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48章 全力急救

时间:2018-02-23作者:常山赵龙

    卫国看到,冬梅已经冲到门口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也顾不得换衣服了,便也冲了出去。

    就这样,老两口穿着睡衣,拿着钱包,就冲到了明亮花园南门。

    他们在风城四路口,等待着出租车。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冬梅和卫国等了十几分钟,竟然没有打到车。

    不是经过的出租车里面有人,就是空着的出租车不停。

    冬梅着急的原地打转。

    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此时已经十一点半了。

    要是再等不到出租车,娜娜的病情耽误了,孩子流掉了,那可就天塌下来了。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终于停了下来。

    冬梅看到出租车停下来了,她冲过去,慌慌张张的说:“师傅,我们去礼泉。”

    说着,冬梅就拉开车门,准备往里面坐。

    可是,还没等冬梅拉开车门,司机就说道:“礼泉?

    那不是在咸阳吗?”

    卫国也冲了过来,他说:”是,是,就是咸阳市礼泉县的那个礼泉。“

    听到要从省城去偏远的县城,出租车司机摇着头。

    他说:”太远了,晚上不安全,我不去。“

    说着,出租车司机就要走人。

    冬梅拉着车不放,她说:”师傅,我们家有急事,你就送我们过去吧。“

    司机上下打量着冬梅和卫国,他说:”前段时间,刚发生了一起,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的案子……

    我可不想为了多挣那点钱,把自己的命都给丢了。“

    冬梅拉住车把手不放,说:”师傅,你看我们都是老年人,难道你还怕我们抢劫杀人吗?“

    司机提防的说:”你们是老年人,可是半路出现的人,未必就是老年了。“

    说着,司机一脚油,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看到出租走了,冬梅急的跳了起来。

    她看着空旷的马路,淘淘大哭,说:”卫国,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不是拦不下出租车,就是出租车,不去那么远的地方……“

    卫国也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站在马路中间,拦着过往的车辆。

    此时的冬梅和卫国夫妇,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绝望极了。

    转眼,四十分钟过去了。

    就在冬梅和卫国彻底绝望的时候。突然一辆路过的红色小轿车停了下来。

    当红色小轿车的车窗,摇下来的时候,蛋娃从车窗里面露出头来。

    他看着在路边哭泣的冬梅,说:“冬梅姐,你哭什么呢?”

    正在哭泣的冬梅,并没有注意到蛋娃。

    蛋娃是卫国三舅的儿子。

    虽然蛋娃和冬梅是平辈人,但是蛋娃却只比冬梅和卫国的儿子涛涛,大一岁。

    蛋娃看到,冬梅没有听到自己说话,她便按了一声喇叭,然后说:”冬梅姐,冬梅姐……“

    正处在绝望中的冬梅,看到眼前停下来了一辆车,而且是亲戚蛋娃的车,

    瞬间,冬梅疯了一样的冲到车跟前。

    她向卫国招着手,说:”卫国,蛋娃的车过来了,你快来。“

    闻言,正冒着生命危险,在路中间拦车的卫国也冲了过来。

    冬梅顾不得回答蛋娃,她劲直打开车门,就冲了进去。

    蛋娃看着情绪反常的冬梅,他再次问道:”冬梅姐,你和我哥怎么了,家里有事儿吗?”

    这时,卫国也坐上了车。

    他看着蛋娃,说:“蛋娃,你外甥女娜娜,快流产了……

    她这会,在家里正趟着呢。”

    听到娜娜快流产了,蛋娃瞪大了眼睛。

    他看了看北边的明亮花园小区,说:”那咱们赶紧去家里,把娜娜接下来……

    我送她去医院啊。“

    坐在后排的冬梅,赶紧说:”蛋娃,娜娜在礼泉,她婆婆家呢。“

    听到娜娜在礼泉,蛋娃二话不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礼泉吧。

    说着,蛋娃就调转车头,朝着福银高速开了过去。

    卫国感谢蛋娃的说:”蛋娃啊,多亏我们遇见你了,要不然,我们真还找不到去礼泉的车啊。“

    冬梅更是问蛋娃说:”蛋娃,这么晚了,麻烦你去礼泉,不会耽误你的事儿吧?“

    蛋娃没有正式工作,他先前跟着哥哥在酒店工作,最后又跟着亲戚在建筑工地工作。

    现在,他算是一个小包工头。

    蛋娃开的车,是手动雪佛兰科鲁兹。

    他一边换挡,一边说:”没事,我刚才请人吃了个饭,这会正准备回家呢,刚好没有啥事儿。”

    听到蛋娃没事儿,冬梅激动的说:“没事儿就好,那麻烦你,给我们帮个忙,送我们去趟礼泉……

    然后再把娜娜,给送到交大二院。”

    蛋娃一口答应,他说:“没问题,小事儿一桩。”

    说着,蛋娃就把车开上了福银高速,开始加速朝礼泉开去。

    当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跑起来后,冬梅松了一口气,毕竟已经开始向礼泉出发了。

    卫国看着蛋娃在不断的加速,他也松了一口气。

    坐在车里,冬梅又拨通了方方妈的电话。

    电话打通后,她问方方妈,说:“大妹子,我们现在已经上了高速了,你没看,娜娜现在什么情况?”

    方方妈说话的声音是颤抖的,她说:“娜娜的下面,还是在不断的流血啊。

    我真怕,孩子直接给流出来啊。”

    听到方方妈说话及其的不吉利,冬梅直接说道:“你把电话给娜娜,我和娜娜说。”

    方方妈把电话给娜娜后,冬梅说:“娜娜,你好着没有?”

    娜娜很虚弱,她趟在床上,哭泣着说:“妈妈,我看这孩子,是保不住了啊。”

    冬梅安慰娜娜,说:“你先别说傻话啊,虽然你下面流血,但是,只要孩子没有流掉,只要我们把你送到省城的医院,那一定能够保得注子。”

    娜娜伤心的哭着,她说:“妈妈,你说我的孩子,要是保不住怎么办?”

    冬梅给娜娜加油打气,说:“怎么能保不住呢?

    只要送你到医院,就能保住。”

    卫国也在旁边,不停的问蛋娃,说:“蛋娃,还有多长时间,能到礼泉县城呢?”

    蛋娃看着车上的导航,说:“我现在,已经开到最快的车速了……

    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到礼泉县了。”

    冬梅一边安慰着娜娜,一边心想,娜娜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流产了呢?

    于是,冬梅询问娜娜,说:“娜娜,我上次,给你打电话,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突然,就快流产了呢?”

    想起流产的过程,娜娜凶狠的目光,就看向了方方妈。

    而方方妈,更是不敢直视娜娜的眼睛。

    与此同时,她更是不敢告诉冬梅,娜娜流产的原因,到底是因为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