护车。

    当卫国坐上救护车,看着医生给冬梅戴上氧气罩,插上心电图之后,他才放下心来。

    车跑起来后,冬梅问卫国,说:“你让救护车,把我往哪个医院拉?”

    卫国看到冬梅的状态,并没有心梗和脑梗那么糟糕,他放心了很多。

    他说:“当然是去省城最好的医院,西京医院了。”

    听到去西京医院,冬梅马上就想到了。高昂的医药费。

    她说:“我的医保定点医院,在长安医院呢,去什么西京医院啊,太花钱。”

    话毕,冬梅冲着前面的司机,说:“师傅,去风城一路的长安医院,不去西京医院。”

    卫国看着冬梅,说:“你不要命了,长安医院能和西京医院比吗?”

    冬梅说:“卫国,我就是普通的晕倒,干嘛去那么贵的医院,难道你忘了,涛涛还没有娶媳妇呢,咱们得省钱。”

    听到妻子都病到了,还不忘省钱给儿子娶媳妇,卫国当即泪如雨下。

    他哭泣着,说:“冬梅,咱们家再穷,也不会少你,看病的钱……”

    冬梅看到卫国哭了,她给卫国擦着眼泪,说:“如果我是脑梗,或者心梗的话,我肯定会去西京医院的,毕竟命比钱重要。

    可是,我能感觉出来,我并不是脑梗,或者心梗……

    我只是普通的晕倒而已,肯定没啥大碍。”

    卫国抑制不住感情,他哭泣着说:“如果你是脑梗,或者心梗的话,你这会还能醒来吗,还能和我说话吗?”

    冬梅虽然心里也难受了,但是她在脸上,使劲挤出一丝微笑,说:“我冬梅,当了一辈子好人,没有害过谁,也没有咒过谁,更没有欺负过谁,阎王爷不会把我叫走的,那么早的……”

    卫国知道,自打冬梅年轻的时候,她就开始操劳了,凡是家里的苦活累活,她都抢着干。

    冬梅告诉卫国,你在山上辛苦,既然你回家休假了,那么你就多休息。

    凡是有什么好吃的,冬梅都舍不得自己吃,而留给卫国吃。

    冬梅告诉卫国,你能挣钱,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两个孩子还要靠你养活呢,你的身体千万不能跨。

    每当钻井队上,发生了什么死人的严重事故,冬梅都会在家里担心的要死。

    当时,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更没有网络,冬梅必须托人去井队上打听消息才行。

    每当冬梅听到,卫国还活着的时候,她总会潸然泪下。

    在她心里,她始终觉得,自己没有工作,不会挣钱……

    万一,卫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可怎么把两个年幼的孩子,给拉扯大啊?

    所以,一辈子走过来,冬梅从来没有替自己担心过……

    她总是替卫国担心,替孩子担心。

    冬梅活了一辈子,也操劳了一辈子了。

    到现在老了,本该享受老年生活了,她却又为了儿子媳妇的事情,忙活了起来。

    冬梅的一辈子,既是勤劳的一辈子,也是操劳的一辈子,更是担心的一辈子。

    虽然现在生活好了,经济好了,可以说什么都好了,可是,冬梅的身体却不好了。

    冬梅年轻的时候,力状如牛。

    她不论是在咸阳的,热压翻修轮胎厂工作……

    还是在甘泉基地的,农贸市场上卖包子,她总感觉自己,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使不完的劲,耗不完的精力……

    可是现在,当冬梅马上五十五岁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真的力不从心了。

    这种力不从心,不光体现在身体上,更是体现在精神上。

    冬梅感慨,原来身体不行,并不是一点一点,慢慢的不行的,而是一下子不行的。

    病来如山倒,突然倒下去的冬梅,她真怕自己,从此以后,再也站不起来。

    她更怕自己,因为生病,而拖累卫国,拖累儿女,拖累整个家庭。

    在冬梅的要求下,救护车把冬梅送到了长安医院。

    一路上,卫国始终在攥着冬梅的手,从来没有松开过。

    因为他担心,如果自己突然松开妻子冬梅的手,怕再也握不住她的手。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