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24章 崔飞的谎话

时间:2018-02-13作者:常山赵龙

    ,!

    女儿娜娜刚走没几天,儿子涛涛又从山上回来了。

    由于涛涛比媳妇崔飞上山早,所以他休假的也早。

    涛涛回来后,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无聊,便来到了母亲家混饭吃。

    饭桌上,冬梅看着儿子涛涛。

    她说:“涛涛,结婚才几个月,你怎么胖了这么多?”

    涛涛也感觉纳闷,从小到大都比较瘦的自己,怎么结婚后,就突然胖了呢?

    涛涛开玩笑的说:“结婚后,伙食好,自然就胖了。”

    冬梅知道儿子和儿媳在一起,从来都是涛涛做饭,要么,就是去外面吃饭。

    她调侃涛涛,说:“什么时候,你媳妇能给你做一顿饭,那才真正的是伙食好。”

    闻言,涛涛低下了头。

    自从涛涛和崔飞结婚以后,家里所有的卫生,家务,做饭,开销,就全部是涛涛的了。

    涛涛为了安慰父母,他说:“其实,崔飞也做饭的。

    只不过,她做饭的速度有点慢,所以我就做饭了。”

    冬梅见识过崔飞懒,她知道儿子在替崔飞开脱。

    她说:“没事儿,不论崔飞勤快还是懒惰,总之是你们两个过日子,又不是我过日子,只要你们过的好,我和你爸爸就高兴。”

    话毕,冬梅突然问起了儿子同样的问题。

    她问儿子,说:“涛涛,崔飞怀孕了没有?”

    听到母亲问自己这个问题,涛涛尴尬的说:“好像好没有吧?”

    听到儿子模糊不清的回答,冬梅继续问:“怀了就怀了,没怀就没怀,什么好像没有?”

    闻言,涛涛尴尬的笑着,说:“没怀。”

    听到女儿和儿子都不怀娃娃,冬梅皱着眉头。

    她问涛涛,说:“难道崔飞也患有不孕不育症?”

    闻言,涛涛笑了出来,他说:“崔飞说他是易孕体质呢,不会不孕的,你就放心吧。”

    闻言,冬梅好奇的说:“既然崔飞,说她是易孕体制,那你们婚后,那将近一个月的夫妻生活,怎么就没有怀上?”

    听到母亲如此的盼望自己生孩子,涛涛给母亲解释,说:“崔飞的例假一直不正常,等正常一点了,估计就能怀上了。”

    闻言,冬梅瑶瑶头,她心说,可怜的一线石油女工啊,怎么怀孕,都这么难呢?

    于是,冬梅像建议娜娜一样建议涛涛,说:“涛涛,你过了年,就三十岁了,也不小了,你也该要孩子了。

    这段时间,反正你休假,也是一个人在家,你还不如,上山上去崔飞那里呢。

    一来,你陪她上班,给她干活,二来,赶紧造人。”

    闻言,涛涛觉得母亲说的也对。

    他说:“我就准备回来,在家呆上两天,把家里的水费,电费,网费都交一下,然后再买点水果和零食,上山去看崔飞呢。”

    听到儿子准备上山去看崔飞,冬梅说:“那不错,最好越快越好。”

    涛涛从明亮花园回到风林画府,就拨打了崔飞的电话。

    像之前一样,崔飞的电话又在通话中。

    最近一段时间,让涛涛感到纳闷的是,以前从来手机不占线的崔飞,这一段时间,手机总是占线。

    而且一占线,就是一个多小时,甚至两个多小时,自己怎么打,都打不进去。

    涛涛把手机拿在手里,他心说,崔飞这家伙,该不会有外遇了,和哪个野男人通话呢?

    不然,为什么她的电话,始终打不进去?

    虽然涛涛怀疑,但是涛涛还是相信,崔飞不会有外遇。

    因为崔飞,曾经信誓旦旦的给涛涛保证过,她说:“涛涛,你瞧我这个样子,像我这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有外遇呢?

    就算有外遇,也是那些漂亮的女人。

    所以,我崔飞在单位,在山上,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对于崔飞的这句话,涛涛非常的认同。

    他觉得也是,不论有外遇,还是出轨这个事情,一般都是男人主动找女人的。

    而像自己老婆崔飞那么丑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应该除了自己之外,怕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对崔飞有感觉了吧?

    同时,涛涛也庆幸,他说,当初自己找崔飞的时候,受到了各种嘲笑和讥讽,说自己怎么找了如此丑一个女人,不过现在看来,找个丑女人结婚,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她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啊?

    可是,想到这里,涛涛的思维又回来了:既然崔飞不会有外遇,不会出轨,更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那崔飞这段时间,手机出现的频繁占线,是怎么回事儿?

    正当涛涛百思不得解的时候,崔飞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由于风林画府的地理位置稍微能偏僻一点,所以这里的手机信号不是很好。

    坐在大卧室里面的涛涛,赶紧从大卧室里面,来到了阳台上。

    他接起崔飞的电话后,问她说:“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呢,怎么你的手机,我始终打不进去?”

    崔飞很慌张,她支支吾吾的说:“没有,刚才……我弟弟崔衡……给我打的电话,说的话……有点多了。”

    听到姐弟两个人,竟然能说两个多小时的话,涛涛半信半疑的说:“真的是你弟弟,给你打的电话吗?”

    崔飞紧张的说:“当然是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我弟弟去。”

    涛涛刚想说,那行,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你弟弟时,崔飞突然又说:“涛涛,你暂时先别打我弟弟电话,他刚才失恋了,正痛苦着呢……

    你让他缓一缓之后,你再打他的电话。”

    涛涛继续问崔飞,说:“就算这次,是你和弟弟打电话,可是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一段时间了,难道每次,都是你弟弟给你打电话吗?”

    崔飞突然沉默了。

    半晌,崔飞突然说道:“除了我弟弟之外,我北京的几个同学,这些天还给我打电话呢。”

    涛涛知道,崔飞是从来不联系同学的人,她怎么这段时间,就突然联系起了同学呢?

    涛涛问崔飞,说:“你同学给你打电话,说的什么?”

    崔飞想了半天,她断断续续的说:“:我们同学,准备在北京,搞一个同学聚会呢,他们邀请我,过去参加聚会呢。”

    涛涛知道,崔飞是河北大学毕业的,所以在北京的同学比较多。

    她说去北京参加同学聚会,可信度也比较高。

    涛涛点着头,说:“只要不是某个男人,破坏咱们的婚姻,那我就放心了。”

    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崔飞弟弟崔衡的短信,突然发了过来。

    涛涛把手机按到了免提,然后点开了崔衡的短信。

    只见,崔衡在短信里面写道:姐夫,不好意思,让你误会我姐姐了。

    其实,刚才是我和姐姐打的电话。

    我和我女朋友吴丹分手了,我很痛苦。

    所以,我姐姐才安慰我呢。

    我们说的话就有点多了,请你不要误解我姐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