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66章 卖手套

时间:2018-03-04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跑了两步,她就感觉自己跑不动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还没有钱娶媳妇……

    自己的儿子,还要打光棍,冬梅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又跑了起来。

    只见,冬梅跟着贴膜男孩,从街边绕到中国移动门口……

    然后,顺着中国移动门口,跑到了公厕后面……

    再从公厕后面,跑到了未央路上。

    到了未央路上后,城管明显不再追了。

    冬梅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发现刚才对她们进行围追堵截的几个城管不见了。

    此时的冬梅,她猛的将箱子,扔到旁边的绿化带里面,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坐到地上的冬梅,她抬累了,脸色发白,浑身发冷。

    她感觉心脏跳的太快,似乎要从她的嘴里跳出来。

    冬梅使劲按住胸口。

    她感觉难受极了。

    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猛的冲上了冬梅的头脑。

    冬梅一边从口袋,摸着救心丸,一边心想,不能死,千万不能死。

    最不行,也得给儿子涛涛,把媳妇娶了再死。

    说着,冬梅就把一颗救心丹,扔到了嘴里,然后吞了下去。

    连续吃了三颗救心丹之后,冬梅感觉濒死的症状,缓解了好多。

    但是,她依然感觉难受。

    她心里面恶心,想吐,并且发慌。

    冬梅又在地上坐了一会儿。

    她心想,该不会是血糖降低了吧?

    于是,冬梅便伸手,在口袋里面摸着糖果。

    由于冬梅是严重的糖尿病患者,所以她的血糖,经常忽高忽低。

    血糖高了的时候,就要运动降低。

    血糖低了的时候,就要赶紧补充糖分。

    所以,随身携带糖果,已经变成了冬梅生活中的一种习惯。

    可是今天,由于冬梅出来的着急,她竟然给忘记往口袋装糖果了。

    冬梅知道,如果自己的血糖持续低下去,自己就有可能,因为低血糖,而导致心脏骤停。

    所以,冬梅必须马上找点糖果,或者吃的东西,来补充血糖。

    于是,冬梅要紧牙关,抱起箱子,顺着未央路,朝着不远处走去。

    当冬梅坚持走了五百米之后,她实在走不动了。

    而且,由于低血糖的不断恶化,冬梅已经感觉晕晕沉沉了。

    她眼睛的视力,也模模糊糊。

    当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家烘焙面包店的时候,冬梅径直抱着箱子冲了进去。

    进去后,冬梅随手从玻璃橱窗里面,拿出来一根面包。

    她问收银员,说:“师傅,这个面包多少钱?”

    收银员上下打量着冬梅,然后说:“二十六。”

    听到一个面包,竟然要二十六,冬梅惊讶的说:“一根面包,怎么卖怎么贵?”

    收银员给冬梅解释,说:“阿姨,这是起司面包,已经算是我们店,最便宜的面包了。”

    听到眼前的烘焙店里面,最便宜的面包,竟然要二十六块钱,冬梅顾不得身体的不舒服,他放下手里的面包,走了出去。

    可是,刚走出去两步,冬梅感觉双腿发软,竟然再也走不动了。

    没法,冬梅又返了回来。

    她看着收营员,说:“师傅,你们店里,还有没有,更便宜的面包了?”

    收银员指了指店里,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面,然后说:“那个面包,马上过期了,便宜处理,八块钱。”

    听到马上过期的面包也要八块,冬梅心想,八块钱都能买二十几个馒头了。

    可是,冬梅的身体,已经不听她的使唤了。

    持续的须糖降低,严重的摧残着冬梅的身体。

    没法,冬梅咬着牙,从口袋拿出八块钱,买了她此生,买过的,最贵的一个面包。

    拿到面包后,冬梅狼吞虎咽的,就吃了下去。

    很快,冬梅的血糖就上升了。

    半个小时候,冬梅感觉身体基本恢复了正常。

    身体恢复正常后,冬梅就抱着箱子,漫无目的的走着。

    她边走,边流泪。

    她心说,自己本来,是出来挣钱,给儿子娶媳妇的,怎么一分钱没有挣到,还花了八块钱,买包吃了呢?

