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25章 聚少离多

时间:2018-02-13作者:常山赵龙

    ,!

    当涛涛收到崔衡的短信后,他彻底相信崔飞了。

    他说:”崔飞,不要意思,我收到你弟弟的短信了。

    刚才不好意思,错怪你了。“

    闻言,崔飞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说:”涛涛,我可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你怀疑谁在外面乱搞男人,也不能怀疑我在外面乱搞男人。

    而且,难道你忘记了吗,我曾经给你说过的那句话?“

    涛涛感觉内疚的说:”你给我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记忆的很清楚,我怎么能忘记了呢。“

    闻言,崔飞更加的放松了,刚才的紧张和不安,也彻底的消除了。

    她说:”那就好,既然你知道,我崔飞长的丑,不会有男人主动勾搭我,所以你可要百分之百的相信我哦。“

    涛涛彻底相信了崔飞,他说:”好的,我相信你。“

    话毕,涛涛说:”崔飞,你还有几天休假呢?“

    崔飞算着时间,说:”我还有半个月,才能休假呢。“

    闻言,涛涛愣住了,他说:”我去,我的假期刚好十五天。

    等你休假回来的时候,我刚好上山了。“

    话毕,涛涛本以为,崔飞听到自己上山了,会心里很难过。

    毕竟,才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分别这么久,没有见过彼此。

    好不容易休假了,又因为假期倒不到一起,而见不上面。

    可是,让涛涛没有想打的是,崔飞竟然高兴的说:”没事儿,涛涛,你就安心的上班去吧。

    我一个人在家,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闻言,涛涛大跌眼镜。

    他心里凄凉的说:”崔飞,难道咱们几个月没有见了,你就不想我吗?“

    闻言,崔飞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她马上改口,说:”不好意思,涛涛,我虽然说话的声音很轻松,可是我的眼睛里面已经开始流泪了。

    只不过,你看不到而已,涛涛,我想你。”

    听到崔飞说,她想自己,涛涛凄凉的心,又暖和了一点。

    他说:“崔飞,既然你想我,那我后天就上山,去你单位看你。

    我帮你干活,给你做饭,给你收拾宿舍的卫生……”

    听到涛涛要来自己的单位,崔飞当即说道:“涛涛,你还是不要上来了。

    你知道吗,从省城坐大巴,来我所在的铁边城作业区,足足要坐八个小时的大巴呢。”

    涛涛特别想见崔飞,他说:”没事儿,我曾经还从省城直接坐车到盐池呢,足足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呢,我不怕坐车。“

    闻言,崔飞又找着借口,说:”可是,我们这里,宿舍很紧张。

    即使你来了,咱们也不能住一个房间,更不能同床,也不能那啥,你还是别来了吧?“

    听到崔飞的宿舍很紧张,涛涛也理解,毕竟自己也是在一线上班。

    他虽然很想和崔飞那啥,毕竟作为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已经憋了好几个月了。

    但是,当涛涛听到没有宿舍的时候,他决定忍了。

    他说:”没事儿,我大不了和你们井区的男工人,住在一个宿舍,那也行啊。“

    听到住不到一块的这个借口,依然无法阻挡涛涛,崔飞绞尽脑汁,想着其他借口。

    她说:”涛涛,我妈这些天身体不好,她高血压,做不了饭,你就在我妈家,帮她做饭吧。“

    听到崔飞让自己去给丈母娘做饭,涛涛没话了。

    涛涛是个特别孝顺的孩子,他觉得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有义务照顾崔飞的父母。

    于是,涛涛说:”那好吧,那我就不去你那里了。

    我去你父母家,去照顾你妈妈,给她做饭。“

    闻言,崔飞高兴的说:”那太好了,涛涛,我爱死你了。“

    挂了电话,涛涛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发呆。

    他看着窗户外面,朦胧的夜色,再想想自己的遭遇,他心里很难受。

    新婚燕尔的,想去媳妇的单位看媳妇,竟然被拒绝。

    涛涛感觉很孤独。

    一百二十平方米的家里,就涛涛一个人男人。

    涛涛从阳台来到了卧室。

    他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

    他心说,这次休假,见不到,下次休假,还见不到,只能等到下下次休假,见面了。

    涛涛算了算,自己和崔飞一年,能在一起相处的时间。

    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同是石油工人的涛涛和崔飞,竟然因为休假制度的不同,两个人一年,最多在一起呆一个月,而且还是运气好的情况下。

    涛涛皱着眉头说,大家都说石油工人,要找石油工人,这样两个人在一起,谁也能适应谁的工作性质,谁也能理解谁的工作性质,谁也能体谅谁的常年在外。

    可是,当没有结婚的时候,感觉这句话是对的。

    可是现在结婚了,尤其是当夫妻两个人,都是一线的石油工人的时候,涛涛深深感觉到了生活的不易。

    此时的涛涛,也深深的体会到了,父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夫妻两人,如果一辈子住不到一起,睡不到一起,吃不到一起,那么这个夫妻关系在,在名义上就已经名存实亡了。

    涛涛心想,如果将来的,自己和崔飞有了孩子后,自己在遥远的山上工作,崔飞也在遥远的山上工作,谁来带孩子,谁来照顾孩子,谁来教育孩子?

    看来,也只能把孩子交给父母来带了?

    同时,涛涛也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那时,虽然父亲常年累月在一线,在山上工作,回不了家,照顾不到自己和妹妹,教育不了自己和妹妹。

    可是,至少母亲是家属,至少母亲没有工作,自己和妹妹得到了母亲所有的爱和关心。

    而现在,自己的孩子呢,竟然还不如自己小时候。

    现在的孩子,不要说得到父亲的爱了,就是孩子连最基本的母爱,也都得不到了。

    此时的涛涛,才明白了饶迪父母,为什么要把饶迪,从一线给调到后勤来上班。

    至少,饶迪结婚了之后,有了孩子之后,能照顾到孩子,能照顾到家庭,能照顾到父母。

    同时,涛涛也理解了,好多石油工人,不找石油女人的原因。

    另外,涛涛非常羡慕,那些在一线的石油工人,找了在后勤工作的,石油女人的夫妻。

    那样,虽然夫妻两人都在油田工作,但是至少女方在后勤,女方能照顾到孩子啊。

    涛涛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作为一个年轻的男人,多么的希望,自己的老婆,能在床边上……

    多么希望自己伸手,就能够着她,将她搂入自己的怀抱。

    可是,这一切都是空想。

    对涛涛来说,他也只能独守空房了。

    而早上起来的时候,难受的涛涛,更是能体会,丑妻胜空房,这句至理名言。

    就这样,涛涛每天一个人生活。

    他早上起来,收拾家务,打扫卫生,然后给自己做饭。

    吃了早饭之后,他就去崔飞家,照顾崔飞父母。

    可是,让涛涛感到诧异的是,崔飞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一点也不像一个病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