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917章 限制使用卫生纸的量

时间:2018-02-09作者:常山赵龙

    挂了方方妈的电话后,冬梅只感觉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正在旁边给花松土的卫国,看到拿着手机的冬梅,突然摇椅晃,他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住冬梅。

    卫国担心的说:“冬梅,你怎么了?”

    话毕,卫国心想,老婆冬梅一直有糖尿餐冠心病,该不会突然脑梗了吧?

    冬梅手里攥着手机,她闭着眼睛,扶着卫国,感觉头晕目眩的说:“没事儿。”

    虽然冬梅说没事儿,但是卫国依然认为冬梅有可能是脑梗了。

    他忙从口袋掏出手机,说:“冬梅,你先趟在床上,坚持一会儿,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救护车。”

    听到卫国竟然要叫救护车,冬梅挣开了眼睛,说:“叫什么救护车,我好着呢。”

    看到冬梅挣开了眼睛,并说自己好着,卫国还是不放心的说:“你真的没事儿?”

    冬梅扶着卫国,一边往卧室的床跟前走,一边说:“我要是有事儿的话,这会儿已经倒下了。”

    卫国把冬梅扶到了床上,扶着她躺下,给她脱掉了鞋,盖上了被子,说:“你有没有感觉,心里有恶心想吐的那种症状?”

    冬梅躺下后,依然闭目养神。

    她说:“没有。”

    卫国不放心的说:“那你有没有,心慌的感觉?”

    冬梅也说没有。

    卫国更是把手伸到了冬梅的额头上摸了摸,说:“你没有发烧?”

    冬梅趟了一会儿,她感觉渐渐恢复了过来。

    她说:“没事儿,就是刚才和方方妈说话的时间有点长了,说的我有点晕了。”

    听到方方妈说话,竟然把冬梅给说晕了,卫国哭笑不得的说:“我的天呐,还真有说话把人给说晕菜的啊?”

    冬梅坐了起来。

    她端起水杯子,喝了一大杯水之后,感觉好了很多。

    她说:“卫国,你把我的手机拿过来。”

    听到冬梅要拿手机,卫国惊讶的说:“你刚才不是,都被说晕了吗,怎么还要打电话,你不要命了啊?”

    显然,冬梅放心不下娜娜。

    她说:“我不给娜娜打个电话,提醒她和她婆婆好好相处,难道你让婆媳两个人打架啊?”

    卫国虽然给冬梅拿了手机,但是他并不把手机递到冬梅手里。

    他说:“你就不能休息上一天,明天再打电话吗?”

    冬梅是个急性子,她干什么事情,只要心里惦记,那就一定要办完,心里才踏实。

    冬梅一把从卫国手里,抢过来手机,说:“我过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把手拿着太靠近耳朵边上了。

    我这次打电话,用免提,就没事儿了。“

    说着,冬梅便拨通了娜娜的电话。

    此时的娜娜,刚从县城的澡堂,洗了澡出来。

    她头发湿漉漉的,接起了母亲的电话。

    冬梅打通娜娜的手机后,便说道:“娜娜,你平时,一定要和你婆婆好好相处啊,可不敢闹矛盾?”

    闻言,娜娜马上说:“是不是那个老巫婆,给你打电话了。”

    冬梅把手机开着免提,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

    她说:“你说话文明点,人家是你婆婆。

    她刚才是给我打电话了,人家哭的很厉害,尽是委屈……

    我就问你,你就不能当一个聪明人,平时谦让着点你婆婆吗?”

    听到母亲让自己谦让婆婆,娜娜马上反应激烈的说:“妈妈呀,我这个婆婆啊,简直就没法给你说。”

    说着,娜娜过了马路。

    她继续给冬梅说:“妈妈,你先别把方方妈的话当真,你先听我给你说。”

    冬梅翻了个身子,她侧卧着,说:“你说。”

    娜娜左手,提着洗浴的东西,右手打着电话。

    她说:“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把火炉子给生着。

    可是每天半夜,我都会被冻醒来,然后再一看,火炉子竟然是灭的。”

    冬梅不解的说:“那说明你半夜忘加煤了啊,你勤快点加煤,火炉子就不会灭了,你也不会冻醒来了。”

    冬梅知道,虽然现在已经到三月份了,但是这一段时间的阴天,导致天气依然寒冷。

    而且娜娜天生就体寒,怕冷。

    再加上方方家在农村,并没有暖气,所以必须在房间里面,生火炉才能睡着。

    听到母亲的话,娜娜委屈的说:“妈妈啊,你知道什么啊?