    冬梅心里难受至极。

    她回忆着自己年轻的时候,在陕北甘泉基地里面,卖包子时候的光景。

    那时候,冬梅卖一年包子,就实现了自己万元户的梦想。

    可是现在,自己再次出来做生意,不仅一分钱挣不到,而且还差点要了命。

    冬梅突然感觉,自己很没用。

    她感觉,自己活着,好像就是家庭的累赘。

    冬梅心里念道着,要是卫国有什么病的话,最好转移到她身上。

    自己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卫国还有工作,他还没有退休,至少他还能挣钱。

    不知不觉,冬梅走着歇着,歇着走着,来到了风城六路口。

    在风城六路口,冬梅终于看到了,几个带着安全帽的民工路过。

    冬梅意识到商机来了。

    于是,她准备把箱子打开,销售自己的手套。

    可是,她突然又看到了,不远处停的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

    如惊弓之鸟的冬梅,以为所有五菱宏光面包车都是城管车。

    她没有敢停下来,抱着箱子,又走了起来。

    一阵子之后,冬梅走到了张家堡街道。

    此时,冬梅突然看到了,对面的城中村。

    不由的,冬梅的眼前,为之一亮。

    由于省城的发展很快,所有风城四路的城中村全部都被拆掉了。

    所以,当冬梅把手套拿出来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去城中村里面卖手套。

    冬梅一边过着马路,一边看着城中村里面,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人头攒动。

    她心说,在这个城中村里面,估计手套很好卖,而且还不怕城管。

    当冬梅走进张家堡的城中村后,她终于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冬梅看到,眼前的城中村,相比外面繁华的高楼大厦,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而城中村里面,一个个穿着朴素,忙忙碌碌的民工们,相比外面穿着华丽的白领们,,又是另外一群人。

    冬梅把自己的箱子,放到了一个,卖二手衣服的摊子旁边。

    在打开箱子之前,冬梅还不忘问问,卖二手衣服的老太婆。

    她说:“大姐,这里面,没有城管吧?”

    大姐笑着说:“这里面,本身就是咱打工一族的天堂,哪里有城管啊。

    你就放心的做你的生意吧。”

    虽然,冬梅已经在省城住了八年了,但是她始终觉得,自己是属于城中村里面这个世界,而不属于那个繁华都市里面的人。

    而且,冬梅看着城中村里面的人们,她感觉异常的亲切。

    彼此,不仅有着共同语言,更有着共同的乡音。

    冬梅点点头,谢过老太婆之后,便开始销售自己的手套了。

    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

    一波接着一波的农民工,从外面走来,出去。

    冬梅吆喝着,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石油工人戴的手套,保证戴着不破,干活不笨……”

    还没等冬梅把话说完,几个个子非常低的,操着一口四川话的民工,便走过来了。

    他们看着冬梅,箱子里面的手套,说:“你这手套,多少钱啊?”

    冬梅看着眼前的工人,猜想他们是建筑工人,便说:“三块钱一双,保证你们建筑工人,一时半会戴不破。”

    听到眼前的手套,竟然要三块一双,几个建筑工人,感觉价格有点高。

    他们说:“我们平时戴的手套,才一块钱一双,你这个手套,竟然要三块钱,太贵了。”

    听到眼前的工人嫌贵,她马上给工人解释,说:“你们戴的那手套,是线手套,只能戴三天,所以才卖一块一双。

    你看我这手套,完全是帆布的。

    而且手心,还是皮子的。

    虽然不是真皮,但是人造革,也能抵抗磨损啊……”

    冬梅的一番话,似乎打动了眼前的建筑工人。

    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建筑工人,说:“你的手套,虽然不错,但是还是有点贵。

    如果两块钱一双的话,我们就一人买一双。”

    冬梅笑了笑,她说:“这手套,可是石油工人干活戴的,他们是什么环境,比你们建筑工人的环境恶劣多了。

    咱这手套,可是有质量保证的。

    这样吧,咱也不说三块了,两块五一双,你们要的话就拿,不要的话就算了。”

    闻言,几个建筑工人便没有再搞价,一人拿了一双走了。

    转眼睛卖出去了五双手套,十几块钱入账,冬梅感觉心情好多了。

    接下来,冬梅一路吆喝,和路过的建筑工人们讨价还价。

    不到半个小时,就把那一箱子手套,全部给卖完了。

    虽然一箱子手套下来,并没有像冬梅预想的那样,能卖个一千五或者两千。

    虽然只有一千多一点入账,但是冬梅已经感觉非常激动了。

    毕竟,已经五十三岁的冬梅,自从四十岁患了糖尿病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来做过生意了。

    卖完了最后一双手套,冬梅将纸箱子,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她高兴的笑了。

    笑完之后,冬梅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

    卫国已经下班了,自己也该回家给卫国做饭了。

    于是,冬梅便过了马路。

    她揣着那一千多快钱,坐了六百路公交车往回赶。

    一点的时候,冬梅终于到家了。

    她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面香味儿。

    原来,卫国看到冬梅不在家,他便自己做了饭。

    卫国看到冬梅回来了,他忙问:“你上哪儿去了,饭吃了吗?”

    冬梅没有回答卫国,而是拿着一千多块钱,放在桌子上。

    她说:“卫国,这是我一个早上,出去打工赚的……

    你看怎么样,有没有你赚的多?”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