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85章 结婚了,到底好,还是不好

时间:2018-03-13作者:常山赵龙

    三天之后,饶迪抵达了延安市。

    而涛涛也请了一天假,专程过来延安市,带饶迪逛逛。

    毕竟,自己已经在延安呆了三年了。

    其实,与其说是涛涛带饶迪逛,还不如说是饶迪约涛涛出来,让他散散心,好驱走涛涛心头的阴郁,以及离婚带给他的痛苦。

    涛涛和饶迪在百米大道见面。

    三月的天,延安市依然寒冷。

    饶迪穿了一件长款的黑色呢子大衣,非常的高贵。

    二十七的饶迪,相比以前,不仅成熟了很多,而且更加的知性美了。

    相比饶迪的美丽动人,涛涛非常的颓废。

    他既没有剪去长发,也没有刮掉下巴上的胡子。

    当饶迪看到涛涛颓废的样子后,她知道,涛涛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承受离婚带来的痛苦。

    她故意逗涛涛,说:“涛涛,你要是把头发剪短,或者把胡子给刮了,没准你还能年轻三岁呢。”

    涛涛看着眼前的饶迪,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紧张。

    涛涛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微笑。

    他只是平淡的说:“山里嘛,大家都是男人,每天没日没夜的干活,老一点也没关系。”

    饶迪笑呵呵的说:“如果你能年轻三岁的话,那你至少能摆脱剩男的帽子了啊。”

    涛涛非常的放松,也非常的自然。

    他带着饶迪,往前走着,说:“如果时间能倒流三年的话,我一定会重新认识自己……

    我一定会重新审视爱情……

    我一定会慎重对待婚姻的。”

    相比离离婚,并且对婚姻失望透顶的涛涛来说,此时的饶迪,仿佛对婚姻充满了期待。

    饶迪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涛涛,说:“涛涛,你说结婚了,到底好,还是不好?”

    闻言,涛涛停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饶迪,似乎已经找不到,当初自己作为一个朦胧青年,看到心动女孩时候,那种紧张和脸红。

    当年,在长庆石油学校的时候,当涛涛第一次和饶迪想见的时候,涛涛紧张的手心出汗,浑身不自在,甚至话都不会说。

    可是现在,涛涛见了饶迪,不仅不会紧张,而且就是见了任何一个女孩,也永远紧张不起来了。

    涛涛二十岁的时候,他曾经努力克服过,自己这个与生俱来的缺点。

    可是,无论涛涛怎么克服,怎么努力改变,他一旦遇见漂亮女孩,还是会紧张,还是会脸红,还是会出汗……

    现在,当涛涛三十岁了,当涛涛离过婚了,他没有克服,也没有努力,更没有在意……

    可是,这个见了女孩,就紧张的毛病,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涛涛不知道,怎么回答饶迪的问题。

    他只能给饶迪举例子,说:“像我和崔飞这种,结婚肯定不好。

    但像我妹妹娜娜和方方那种,结了婚,肯定好。”

    闻言,饶迪不明白的说:“那到底,怎么样的婚姻,才能好?

    怎么样的婚姻,才能不好呢?”

    这段时间,涛涛每天晚上都失眠。

    他似乎想通了好多问题。

    他说:“一类人的婚姻,能说到一块的婚姻,那就是好的婚姻。

    如果不是一类人,说不到一块,那简直把人能痛苦死。”

    说着,涛涛仿佛回到了,自己和崔飞,在一起的,那种痛苦的日子。

    饶迪听着涛涛的话,她想了半天,突然说了句:“那完了。”

    涛涛带着饶迪出了百米大道后,在附近繁华的街道上闲逛着。

    当涛涛听到饶迪说完了的时候,涛涛不明白的问:“什么完了?”

    饶迪皱着眉头,说:“我觉得,自从大学开始,我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司机,第二个男朋友红酒商人,第三个男朋友富二代,好像还没有遇到过,和我是一类人,能完全说到一起的男孩。”

    闻言,涛涛质疑的看着饶迪,说:“不会吧?

    那只能说明,你谈的男朋友,还是太少了。

    你要是多谈几个的话,估计就能遇见了。”

    饶迪依旧皱着眉头,说:“首先,我节省,我说话快,我走路快……

    其次,我……”

    涛涛知道,饶迪属于那种,反应特别快的女孩,尤其是她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更快。

    饶迪特别不喜欢,看着别人反应个几秒,再回答自己的问题。

    而且,饶迪作为一个富二代来说,还是那种特别节省的女孩。

    这一点。现在的年轻人都没有。

    涛涛笑着说:“哎,咱们两个,都属于那种比较奇葩的人。

    说实话,像咱们这种类型的人,还真的不多了。”

    涛涛自打和饶迪认识以来,两人就特别有共同语言,而且绝对是属于一类人。、

    所以,他感觉饶迪和自己,都属于那种奇葩,不入流的那种。

    饶迪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看着涛涛,说:“是啊,我总共谈了三个男朋友……

    如果算上你,我在长庆桥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有点那么个谈的意思……

    我看这个世界上,好像除了你之外,我再找不到,和我这么相似的人了。”

    经过了一段婚姻之后,涛涛才大彻大悟,互补只能成为朋友,而相似,才是最好的陪伴。

    他笑着说:“是啊,谁让咱们这么像呢。”

    饶迪也看着涛涛,说:“是啊……

    你说,当初咱两,要是在长庆桥的时候,找成的话……

    你估计,也不会离婚……

    我估计,也不会成为剩女……“

    涛涛乐呵呵的说:”是啊……“

    话说到一半,涛涛突然打住了。

    他发现,饶迪正殷切的看着自己。

    涛涛看了一眼饶迪,然后猛的躲开了,饶迪的眼神。

    涛涛在内心里面,咒骂着自己:

    涛涛啊涛涛,你到底想什么呢?

    你已经是离过婚的男人了,难道你还会对人家饶迪有意思啊?

    你这不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简直不可饶恕……

    简直愚蠢之极……

    两人彼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朝着延安市着名的,延安革命纪念馆走去。

    革命纪念馆不仅免门票,而且里面的讲解员也很热情。

    讲解员,给两人讲解了,当时革命领袖,在延安时候,革命的点点滴滴。

    从革命纪念馆出来,天已经黑了。

    涛涛请饶迪去夜市,吃了延安着名的特色小吃羊蹄。

    相比刚见面时候的言谈甚欢,现在的两人,沉默了很多。

    晚上,涛涛送饶迪去她的住处。

    可是,饶迪却说,她想回家。

    于是,涛涛帮饶迪买了当天夜里的火车,送她到了火车站。

    离别的车站,饶迪打开车窗,对涛涛,说:”你还有几天,就休假回来了?”

    涛涛算了算日子,说:“还有一个月左右吧。”

    听到涛涛还有一个月,才能回省城,饶迪安慰涛涛,说:“涛涛,你要相信,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走了崔飞,一定会有更好的女孩,主动找你的。”

    涛涛听着饶迪安慰的话,他心里满满的感动。

    他点点头,说:“希望吧。”

    当车开动的那一瞬间,饶迪看着涛涛,眼睛里面泪花闪闪。

    而涛涛看着远去的饶迪,他的心里,也似乎很难割舍。

    而饶迪这次过来延安,并不是因为出差。

    她是专程过来,看望涛涛的。

    可是,涛涛却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打发走了饶迪。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