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90章 艰苦的恋情

时间:2018-01-28作者:常山赵龙

    想了半天,卫国妈终于妥协了。

    她看着冬梅,说:“算了,咱们大人再不要替孩子拿主意了。

    毕竟是孩子结婚,毕竟是孩子要和他老婆过一辈子的,又不是我们。

    我们就让孩子自己选择吧。”

    闻言,冬梅便问涛涛,说:“涛涛,你一直站着听,现在,该说的我们也说了。

    并且,你已经二十八了,到八月份的时候,你也该过二十九岁的生日了……

    后年,你就三十了……

    你已经不是小孩了,你就自己拿主意吧。”

    当父母把这个棘手的问题,抛给涛涛后,他为难的竟然额头上滴下了汗水。

    他浑身出着冷汗和热汗。

    他脑子里面,混沌至极。

    涛涛想了半天,他说:“那……我……还是听我母亲的,我选……崔飞吧。”

    虽然崔飞整天都在折磨涛涛,虽然崔飞每天都在辱骂涛涛,虽然崔飞每天都在给涛涛找茬……

    但是,此时的涛涛,他已经认定了崔飞,就是自己将来的妻子……

    他已经认定了,崔飞就是自己将来孩子的母亲……

    他已经认定了,崔飞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

    听到涛涛选择了崔飞,卫国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躺倒在了床上休息。

    卫国妈更是转身,离开了大卧室,而走向了自己的小卧室。

    只有冬梅看着涛涛。

    她说:“涛涛,你可选择好了,到时候,不论婚姻是好,还是坏,你都要坚持,走完一辈子。

    毕竟,咱们这个家族里面,暂时还没有出现过离婚的情况。”

    虽然崔飞对对待涛涛很恶劣,但是涛涛并没有给父母说过,关于崔飞的一些极端的事情。

    所以,在冬梅眼里,崔飞的缺点,也只有长的丑和性格怪异而已。

    并其,冬梅暂时并没有发现,崔飞身上,她所不能容忍的缺点。

    涛涛点点头,说:“妈,我想好了。

    我既然选择了崔飞,那我肯定会肩负我的责任,和崔飞好好的过完一辈子的。”

    冬梅听着涛涛肯定的语气,便拍拍他的肩膀,说:“好的,我知道。

    我和你爸爸,现在就想办法去银行取钱。

    然后下午,咱们去崔飞家,给那八万的彩礼。”

    听到母亲拍板了,涛涛忐忑了一路的心,终于放下了。

    他点点头,表情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悲伤的说:“好。”

    ……

    中午午休结束后,冬梅就和卫国出去了。

    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在这个普天同庆的节日里,所有银行都关门。

    没法,冬梅只能拨通了崔飞妈的电话。

    崔飞家,崔飞早已经和父亲母亲说好了。

    当崔飞妈接起电话后,她就问冬梅,说:“亲家母啊,你们下午几点过来,我好做饭招待你们。”

    冬梅尴尬的说:“大妹子,我们也是想过来把彩礼给你们,可是今天这银行都不开门,我们取不出来钱啊?”

    闻言,崔飞妈不高兴的说:“你们也没有提前,把八万的现金,放到家里备着啊?“

    闻言,冬梅感觉搞笑的说:”我们家又没有保险柜,再说了,八万放到银行,我们还有利息赚呢,怎么可能放到家里呢?“

    卫国也在旁边说道:”如果我们把八万放到家里,你还让不让我们老两口安心的睡觉了?“

    崔飞妈听到冬梅和卫国的话,她退了一步,说:”后天,银行就开门了,你们最迟后天下午,把彩礼给我们拿过来。“

    话毕,崔飞妈就挂了电话。

    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崔飞妈给挂了电话。

    冬梅咬着牙,忍了。

    她心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家涛涛,是光明正大的娶你们家女儿,又不是强抢民女,你们至于这么过分吗?

    再说了,你们家崔飞,不仅有yg病毒,而且还开过颅……

    而我们家涛涛,身体健康。

    这些,我们也就不说了,也就不嫌弃了。

    可是,我们的让步,我们的忍耐,换来的却是你们的过分?

    冬梅长长的叹了口气,努力吧胸口那股恶气给呼出来。

    冬梅知道,自己要保持心情平静,不然心脏随时都有可能犯病。

    冬梅随身带着救心丹。

    虽然,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她还是吃了一颗救心丹。

    这时的冬梅,面对蛮不讲理,刁蛮的崔飞一家,再想到温文尔雅,冰冰有礼,礼尚闲下的饶里张丽一家时,她不禁感叹,如果当初,涛涛找了饶迪的话,自己现在面对的,就是饶迪和张丽,而不是崔飞父母了。

    如果涛涛找了饶迪的话,饶迪父母也不会问自己要这么多彩礼,更不会如此的难为自己和卫国。

    想到这里,冬梅叹了口气。

    她心说,冬梅啊,你再不要怨天尤人了,谁让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谁让自己的儿子天生自卑,谁让自己的儿子不会追女孩呢?

    谁让他放着那么好的女孩,放着自己动送上们来的饶迪不追,偏偏要去找崔飞呢?

    而卫国也耷拉着个脑袋。

    他觉得,当初自己和冬梅结婚的时候,简直太顺利,太容易,太简单了。

    怎么现在,轮到涛涛这会儿了,结个婚,简直就难的,难于上青天呢?

    ……

    晚上,在家郁闷的涛涛,突然接到了好哥们,李朋朋打来的电话。

    李朋朋和涛涛不仅是好朋友,而且两人的性格及其的相似。

    要是说涛涛内向的话,那李朋朋比涛涛更内向。

    要是说涛涛不会谈恋爱的话,那李朋朋就更不会谈恋爱了。

    要是说涛涛不会追女孩的话,那李朋朋就更不会追女孩了。

    果不其然,李朋朋打电话过来,就给涛涛诉苦。

    他说:“安娜简直就是个母夜叉。”

    涛涛知道,李朋朋的恋情,比自己还艰苦。

    李朋朋从小到大,现在二十八岁了,竟然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

    安娜是李朋朋弟弟李科科的女友,弟弟因为看哥哥可怜,便把自己的女朋友介绍给了哥哥。

    可是,当李朋朋和安娜在交往的时候,他和涛涛一样,既紧张,又害羞……

    既放不开,又吓的浑身不自在……

    这一切,直接导致了安娜的反感。

    虽然李朋朋已经给安娜花了不少钱了,但是安娜依旧让李朋朋摸不着头脑。

    李朋朋的父亲,是固井公司的大领导李经理。

    他的家庭条件非常之好。

    家里不仅有豪宅,更是有豪车。

    所以,安娜虽然看不上李朋朋这个人,但是又不想放弃李朋朋的条件。

    所以,她总是左右摇摆,徘徊不定。

    应李朋朋的邀请,涛涛主动从家里出来,给李朋朋上课,教他怎么追女孩。

    虽然,在追女孩这方面,涛涛也是个门外汉。

    但是,他相对于李朋朋来说,还是能强点的。

    两人在附近赛高街区的星巴克里面见面。

    一见面,李朋朋就给涛涛抱怨。

    他说:“涛涛,你说,我出于礼貌,出于尊重,当我想拉安娜手的时候,我问她说,安娜,我可以拉你的手吗?

    当安娜觉得冷,我想拥抱安娜的时候,我就问她,安娜,我可以拥抱你吗?

    可是,我的礼貌和尊重,却换来了安娜一句“滚远”……

    并且,安娜还骂我一点男人味都没有……

    骂我一点勇气也没有……

    骂我简直就是个窝囊废……”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