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65章 到底年龄不饶人啊

时间:2018-03-03作者:常山赵龙

    第二天,卫国去上班后,冬梅就开始在家里面翻箱倒柜。

    趟在自己卧室里面睡觉的娜娜,听到客厅里面一阵咚咚的声音,她还以为家里进贼了。

    她赶忙扶着腰,从自己卧室走了出来。

    娜娜一扭一扭的走到客厅后,她看着满地的劳保手套。

    她好奇的问,说:“妈,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劳保手套出来?”

    冬梅正端着凳子,站在阳台上。

    她一边打开阳台顶上的柜子,一边说:“你爸爸在山上工作的时候,发的手套,没有用完的,全部拿回来了,我把他们给全部找出来。”

    娜娜看着客厅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手套。

    她不明白的说:“你找这么多手套,干什么啊?”

    冬梅将阳台天花板上的手套,不断的拿出来。

    她往下扔着手套,说:“还能干什么啊,当然是拿出去卖掉啊。”

    听到母亲竟然要出去卖手套,娜娜搞不懂的说:“卖手套?

    什么意思?”

    以前的时候,每当卫国从山上,拿下来劳保手套的时候,冬梅总会拿回老家,送给亲戚们。

    在以前那个物质匮乏,大家并不富裕的时代,亲戚们都很喜欢冬梅送给他们的手套,毕竟干活的时候是可以带着的。

    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国家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家的亲戚们,已经不在稀罕,冬梅拿回老家的手套了。

    甚至,有的亲戚,直接拒绝冬梅的好意,甚至拒收冬梅拿回来,送给他们的劳保手套。

    冬梅将阳台柜子里面的手套,翻出来后,就抱着一大堆的手套,扔到客厅的地板上。

    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这么多手套,少说也有五六百双了吧。

    这么好的手套,咱不多算,一双算上三块钱,还能卖一千五百块钱呢。”

    听到母亲把这些劳保手套收集起来,竟然是要拿出去卖掉的?

    娜娜诧异的说:“妈妈,好端端的,卖什么手套啊?”

    冬梅直言不讳的说:“你哥哥马上就要离婚了,我卖点手套,给你哥哥攒娶媳妇的的钱。”

    闻言,娜娜终于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

    原来,母亲之所以把家里多余的手套,全部收集起来,就是为了拿出去卖掉,就是为了给哥哥攒娶媳妇钱的。

    娜娜心疼的看着母亲,说:“妈妈,你身体本身就不好,就就别出去劳累了。

    我又不是没有工作,等我生了孩子之后,我就去上班,我给我哥攒,娶媳妇的钱。”

    冬梅从工具柜里面找来麻绳,把这些手套,十双一缠,并且单的单,双的双,棉的棉,薄的薄,分类的整整齐齐。

    她说:“你哥哥,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婚了,等你生完孩子,再去上班,那都几年之后了。

    来不及,你就别管了。

    我能给你哥哥,创造点效益,就创造点效益吧,

    总不能,让你哥哥打一辈子光棍吧?”

    说着,冬梅就找来了一个大纸箱子,然后把这一大堆的手套,往箱子里面塞着。

    娜娜实在不忍心,母亲一个五十多岁的病人,出去站在大街上卖手套。

    她说:“妈,你别去了,你把箱子给我,我出去把这些手套给你卖掉。”

    话毕,娜娜心想,自己把这些手套拿出去后,就地扔掉,然后从银行里面,取出一千五百块钱,回来给母亲,免得母亲劳累。

    再说了,在省城这个地方,尤其是风城四路这一块地,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满街行走的都是白领,谁会要这些,有一定年代的,石油工人戴的,粗糙而笨重的手套啊?

    听到娜娜要出去帮忙给自己卖手套,冬梅摇摇头,说:“你赶紧给我躺倒床上去,别站的太久了,难道你不知道,你曾经差点流产啊。”

    说着,冬梅就扶着娜娜,往她的卧室走。

    娜娜不情愿的说:“妈,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早都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了,现在稳的很,你就让我出去替你卖手套吧。”

    冬梅把娜娜扶着躺倒在了床上,然后拉着被子给他盖上。

    冬梅叮嘱她,说:“你肚子里面的孩子重要,卖什么手套?

    再说了,你这么矮的个子,又挺着个大肚子,你抗的动,那个大纸箱子吗?”

