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44章 少信点迷行,多信点科学

时间:2018-02-21作者:常山赵龙

    ,!

    娜娜告诉婆婆,说:“可是,我将来生孩子,是要在交大二院生的啊。”

    方方妈说:“那你就产前,住在咱们家里……

    到时候,等到生的时候,再去省城,在交大二院里面生,不影响啊?”

    听到方方妈说的如此轻巧,娜娜反问婆婆,说:”既然我要在交大二院生娃,那我之前产检的时候,就全部要在交大二院产检啊。

    如果让我住在礼泉,那每次产检,还要往省城跑,多不方便的。“

    娜娜感觉自己的这个理由,应该能说服婆婆,让自己住到省城,住到娘家。

    可是,娜娜没有想到的是,方方妈竟然轻巧的说:”那你不会在咱家附近的中西医结合医院产检,然后等到生孩子的时候,再去交大二院生啊。“

    闻言,娜娜提醒婆婆,说:“妈,难道你不知道吗,现在的医院,你要在哪个医院生,就必须在哪个医院建立档案,然后从产检一直到生娃,都必须在一个医院……”

    虽然娜娜已经给婆婆说的很清楚了,可是方方妈仍然不以为然的说:“不就是生个娃娃嘛,哪里有那么认真的的。

    我当年生方方的时候,不要说做产检了,我就是连医院,都没去呢,直接在家里生的……”

    听到方方妈的话,娜娜感觉不可思议。

    她说:“妈,你知道产检有多重要吗?

    它能够检查出胎儿,有没有缺胳膊少腿,有没有患唐氏综合征等等疾病……

    你知道少生优生吗?”

    听到儿媳妇再给自己讲道理,方方妈不乐意的说:“过去人都不做产检,都不进医院,不都生出来的娃娃,好好的吗?

    就比如我,不论是生方方,还是生方娟,我都没有做过什么产检,不照样生了两个娃娃吗?

    而且,方方没有谁聪明,广西师范大学毕业的本科生……

    方娟没有谁漂亮,远近村子的村花呢。”

    娜娜感觉不论自己怎么说,都无法给婆婆解释清楚。

    她说:“妈,那你的意思,就是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住在你们家待产,是不是?”

    方方妈笑着,说:“那必须的啊,这是我们当地的风俗。”

    听到风俗,娜娜就来气。

    前段时间,正是天气最热,太阳最晒的时候。

    娜娜和方方妈出去买东西。

    由于娜娜的皮肤天生白皙,而且见不得太阳晒,并且一晒就会过敏。

    所以,娜娜出去的时候,总会打一把遮阳伞,遮挡住阳光的直接照射。

    可是,对于娜娜打遮阳伞的情况,方方妈很是不愿意。

    她走在娜娜的旁边,劝说娜娜,说:“娜娜,现在又没有下雨,你打什么伞啊?”

    娜娜给方方妈解释,说:“太阳太晒了,我受不了。”

    听到娜娜如此娇气,方方妈不乐意的说:”娜娜,你知道吗,就你这个出门打伞的行为,街坊邻居都议论纷纷呢。”

    听到街坊邻居议论****,娜娜感觉不可思议的说:“我在省城的时候,凡是大夏天,大家都打伞啊。

    我打了这么多年伞了,都没有一个人说我,怎么到了你们这里,就有人议论我打伞了?”

    听到娜娜还不乐意,方方妈便说:“你知道吗,在我们这里有个风俗习惯,如果哪家的儿媳妇,在大太阳底下打伞的话,那么就会给哪家人带来霉运,你知道吗?”

    听到这些歪理邪说,娜娜真想批评方方妈,能不能少信点迷行,多信点科学。

    可是,方方妈毕竟是自己的婆婆,自己又没法说。

    没法,娜娜只能说:“好的,我知道,那我下次出来的时候,不打伞可以了吗?”

    方方妈不行,她偏要娜娜现在,就把伞折叠起来。

    她说:“娜娜,自从你嫁到我们村子之后,你见过有人在大太阳底下打伞吗?

    一个人都没有吧,所以我说,不要下次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把伞给我收起来。”

    娜娜看到方方妈的强势,她忍了忍,收起了自己手里的遮阳伞,然后折叠起来,装进了背包里面。

    就这样,娜娜白皙粉嫩的皮肤,便暴露在了强烈的阳光下。

    当娜娜和婆婆从县上的大超市,买东西回来后,娜娜的皮肤就被晒伤了。

    只见,娜娜的皮肤不仅红了,更是出现了斑斑点点的症状。

    娜娜被晒伤的部位,疼的厉害。

    但是,她又不能说,便自己给上面擦了些药膏,默默的忍受。

    直到一个礼拜后,娜娜被晒伤的皮肤,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现在,凡是方方妈提到那些狗屁风俗,娜娜就恨的咬牙切齿。

    她说:“行,你给我说的话,我知道。

    你暂时让我,在我妈家稍微再住一段时间,我就回去。”

    话毕,娜娜就挂了电话。

    冬梅回来,娜娜把情况告诉了冬梅。

    当冬梅听到方方妈,让娜娜回他们家住的时候,冬梅是坚决不同意。

    她说:“娜娜,你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现在才一个多月……

    而且,孩子在肚子里面,还没有坐稳,突然又坐大巴去礼泉县……

    到了礼泉县后,再坐颠簸的三轮车,去方方家……

    接着,每天上下爬楼……

    完了上个厕所,还要跑到后院……

    不论干什么都不方便啊,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谁承担这个责任。”

    冬梅知道,自己女儿这次能怀上孩子,真是太不容易。

    她十分的担心,娜娜如果去方方家,生活不适的话,万一孩子流了怎么办?

    并且,冬梅还有一个最担心的问题,那就是怕娜娜和方方妈吵架。

    毕竟婆媳两人,天生就水火不容。

    而且,自己的女儿的脾气,冬梅心里又一清二楚。

    说不上泼辣吧,但是她那张刀子嘴,也是得理不饶人。

    冬梅担心的说:“娜娜,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了。”

    娜娜没有办法的说:“可是,方方妈非要我过去啊,你说怎么办?”

    冬梅想了想,她说:“不如这样,你把电话给我,我给你婆婆打电话,我和你婆婆说。”

    娜娜不想让母亲和自己的婆婆在一起纠缠。

    她说:“妈妈,我怕你打两三个小时的电话,都把这个事情都说不清楚。”

    冬梅接过娜娜的手机,说:“哪怕五六个小时呢,我都要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我的女儿,只有我心疼。

    你是她的儿媳妇,又不是她的闺女……”

    说着,冬梅就打通了方方妈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