    我那炉子之所以灭,全是方方妈半夜进来,拿火夹子给我捅灭的。”

    闻言,冬梅惊讶极了。

    她说:“方方家没有暖气,现在倒春寒,天气依然寒冷,她为什么要给你把炉子捅灭?”

    话毕,冬梅满肚子的气。

    娜娜沿着路边上的土路走着,她说:“还能为啥,方方妈嫌烧炉子浪费煤炭呗。”

    闻言,冬梅感觉不可理解的说:“方方家没有暖气,不让人烧炉子,难道把人给冻死啊?”

    卫国也在旁边气愤的说:“我就奇了怪了,人重要,还是钱重要?”

    娜娜叹了口气,说:“有什么办法,方方妈的眼睛,能看到的世界里面,永远只有钱。”

    冬梅气的说:“我就想问方方妈,难道她的房子里面,就不生火炉吗,干嘛戳灭我女儿房子里面的火炉子?”

    娜娜笑着,说:“妈妈,你还别说,方方妈和方方爸爸的房子里面,真的还没有火炉子。”

    闻言,冬梅不敢相信的说:“那不把人给冻死了?”

    娜娜感觉搞笑的说:“方方妈宁可人冻死,也不浪费烧煤的钱。”

    卫国在旁,边替娜娜打抱不平的说:“周围的人,都说咱们家节省,但是咱们家至少没有节省到那种,以牺牲人的身体健康,来节省的地步啊。

    方方妈,简直就是奇葩。”

    娜娜感觉,土路上灰尘很大,她加快了走路的步伐,说:“妈妈啊,方方家啊,像这种搞笑的事情,还多着呢。”

    话毕,娜娜告诉母亲,说:“妈妈,你听过上厕所,限制人卫生纸的使用量没有?”

    闻言,冬梅和卫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讶的目瞪口呆。

    冬梅惊讶的说:“难道方方妈,还嫌你上厕所,卫生纸用多了?”

    卫国也瞪大了眼睛,说:“这都什么时代了,竟然还在卫生纸上还节省啊?”

    至于这个使用卫生纸,冬梅清晰的记得。

    自己小时候,在农村那会儿,大家普遍都用石头,土疙瘩,或者稻草之类的擦屁股。

    因为那会儿的农村,确实贫穷,大家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去买卫生纸。

    等冬梅到了青春期,来了例假,没有办法了,母亲才会花钱,买那种非常粗糙的草纸回来,给冬梅用。

    到冬梅再大一点,高中的时候,大家普遍已经淘汰了用石头,土疙瘩或者稻草擦屁股了。

    而取而代之的,则是作业本,报纸,书本的纸。

    可是,当自己嫁到卫国家后,却又重新使用起了石头,土疙瘩和稻草等东西来擦屁股。

    因为卫国妈的节省,所以自己也没有办法。

    而自己第一次使用卫生纸,那还是自己跟卫国去了新疆,来到他们单位生活以后的事情呢。

    从此以后,大家就都使用卫生纸了,并且彻底淘汰了作业本纸和报纸书本的纸张。

    说起节省卫生纸吧,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冬梅生活在陇东钻二基地,一个叫做采油八队的地方。

    当时,她的邻居,是一个叫做白娃娃的一家。

    由于白姓人家,生了两个孩子,都有白化病,所以大家都叫他们白娃娃。

    而白娃娃的母亲,由于给两个孩子治病,没有多余的钱。

    为了节省,便把一卷一卷的卫生纸,给剪成片状,限制孩子们使用的量。

    至此以后,冬梅好像再也没有见过,还有限制上厕所,使用卫生纸量这么一回事儿。

    可是现在,当冬梅听到,娜娜的婆婆,竟然限制娜娜使用卫生纸量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又重新回到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物质匮乏,大家都极度节省的日子里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