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18章 一旦上了年纪,都会变成一种模式?

时间:2018-02-09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感觉有笑的说:“现在社会了,早就实现小康了,方方妈还限量卫生纸啊,这不是搞笑吗?”

    娜娜自己把自己,都给逗的笑了出来。

    她说:“是啊,由于我每次用的卫生纸比较多,所以方方妈为这个事情,没少找我谈话。”

    冬梅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娜娜,你以后干脆,不要用她放在厕所的卫生纸了,你就自己去买卫生纸得了。”

    娜娜走过了土路,看到了前面的村子。

    她知道距离家不远了,她说:“是啊,自那以后,我就去超市,自己给自己买卫生纸了,再也不用她买的那些劣质的,粗糙的卫生纸了。”

    冬梅感叹,自己的女儿,能遇见这样的婆婆,那也真是不容易啊。

    毕竟,现在社会,已经是一个全面实现小康的社会了。

    像这种买卫生纸的开销,在生活中所占的比例,已经越来越低了。

    冬梅突然想起了方方妈给自己抱怨,说娜娜不在家吃饭,而出去吃饭的问题。

    于是,冬梅一边拿起手机,给它插上充电线充电,一边说:“对了,你为什么不在家吃饭,天天去外面吃饭啊?”

    娜娜听到这话,她心说,肯定又是方方妈给母亲说的。

    于是,她给母亲解释,说:“哎,你是不知道,方方妈做的那个饭,简直就不是给人吃的。”

    闻言,冬梅不明白的说:“方方妈不是说,她在建筑队上当厨师,给工人做饭呢吗?

    怎么她做的饭,还不好吃啊?”

    娜娜有苦难言的说:“妈妈,你觉得做饭手艺好的人,会去建筑工地,拿着铁锹炒菜,一次性给上百号人做饭吗?”

    闻言,冬梅诧异的问:“难道方方妈做饭,是在胡日鬼?”

    娜娜坚定,以及肯定的说:“妈妈,你知道吗,不光我不在家吃饭,就是方方爸,他也不在家吃饭啊。”

    冬梅惊讶的差点掉了下巴。

    她说:“那方方家,谁在吃方方妈做的饭啊?”

    娜娜想了想,说:“好像只有方方妈自己,还要方方的爷爷和奶奶在吃。”

    方方妈在节省的同时,她又是个很大条的人。

    她在做饭的时候,经常把盐当成糖,或者把糖当成盐……

    又或者,把味精当成糖等等。

    所以,方方爸除非走不开,否则,他都会去外面吃饭。

    而且,方方爸特别喜欢吃羊肉泡和水盆羊肉。

    于是,他便找各种借口,出去吃饭。

    而娜娜在吃了几顿方方妈的饭后,她也感觉无法适应,便去外面吃饭了。

    虽然娜娜经常去外面吃饭,但是娜娜吃的,都是一些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较便宜的饭,比如面条,米线,砂锅,凉皮等等。

    听了娜娜的描述,冬梅也表示理解了娜娜。

    她说:“既然方方妈做的饭难以下咽,那你就象征性的吃几口得了。

    你也不能不吃,那让人家的面子,也下不来。”

    问完了吃饭的问题,冬梅又问娜娜,说:“对了,方方妈还说,每当她给你说事儿的时候,你总是不耐烦,而且每次都是应付差事一样,连着说好多遍是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对于这件事情,娜娜也是有苦难言。

    她说:“老妈,你是不知道,方方妈虽然要比你还小几岁,但是她的记忆力,已经严重退化了。

    比如,她早上给你说了一件事情,等到中午的时候,她就忘记了。‘’

    于是,她便上来又给你说。

    一件事情,方方妈可能要重复给你说四五遍。

    而且,方方妈每次说的还不一样。

    我都不知道,到底该听她的哪句话了?”

    闻言,冬梅更是表示理解娜娜了。

    她说:“哎,既然这样,那你就在方方家住一段时间,然后回来再住一段时间,调整调整。

    不然,让你一直呆在方方家,你也受不了啊?”

