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68章 既然要离婚,当初还结什么婚啊

时间:2018-03-05作者:常山赵龙

    经过检查,娜娜肚子里面的孩子一切正常。

    于此同时,娜娜子宫里面的子宫肌瘤,也长到桃子那么大了。

    听到娜娜子宫里面的子宫肌瘤,已经长到桃子那么大了,冬梅担心的问樊江波,说:”樊大夫,你说娜娜子宫里面的肌瘤,照着这样的速度长下去,该不会长到篮球那么大吧?“

    听到冬梅的话,樊江波径直被逗笑了。

    他开玩笑的说:”娜娜,她人才多大,怎么可能长那么大呢?

    她的子宫肌瘤,顶多长到苹果那么大,咱们就把它给割掉了。“

    冬梅还是不放心的问:”那到时候,生孩子的时候,影响生产吗?“

    樊江波摇摇头,说:”影响不大。

    到时候,给娜娜剖腹产的时候,先把孩子拿出来,然后再把瘤子给割掉,就成了。”

    听到影响不大,冬梅终于放下了心。

    她说:“哎,希望娜娜一切平安吧。

    不然,光是操这个孩子的心,也该是把我操心死了。”

    这时,樊江波才意识到,坐在旁边的涛涛,始终保持着沉默。

    于是,樊江波便问涛涛,说:“涛涛,你妹妹还有几个月就生孩子了,你老婆怎么样了,把孩子怀上了没有?“

    听到樊江波问崔飞,涛涛更是尴尬了。

    他刚准备告诉樊江波,自己准备离婚了,可是却被冬梅给碰了碰。

    他知道,母亲并不想让亲戚知道,自己家里的丑事。

    于是,他便说道:”暂时还没有。“

    听到涛涛的媳妇儿,还没有怀上,樊江波热情的说:”如果到时候,你怀上孩子了,你也带着老婆,来我们医院。

    毕竟这个医院,是全省最好的医院之一。“

    闻言,涛涛尴尬的点点头。

    他说:”好,我知道了。“

    樊江波看着涛涛腼腆的样子,他笑笑,说:”小伙子,结婚生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可不能害羞啊。

    对了,你老婆和你在一个山头工作吗?“

    听到樊江波又关心的询问崔飞的工作,涛涛很是尴尬。

    他只能敷衍了事的说:”我在安塞,她在吴起,不在一起。“

    接着,樊江波又问了涛涛好多问题。

    涛涛虽然心知肚明,自己马上就要和崔飞离婚了,但是他却必须在亲戚面前装蒜。

    他感觉,这种装蒜,实在是太痛苦了。

    还没等樊江波说完,涛涛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冬梅看到涛涛走了,她给樊江波解释,说:”他叔,涛涛这孩子,天生腼腆,不善言谈,你可不要在意啊。“

    樊江波看到涛涛走了,他尴尬的说:”冬梅姐,你没事儿了,就要多给涛涛讲讲,经营家庭之道呢。

    不然,家庭处理不好,也烦心。

    我们单位啊,前几天,刚一对才结婚不到一年的夫妻就离婚了。

    就说啊,既然要离婚,当初还结什么婚啊,也不嫌弃丢人……”

    听着樊江波的话,冬梅感觉异常的尴尬。

    于是,她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地铁上,由于涛涛先走,所以他并没有和母亲妹妹同坐一辆地铁。

    冬梅和娜娜坐在一起。

    她担心的说:”娜娜,你说你哥哥,如果和崔飞离婚的话,该不会这辈子,都找不到媳妇了吧?“

    听到母亲的担心,娜娜直接笑了出来。

    她说:”我哥哥又没有缺胳膊少腿,更没有什么恶习,他不就是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嘛,有什么找不到老婆的?

    我看啊,他离婚之后呢,说必定还给你找一个美女回来呢。“

    听着娜娜说话轻松的样子,冬梅是一点也不轻松。

    她忧心忡忡的说:”娜娜,你说你哥哥,要是和崔飞离婚了的话,他要是再找一个,和崔飞一模一样的女人回来,你说,那可怎么办啊?“

    听着母亲的担心,娜娜感觉母亲的担心,根本不可能发生。

    她说:”老妈,你就不要再担心了。

    我哥哥既然失败过一次,那他肯定会长记性的。

    在择偶方面,他一定会擦亮眼睛的。

    再也不会糊里糊涂的,随便找一个女人,把婚给结了。“

    冬梅的这个心结,给解开了。

    可是,她的另外一个心结又来了。

    她突然说道:”娜娜,咱们假如说,你哥哥找了一个性格比崔飞好,不给你哥哥戴绿帽子的女人。

    但是,万一她来来咱家后,生不了孩子怎么办?“

    娜娜已经感觉,和母亲沟通不了了。

    她觉得,母亲担心的事情,竟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娜娜给母亲解释,说:”老妈,只要是个女人,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就能生孩子。“

    虽然娜娜已经给母亲解释的很清楚了,但是冬梅还是问道:”万一呢?“

    娜娜无话可说的道:“你们要是实在不放心,那你们就在结婚之前,去让我哥哥和他再婚的老婆,去做个婚检,不就行了。”

    听到婚检,冬梅点点头,说:“很有必要。

    可是,我就怕人家女孩不愿意去做婚检,还说咱们小气,担心人家有病,不礼貌,要求人家女孩做婚检。”

    娜娜听着母亲的话,她皱着眉头,说:“老妈,你是不是被我哥哥的婚事给愁怀了,怎么思维,都不清晰了?”

    说实话,冬梅这段时间,她的心思,基本都在儿子涛涛身上放着。

    冬梅担心他这,担心他那,始终放心不下来。

    回到家里,冬梅趟在床上,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趁着娜娜不注意,拿着那十几双单鞋和棉鞋,去张家堡的村子里面,卖鞋了去了。

    可是,相比手套的好卖,鞋子并不好卖。

    手套不论大小,都能戴。

    可是鞋子就不一样了,如果不合适,根本没有办法穿。

    所以,冬梅在张家堡的城中村里面,一直站到天黑,也才卖出去了一双鞋子,还是单鞋。

    天黑了,冬梅回到家里。

    她看着卫国,气馁的说:“哎,相比早上的手套,下午的鞋子,根本就卖不出去啊。”

    和手套一样,卫国之所以把这些自鞋子,全部积攒起来,也主要是送给老家的亲戚的。

    之前,老家的亲戚们,像喜欢手套一样,喜欢这些劳保鞋子。

    可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电商在农村的普及,亲戚们都开始穿舒服的旅游鞋了,而不再有人穿笨重的劳保鞋了。

    所以,卫国拿回来的劳保鞋,便也没有亲戚可以送了。

    听到鞋子卖不出去,卫国说道:“既然卖不出去,那就算卖了。

    完了,送给门口拾荒的老汉。

    或者,送给那些没有鞋穿的叫花子吧。”

    闻言,冬梅点点头,也只能这样子了。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