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64章 难道这个婚姻,真的就是天注定的吗?

时间:2018-03-03作者:常山赵龙

    出了长安医院,涛涛气愤无比。

    他抱怨说:“我简直没有见过这种人,恩将仇报?

    我刚给她交了一万块钱的医药费,她就拿杯子和烟灰缸砸我?

    这还是人吗?

    这也太坏了吧?

    真是天地良心呐……“

    冬梅内心里面的底线,也被崔飞给毫不遮掩的冲破了。

    她替儿子喊冤,道:”她崔飞骂你没有本事,骂你没有能力……

    我就想问问她崔飞,周围像你这样的,结婚之前,把挣的钱,一分不花的全部交给父母……

    结婚之后,把挣的钱,一分不花的全部交给妻子……

    不抽烟,不喝酒,认真生活,勤奋工作的男孩有几个?”

    冬梅一路替涛涛鸣不平。

    长安医院距离明亮花园并不远,两人走了不到十分钟,便走到了家里。

    一进门,刚好卫国在阳台浇花。

    冬梅直接冲着卫国,说:“卫国,让你儿子和崔飞赶紧离婚,我看这日子,是过不成了。”

    正在给花花草草浇水的卫国,听到冬梅突然又让儿子离婚了。

    他一脸诧异的看着冬梅,说:“之前,你不是还说,不同意涛涛离婚,让他能挽回就挽回吗?

    怎么突然,变卦了呢?”

    冬梅气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她想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

    她看着卫国,说:“我怕儿子,再不和崔飞离婚,搞不好要出人命了?”

    听到出人命,卫国当即停止了浇花。

    他走到客厅,看着妻子冬梅,说:“出什么人命,难道涛涛要……“

    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就打断了他的话。

    冬梅说:”你那儿子善良腼腆,他还能对崔飞干出什么事情来?

    我是怕你儿子,消失在崔飞的手下。“

    闻言,卫国瞪大了眼睛。

    他看着冬梅,说:”怎么了,难道刚才,崔飞在医院里面要杀人?“

    冬梅气喘吁吁的说:”虽然崔飞没有杀人,但是我看啊,和杀人差不多了。“

    卫国皱着眉头,问:”你和涛涛,不是去看望住院的崔飞了吗?

    她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冬梅叹了一口气,说:”哎,我们不仅看望了崔飞,而且涛涛还给崔飞交了一万多的手术费……

    可是,崔飞不仅不感恩,而且还拿玻璃杯子和烟灰缸,砸涛涛的脑袋……

    你说,过分不过分?“

    听到儿媳妇崔飞,竟然拿凶器砸儿子的脑袋,卫国走近涛涛,看着他的脑袋,说:”你没事儿吧。“

    涛涛咽不下刚才那一口气,他说:”妈,你把户口本给我,我现在就去医院,找崔飞离婚。“

    听到儿子现在就要去崔飞离婚,冬梅摇摇头。

    她说:”现在,她已经躺在床上了,路都走不成,那还怎么离婚?“

    涛涛不解气的说:”哪怕用轮椅推着,我也要和她离婚。“

    虽然冬梅一时气愤,恨不得让儿子赶紧把这个泼妇给离掉去。

    可是,她转头一想,此时的崔飞,毕竟已经在病床上了。

    虽然崔飞对涛涛不好,而且出轨在先。

    但是,毕竟现在的崔飞是弱势。

    如果让儿子现在,和崔飞离婚的话,家属院里面的人,一定会骂自己和涛涛。

    骂自己这一家人,没良心,势力眼,看到儿媳妇腿摔断了,就把人家给一脚踹了?

    冬梅忍了忍,她说:”涛涛,算了,你暂时等一等吧。

    等崔飞腿好了,她给你提出离婚的时候,你再和她离婚吧。“

    听到母亲的话,涛涛不理解的说:“干嘛要她给我提离婚,然后我再和她离婚啊?