    娜娜到了家门口,她说:“我知道了,妈,你就别操心了。

    我到家了,该上去了。”

    话毕,娜娜就进了院子。

    可是,当娜娜进了院子之后,她看到自己刚洗过的头发,又沾了一层灰尘。

    由于县城东关的土路,灰尘特别大,所以娜娜不洗澡,也没有办法。

    电话依然没挂,冬梅提醒娜娜,说:“既然你是儿媳妇,那你就把自己儿媳妇的责任尽到。

    没事儿了,你就多关心关心公公婆婆,多表现表现,至少要让人家喜欢你啊。”

    可是,娜娜却从来没有想过,方方妈会喜欢上自己。

    她说:“哎,算了,再过几天,我的婚假也就到了,我也该上山回单位工作了。

    另外,等到省城的房子好了,我就和方方,搬家到省城住去了。

    当我们婆媳分开住后,自然关系就好了。”

    闻言,冬梅心说,希望你和方方在省城买的房子,能快点好吧。

    只要婆媳分开住,那婆媳之间的矛盾,自然就好了。

    冬梅清晰的记得,当年自己在卫国家的时候。

    每当自己和卫国妈,因为婆媳之间的矛盾,闹到不可调和的时候,他就期盼卫国从新疆,或者从陇东回来带走自己,带自己离开这个家。

    当年,冬梅跟着卫国,带着孩子,离开家去陇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东钻二基地的时候。

    冬梅就知道,自己将要永远离开农村,离开卫国妈了。

    当时,别提冬梅是有多高兴了。

    现在想来,冬梅感觉过去发生的事情,好像就在昨天一样。

    可是,转眼之间,自己已经从媳妇给熬成婆了。

    而自己的女儿,也从一个小孩子,变成了媳妇,已经开始经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了。

    冬梅挂了电话。

    她趟在床上,看着在阳台里面,忙活的卫国。

    她说:”卫国,你嫌弃我啰嗦不?“

    卫国正专心致志的修剪着花草,他说:”我哪里敢嫌你啰嗦啊,你不嫌弃我啰嗦就好了。“

    冬梅想想方方妈,然后再想想自己,她说:”卫国啊,你说,女人是不是,一旦上了年纪,都会变成一种模式?“

    卫国不明白那种模式,他说:”什么模式?“

    冬梅看着卫国,说:”就是那种,天天担心这,担心那,说这,说那……“

    闻言,卫国突然笑了。

    他说:”难道你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

    冬梅呵呵笑着,说:”我当年年轻的时候,我还嘲笑你妈妈,嘲笑她担心的太多,担心的太杂……

    可是,现在啊,我是彻底的了解你母亲了。

    真是人生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生活。

    如果一个人,没有生活在那个阶段,她真的是无法理解别人啊。“

    卫国修剪完了花草,他进了卧室,说:”是啊,如果想让涛涛和娜娜,理解咱们的不容易,那也只有等到他们有了孩子之后,他们才能彻底理解咱们。“

    提到生孩子,冬梅突然又想起来了。

    她说:”卫国,我刚才怎么没有提醒娜娜,让她一旦休假,就去方方的煤矿上,不要回家了,毕竟怀娃重要。“

    卫国说:”你再提醒娜娜怀娃重要的时候,也别忘记提醒下你儿子涛涛,他都二十九了,也该生个娃娃了。“

    于是,冬梅又拿起了电话,准备给女儿和儿子,一人打一个电话。

    听到冬梅又要打电话,卫国直接害怕了。

    他立马阻止了冬梅,说:”冬梅,算是我求你了,你就不能让手机,休息一会儿吗?“

    冬梅已经把正在充电的手机拿在了手里。

    她说:”我又忘说了几句话,你就让我给孩子们说了吧。“

    想到刚才打电话,直接把冬梅给打晕了,卫国担心的说:”冬梅,我现在,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冬梅打电话啊。“

    可是,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再次打通了娜娜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