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57章 纯真下掩饰着的狠毒的心

时间:2018-02-28作者:常山赵龙

    ,精彩小说免费!

    涛涛喘着粗气,他的嘴唇发干。

    显然,由于刺激太大,涛涛的血压和血糖瞬间上升了。

    涛涛感觉双脸火辣辣的烫,浑身都不舒服。

    由于照片太多,涛涛并不能一张接着一张的看。

    他只能挑着照片看。

    而且,其中一张照片,竟然是崔飞和男人光着身子,在宾馆房间里面的照片。

    显然,自己的妻子崔飞,已经和男人发生关系,并且同居了。

    涛涛的心脏,跳的很厉害。

    他使劲按着胸口,才缓解了一些。

    涛涛深呼吸着,喝一大杯的冰水,才感觉缓过来一些。

    他深怕自己的心脏,从口中跳出来。

    他深怕自己的脑血管,就此破裂。

    他生怕自己由于太过激动,而导致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而死亡。

    此时的涛涛,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抱头痛哭。

    涛涛的哭声,撕心裂肺,甚至惊醒了左邻右舍的邻居。

    涛涛看着照片上的男人,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涛涛使劲回忆着,几个月之前。

    有一次,当涛涛和崔飞吃旋转寿司的时候,涛涛好像见过这个男人的照片。

    由于崔飞的手机,没有来得及关机,涛涛便顺手拿着她手机把玩。

    当涛涛点击进入崔飞手机相册的时候,他看到了同样的男人:一个肥头大耳,膘肥体胖,其丑无比的男人。

    涛涛当时问崔飞,这个男人是谁?

    崔飞告诉他,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同事。

    涛涛心想,难受崔飞出轨单位的同事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涛涛继续浏览照片。

    他终于在照片下面,看到三个字:李江岳。

    突然,涛涛的思绪,又回到了更早的时候。

    当时,崔飞接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并且以情侣吵架的口吻呵斥那个男人。

    当崔飞挂掉电话的时候,涛涛刚好看到了结尾的那个人的名字:李江岳。

    当涛涛问崔飞,这个男人是谁的时候,崔飞告诉他,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同学。

    同一个,崔飞却告诉了自己,两种不同的答案。

    而且,涛涛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几个月前,当自己陪着狗,看房子的时候,途中打电话过去问崔飞在哪里?

    崔飞却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了定边。

    再加上崔飞电脑里面的,这些照片的拍摄地点都是在定边,涛涛瞬间清醒了。

    不由得,他坐实了崔飞婚内出轨的事情。

    所有的证据放在一起,涛涛可以肯定的是,崔飞很早就已经和李江岳出轨了。

    只不过,崔飞一直隐瞒着真实情况,一直欺骗着自己。

    而且,最让涛涛感到可耻的是,崔飞竟然信誓旦旦的,在自己面前保证:像我崔飞这样的女人,绝对不会出轨的,哪怕世界上的女人都出轨了,我崔飞也不会出轨。

    而且,最可悲的是,涛涛竟然完全相信了崔飞的谎言。

    善良的涛涛,一直被蒙在鼓里。

    善良的涛涛,一直再被欺骗。

    善良的涛涛,一直在被崔飞玩弄于鼓掌之间。

    今天晚上的这些发现,彻底让涛涛看清楚了,崔飞那一张丑陋的面孔,那一张巧舌如簧的嘴巴,那一对欺骗人的眼神,和一副纯真下掩饰着的狠毒的心。

    涛涛大哭了一场。

    他哭出了自己心中所有的委屈……

    他哭出了自己心中所有的自卑……

    他更是哭出了自己心中所有的痛苦……

    在被骗的这段时间,涛涛处处替崔飞着想,怕她冻着,怕她冷着,怕她饿着,更怕她被坏人欺负。

    可是现在,涛涛终于知道了,那个可怜,可悲,可恨的人,并不是崔飞,而是自己。

    涛涛马上三十岁了,可是他的情商,仍旧像个高中生一样,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分不清爱与不爱,更分不清夫妻之间各自应尽的责任。

    涛涛的付出,没有底线,涛涛的忍耐,更没有底线……

    可是,善良的过了度,那么就变成了一种残忍,容忍的过了度,那么就变成了一种放纵,谦让的过了度,那么就变成了一种无耻。

    涛涛知道,他和崔飞离婚的日子不远了。

    而且,现在的崔飞,肯定是和李江岳一起在成都旅游。

    对于自己和崔飞的婚姻,涛涛已经心灰意冷了。

    他不在忌惮崔飞,他不在胆怯崔飞,更不在顾忌崔飞。

    涛涛拿起来了电话。

    他拨通了崔飞的电话后,直接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往日里,每当涛涛给崔飞打电话的时候,他都会先打好草稿,想好自己要说的话,更会考虑自己说的每句话,合适不合适,得体不得体,会不会冒犯到崔飞,会不会伤害到崔飞那颗敏感而脆弱的心。

    可是现在,涛涛已经不管这些了,他要的只是结果。

    当崔飞接起电话后,他突然从电话里面,从涛涛说话的声音中,听不到涛涛的那种胆怯,那种唯唯诺诺,那种试探,那种生怕自己生气的口吻。

    崔飞惊讶的说:”涛涛,你怎么说话的口吻变了啊?“

    涛涛冷冷的说道:”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听着涛涛的话,崔飞第一次感觉到了涛涛的男人味。

    她说:”我在城都玩上一个多礼拜就回来了。“

    涛涛直接问道:”李江岳是谁?“

    闻言,崔飞突然傻了。

    她惊讶的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晌,崔飞狡猾的说:“涛涛,你说什么呢,什么江山五岳啊?”

    此时的涛涛,说话没有一点负担。

    他大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不用顾忌崔飞的感受。

    他说:“你他妈别给老子装了,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老子要和你离婚。”

    听到涛涛竟然主动要和自己离婚,崔飞愣住了。

    虽然离婚是崔飞提出来的,但是她知道,涛涛的心里,并不想和自己离婚。

    她尴尬的笑了笑,说:“涛涛,你怎么突然想和我离婚啊?”

    涛涛大声说道:“我为什么和你离婚,难道你不知道吗?”

    崔飞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她说:“我崔飞,做不改名,行不改姓,堂堂真正,本分分分……”

    涛涛听着崔飞的满口谎言,他说:“崔飞,你真行啊,我看你不仅会偷东西,更会撒谎啊?

    你难道和李江岳,在成都玩的不开心吗?”

    听到涛涛再次提到了李江岳,崔飞紧张了。

    她心想,涛涛一定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她说:“涛涛,你说的李江岳……是谁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涛涛正对着电脑,她看到李江岳的一张照片上,地址显示的是辽宁盘锦,而李江岳身后的钻井队牌子上,则写着辽河油田。

    涛涛直接问崔飞,说:”工作在辽河油田,家在辽宁盘锦的李江岳,你不知道啊?“

    闻言,崔飞当即傻了。

    她心说,完了,自己和李江岳的事情,算是完全露馅了。

    崔飞当即问涛涛,说:”涛涛,你偷看我的手机短信?“

    涛涛冷笑道:”你的手机,常年设置着密码……

    而且,你把手机保护的那么严实,我怎么能看到你的手机?“

    崔飞坚信,涛涛一定是偷看了,自己和李江岳的聊天记录……

    不然,涛涛不可能对于李江岳,了解的这么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