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26章 临时夫妻

时间:2018-02-13作者:常山赵龙

    ,!

    就这样,涛涛每天去崔飞家,照顾健康的崔飞父母,度过了整整十四天时间。

    明天就要上山了,涛涛来到了明亮花园。

    他准备把自己工资折子里面,这个月发的工资和奖金,拿出来一半给父母。

    如果崔飞回来的话,他工资折子里面的工资和奖金,指定会被崔飞给全部拿走。

    涛涛知道,父母为了自己结婚的事情,整整欠债十五万。

    如果自己再不替父母分担一点的话,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简直就太不孝顺了。

    当涛涛来到母亲家里时,冬梅惊讶的看着涛涛,说:“你从崔飞单位回来了?”

    涛涛不知道,该怎么给母亲解释。

    他说:“这十四天,我在家呆着,没有去铁边城。”

    闻言,冬梅差点惊掉大牙。

    她说:“你干嘛不去崔飞单位呢,我还以为这十四天,你都在崔飞所在的站上呆着呢。”

    话毕,冬梅心里很是不满。

    她心想,女儿娜娜都能听自己的话,上旬邑去找方方,努力造人。

    怎么儿子涛涛,就不听自己的话,不去崔飞的单位,找崔飞呢?

    涛涛给母亲解释,道:“其实,我也想去崔飞单位,可是崔飞不让我去啊。”

    听到竟然是儿媳妇,不让儿子上去,冬梅马上凭借自己女人的第六感判断,她说:“涛涛,该不会你媳妇,在山上有人呢了吧?”

    闻言,涛涛额头上滴下了冷汗。

    他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一口咬定,崔飞在山上有人了。

    他给母亲解释,说:“不是的,是崔飞的母亲病了,我在崔飞家,照顾她母亲呢。”

    闻言,冬梅警惕的心,放了下来。

    她说:“原来是这样啊。

    我告诉你涛涛,如果你媳妇儿,要是无缘无故的,不让你去她站上看她,那指不定,她在山上有人了呢?“

    冬梅知道,在油田单位,由于夫妻常年两地分居,便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想象,既所谓的临时夫妻。

    临时夫妻,顾名思义,女人有老公,也有家庭,男人有妻子,也有孩子。

    可是,当两人上山以后,女人离开了自己的老公和家庭,而男人也离开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寂寞孤独中的两人,便不自觉的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山上的临时夫妻。

    而临时夫妻的有效期,也只能维持到休假时候。

    当女人回家休假,或者男人回家休假后,临时夫妻,就宣布暂时解散。

    因为女人要和自己法律上的老公,在一起度过休假的时光。

    而男人,也要和自己法定的老婆在一起,度过休假的十几天时间。

    而当女人和男人结束休假,回到山上上班后,男人和女人的临时夫妻,又宣布有效。

    冬梅担心的就是,崔飞背着涛涛,在山上组建了临时夫妻。

    所以,崔飞之所以不让涛涛上山,就是怕涛涛去她单位,发现她的龌龊。

    当冬梅听到,是崔飞母亲病了的时候,她松了口气。

    她说:”既然崔飞的母亲病了,那你没有上山,而是去照顾人家父母,也是应该的。“

    涛涛点点头,说:”是啊,所以我就在家,照顾了崔飞父母十四天。“

    冬梅知道,涛涛的假期,也只有十五天。

    她说:”时间也太快了吧,你明天就到假上山了啊?“

    涛涛无奈的说:“是啊,明天就准备走呢。”

    说着,涛涛就从口袋,掏出三千块钱,说:“妈妈,儿子也没有多少钱,这些钱你拿着。”

    冬梅看到,儿子递给自己的钱,她推辞着,说:“你现在结婚了,花钱的地方多着呢,你的钱,你就留着自己花去吧。”

    涛涛把钱给母亲手里塞着,说:“妈妈,我结了个婚,让你和我爸爸,背了十五万的外债,这钱不多,你们就拿着吧。”

    听到涛涛在为外债的事情担心,冬梅说:“那些外债啊,都是向咱们的亲戚和熟人借的,他们又不逼债,我和你爸爸,慢慢还你就行了,你就别操心了。”

    涛涛不行,他一定要让母亲把钱拿着。

    他说:“妈妈,你和我爸爸,养育了我一辈子。

    你们供我上大学,给我买房子,给我娶媳妇,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们……

    儿子不孝,儿子没本事,只能每次给你们一点点钱……

    所以,妈妈,你就拿着吧。”

    冬梅听着儿子的话,她心里很难受。

    她知道,儿子自从参加工作后,就一直非常的不顺。

    他不论是工作,还是感情,又或者婚姻,都磕磕绊绊。

    钱没有挣下多少,老婆也没有找好。

    冬梅接下了涛涛的钱,她难受的说:“好吧,既然你一片心意,我不拿也不行,那我就收下了。”

    看到母亲收下钱了,涛涛高兴的说:“妈妈,我下次轮休回来,我再给你三千。”

    听到涛涛还要给自己钱,冬梅知道,涛涛给自己的钱,也就是趁着崔飞不在的时候给钱。

    如果让崔飞知道,儿子给自己和卫国给钱了,那涛涛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冬梅便问涛涛,道:“对了,你明天走了,崔飞什么时候回来呢?”

    涛涛无奈的说道:“崔飞明天回来呢。”

    听到儿子明天走,而崔飞明天就回来,冬梅瞪大了眼睛。

    她说:“你明天走,而崔飞明天回来,那你们两个,岂不是只能在车站碰一面了?”

    涛涛叹了口气,他说:“我坐早上最早一趟班车走呢,而崔飞坐中午的班车回来呢,我们肯定在车站碰不上。”

    听到儿子和儿媳妇几个月来,竟然还见不了一面,冬梅突然奇想的说:“涛涛,你就不能多呆几天吗?

    难道刚一到假,你就非得上去吗?”

    涛涛给母亲解释,说:“妈妈,我们规定的假期,就是上两个月休息十五天。

    如果超假的话,肯定是要扣钱的,而且超一天假,扣三天的钱呢。”

    听到超假要扣钱,冬梅也没有办法了。

    她说:“既然要扣钱,那你就上去吧。”

    话毕,冬梅突然说:“我记得郭鹏结婚的时候,都用了他的什么年休,难道你就没有年休吗?”

    冬梅知道,郭鹏和涛涛同在采油,所以他们两人的休假制度,应该差不多。

    听到年休,涛涛突然想了起来。

    他说:“老妈啊,不是你提醒我的话,我都忘记了,我是有年休的。”

    冬梅问涛涛,说:“你有几天年休?”

    涛涛说:“五天。”

    听到五天,冬梅说:“够了,五天时间,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闻言,涛涛也决定,给站长吴强打电话,请这五天的年休,等崔飞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