    说着,冬梅就扛着箱子出去了。

    冬梅扛着箱子出去后,顺着风城四路往前走。

    她记得,在风城四路和未央路十字附近,有一个特别大的中国移动。

    而在中国移动门口,有很多摆摊的小贩。

    什么卖小孩玩具的,卖盗版书的,卖帽子围巾的,给手机贴膜的等等。

    所以,冬梅准备抱着自己那一大箱子的手套,去那里摆摊把这些手套卖掉。

    从明亮花园南门,到中国移动门口,只有短短的一千米距离。

    可是,冬梅却抱着箱子,足足走了半个小时。

    中间,她至少休息了至少三次。

    等冬梅抱着箱子,来到目的地的时候,她累的就想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把箱子放到地上后,就站在箱子旁边,热的解开了外套的纽扣。

    她感叹,到底年龄不饶人啊。

    想当年,我冬梅年轻的时候,在陕北甘泉基地,卖包子那会儿,一个人骑个自行车,带着两百多斤重的东西,直接能从基地院子的那个大坡,给骑上去呢。

    那个大坡很陡峭,就是男人,也得在中途缓一缓。

    可是,冬梅竟然能够给直接骑上去。

    而且,年轻那会儿的冬梅,哪里感觉到累过。

    卫国在山上上班,冬梅一个人,既要在菜市场上卖包子,还要照顾两个孩子。

    她真是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忙活着。

    即使这样,她都不曾觉得身体受不了过。

    可是现在,当自己抱着一个大纸箱子,走了一千米的距离,竟然已经累的喘不过气来。

    而且,她还感觉心脏跳的厉害。

    冬梅蹲在纸箱子旁边,休息了一会。

    她感觉身体慢慢恢复过来后,便打开箱子,开始卖手套了。

    由于冬梅年轻的时候,先后卖过冰棍,药品,饺子,包子等等东西,所以在卖东西这方面,冬梅一点也不怯场。

    她一边看着周围的行人,一边吆喝着。

    她说:“手套,手套,三块钱一双,走过路过,可千万不要错过。”

    相比周围卖玩具的,卖帽子,围巾,口罩,盗版书的……

    给手机贴膜的……

    冬梅要明显显眼的多。

    不仅因为冬梅吆喝的声音很响亮,更是因为冬梅的年龄很大。

    相比周围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冬梅已经是阿姨级别,甚至是奶奶级别的了。

    听到一双手套只要三块钱,很快,一群女孩围了过来。

    女孩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什么手套,竟然这么便宜?”

    “马上就到冬天了,咱们买一双手套,刚好冬天戴。”

    “有没有粉色的手套,我喜欢粉色。”

    说着,女孩们就从纸箱子里面拿出来了手套。

    可是,当年轻女孩们看到冬梅的手套后,无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民工戴的手套吗,咱们怎么能戴呢?”

    ”这些手套,怎么又大又丑,而且还粗糙。”

    说着,女孩们纷纷转身离开了。

    冬梅看到女孩们走了,她在后面解释,说:“孩子们,这些手套啊,不是平时保暖戴的,而是干活的时候戴的。”

    女孩们走后,又先后过来几个年轻人。

    但是,当大家看到冬梅的手套很另类之后,并没有一个人买她的手套。

    冬梅在中国移动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竟然一双手套都没有卖出去。

    虽然她有些气馁,但是当她想起,自己儿子离婚之后,没有钱娶媳妇,可能就要打一辈子光棍的时候,冬梅又重拾了信心。

    她心想,刚才过来看手套的人,不是女学生,就是年轻的男白领,好像没有碰到一个干活的人。、

    如果有干活的人路过,看到这么好的手套,只卖三块钱的时候,一定会购买的。

    于是,冬梅又站了半个多小时。

    此时的冬梅,她已经感觉,自己站不住了。

    冬梅真后悔,自己出来的时候,没有拿一个小凳子。

    那样,至少自己可以坐在凳子上卖手套啊。

    不像现在,竟然站不住了。

    就在冬梅感觉站不住的时候,突然,周围卖东西的商贩们,猛的开始收拾东西,然后朝着远处狂奔。

    冬梅看了看周围,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啊。

    由于患糖尿病已经十三年了,所以她的眼睛,被糖尿病严重的损坏。

    她的视力,下降的很厉害,一年不如一年。

    突然,冬梅旁边给手机贴膜的年轻人,朝着冬梅大喊:“阿姨,城管来了,你还不赶紧跑。”

    听到城管来了,冬梅才反应过来。

    这时,冬梅才看到,不远处开过来了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

    面包车上写着几个红红的大字:城管执法。

    说时迟,那时快,冬梅以最快的速度抱起了箱子,就往西边明亮花园的方向跑。

    可是,冬梅刚跑了两步,跑在她前面,给手机贴膜的年轻男孩,却又折返了回来。

    只见,男孩一边跑,一边大喊:“城管在前面,又停了一辆车,西边已经堵死了,大家顺着未央路,往北边跑啊。”

    闻言,冬梅傻了。

    她心说,年轻人能跑动,自己一个老太婆,而且还要抱着个大箱子,怎么跑的动?

    就在冬梅犹豫不决的时候,刚才卖玩具的小贩,已经被城管给拦住了。

    冬梅看到,城管正在没收商贩的玩具。

    她顿时着急了。

    她心说,自己花了一个早晨,好不容易把家里的劳保手套,全部整理出来了。

    这出来还没有卖出去一双,要是被城管全部给没收了,自己岂不是赔大了?

    于是,冬梅也不管自己是一个五十三岁,并且患有糖尿病和冠心病的病人了。

    她径直跟着前面,贴膜的小年轻,朝着未央路跑去。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