    那岂不是让她给抢夺先机了?”

    冬梅没有办法的说:“涛涛,虽然崔飞出轨在先,但是毕竟,她现在还是你的妻子……

    而且,周围的街坊邻居们,又都不知道她出轨。

    如果你现在提出和崔飞离婚的话,周围的人,一定会骂你的。

    会骂你涛涛,喜新厌旧,看到妻子腿摔断了,然后就不要人家了。”

    闻言,涛涛觉得母亲说的也对。

    他说:“也是,如果我现在去找崔飞离婚的话,这个时间点,确实不对。

    但是,如果咱们等崔飞,给咱们提出离婚的话,也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冬梅想了想,说:“既然人家崔飞,在外面有男人,只要她的腿一好,人家肯定会和你离婚的。

    等不了多长时间的。”

    听着母亲的话,涛涛越想越气。

    他心说,自己的妻子出去偷人,和野男人出去旅游,结果把腿给摔断了。

    野男人跑了,扔下摔断腿的崔飞,而自己这个受害者,却要去照顾崔飞,掏钱给崔飞治病?

    即使自己做了老好人,反倒还被妻子用玻璃杯和烟灰缸砸……

    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

    晚上,冬梅半夜醒来了。

    她坐在床边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夜发呆。

    卫国也睡的不踏实。

    他睡睡醒醒。

    当卫国看到冬梅坐起来后,他便问冬梅,说:“怎么了,你咋不睡了?”

    每当夜里,冬梅的感情,就特别复杂。

    她的心里,就想的也就特别多。

    她心情难受的说:“卫国,你说好男人,怎么就遇不到好女人呢?”

    卫国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只能安慰冬梅,说:“谁让好男人,不会谈恋爱呢?

    当初,放着那么多好女孩,他不找,偏偏要去找坏女人崔飞?”

    冬梅曾经一心愿意涛涛找饶迪,她说:”如果涛涛找了饶迪的话,他现在也不会遭这种罪。“

    卫国说:”就算涛涛不找饶迪,就算涛涛找了小英给他介绍的,他们村子的那个王倩的话,他现在估计也过好了。“

    冬梅想不通的说:”卫国,你说,难道这个婚姻,真的就是天注定的吗?“

    卫国说:”我以前,是不信命的。

    可是,我现在都信命了。

    你说涛涛,这么乖的一个男孩,咱们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他会离婚啊?“

    冬梅叹着气,说:”是啊,咱们这个家族里面,根本就没有人离过婚。

    就算可能有人离婚,那也轮不到涛涛啊。“

    说着,冬梅突然哭了起来。

    卫国看到冬梅哭了,便安慰她,说:“冬梅,你哭什么啊?

    车倒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呢。”

    冬梅依旧抽泣着,说:“可是,我就担心,涛涛离婚了之后,她再上哪里,找媳妇去啊?”

    闻言,卫国也沉默了。

    因为他不仅要面对,给涛涛和崔飞结婚,所欠的那十五万的外债,更要面对给涛涛再婚的困难。

    卫国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哪里再来钱,给涛涛再婚。

    冬梅伤心的哭着,她说:“该不会儿子这辈子,要打一辈子光棍吧?”

    突然,卫国突发奇想的说:“实在不行,既然咱们中国的女孩彩礼太高,就干脆让涛涛去越南,柬埔寨,或者老挝,找个媳妇回来得了。”

    听到卫国竟然要让涛涛,去那么远的地方找媳妇,冬梅瞪大了眼睛。

    她感觉不可思议的说:“那行吗?”

    卫国点着头,说:“怎么不行,至少那边彩礼低啊。

    咱们这边,娶一个媳妇,得花十五万。

    那边娶一个媳妇回来,可能五万就够了。”

    闻言,冬梅止住了哭泣。

    她心说,十五万,咱们找不来,要是五万的话,自己凭着这张老脸,还是能从朋友亲戚那里,借来的。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