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74章 一个是打工仔,一个是CEO

时间:2018-01-23作者:常山赵龙

    一来二去,冬梅和卫国折腾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也算是彻底的搞定了涛涛的婚事。

    这下,两个孩子的婚事基本就全部定下来了。

    娜娜结婚的时间,定在明年一月份。

    涛涛的结婚时间,定在了明年二月份。

    虽然涛涛的未婚妻崔飞,要的彩礼高的吓人,但是冬梅和卫国老两口,还是接受了如此之高的彩礼钱。

    他们感叹,谁让自己生了个不会谈恋爱的儿子呢?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一月份。

    冬梅和卫国收拾好东西,赶着回老家,参加外甥郭鹏的婚礼。

    出门前,冬梅特意穿上了,她在崇尚百货买的那件一千块钱的呢子大衣。

    冬梅这辈子买过的最贵的衣服,估计也就是这件呢子大衣了。

    当冬梅把自己收拾的漂亮漂亮,准备和卫国一起出门的时候。

    冬梅却发现,卫国大冬天的,竟然穿了件破夹克,薄裤子。

    冬梅盯着卫国身上的夹克,说:“卫国,咱们回老家,参加你外甥郭鹏的婚礼,你就穿这一身回去啊?”

    卫国天生体热,就是大冬天,他穿的衣服也很薄。

    他不以为然的说:“我是去参加婚礼,又不是结婚,我穿那么攒劲做什么?”

    冬梅是个爱好的人,她让卫国去房间换衣服。

    她说:“你作为郭鹏的大舅,是你把郭鹏从老家农村,带到油田工作的。

    要不是你,郭鹏现在肯定跟着她父亲,提着瓦刀,到处跑着打工呢。

    等到婚礼的时候,你肯定要上台发言的。

    你就穿这一身上去,非让老家人笑话你不可?”

    闻言,卫国便进去卧室,脱掉了身上的那件破旧的夹克,穿了一件厚点的外套出来了。

    虽然卫国换了衣服,可是,冬梅一眼就看出来了。

    卫国身上的那件外套,竟然是涛涛淘汰掉了的衣服。

    涛涛和卫国一样,他平时也不太买衣服,一件衣服轻轻松松给穿个四五年。

    可是,就是涛涛穿了四五年,给淘汰掉的衣服,卫国却把它给捡过来,自己再接着穿。

    冬梅皱着眉头,看着卫国,说:“卫国,我实在想不通了,竟然咱们回老家,你就不能把你自己,给收拾的体面点吗?

    我让你把那件破夹克脱了,你就换上了涛涛的旧衣服?

    你也没看看,这件黑色的外套,颜色都掉的差不多了,你还穿?”

    闻言,卫国又走进了卧室。

    这次,冬梅跟着进到了卧室里面。

    她要看着卫国换衣服,至少要换的让自己满意。

    只见,卫国打开了衣服柜子。

    他看着衣柜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件崭新的衣服,却无动于衷。

    冬梅顺手从衣服柜子里面,拿出来了一件伟志的休闲西装,说:“这件衣服这么好,你不穿,放在这里干什么?”

    说着,冬梅就把这件牌子的休闲西装扔给了卫国,让他换上。

    卫国不情愿的脱掉了涛涛的黑色外套,然后换着这件休闲西服,说:“老家土大,我怕穿着回去之后,给搞脏了。”

    冬梅看到卫国换上了休闲西装,对于他的上身是满意了。

    她说:“脏了,咱们回省城了洗就完事了。”

    卫国是可惜干洗的钱,他说:“这件衣服又不能水洗,干洗太贵。”

    冬梅又看着卫国的裤子,不满意的说:“上次我在百圆裤业,给你买的那条裤子呢,你怎么不穿?”

    话毕,冬梅发现卫国的裤子上,竟然破了一个小洞。

    卫国平时的衣服,不是穿单位发的工作服和休闲服,就是穿涛涛穿剩下的衣服。

    他基本不给自己买衣服。

    冬梅知道卫国节省,所以她偶尔出去,碰到打折的衣服了,便会给卫国买回来。

    可是,用冬梅的话来说,卫国就是跟人不一样,好好的衣服,给他买回来了,他不但不穿,还跟人吵架,嫌弃冬梅给他买衣服,浪费钱。

    半晌,卫国把那条裤子,从一个塑料袋子里面拿了出来。

    他舍不得穿的说:“你在百圆裤业,给我买的这条西裤,我要等到娜娜和涛涛结婚的时候穿呢。”

    听到卫国不舍得穿这条裤子的原因,竟然是准备在儿子和女儿的婚礼上穿。

    冬梅突然鼻子一酸,她心说,卫国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工作。

    他一个人工作,养活一家四口人。

    他不仅把孩子养大,把孩子供的大学读出来,给孩子买了房子,又攒钱给孩子结婚……

    可是,卫国他自己呢,却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穿?

    冬梅控制住情绪,她揉了揉鼻子,说:“没事儿,你穿着吧,这条裤子也就五十块钱,完了,你儿子和女儿的婚礼了,我再去给你买一条回来。”

    听到冬梅在百圆裤业买的裤子,竟然打了五折,卫国高兴的说:“既然打了五折,那当时,你应该多买一条的。”

    冬梅知道,卫国即使买衣服,他不是买地摊上的衣服,就是买打折力度特别大的衣服。

    冬梅一边让卫国换上新裤子,一边说:“下次,我再去看看,还上新货呢。”

    当卫国换上伟志的休闲西服,和百圆裤业的裤子后,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了一截子。

    冬梅欣赏的看着卫国,说:“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现在的你,和刚才的你相比,一个是打工仔,一个是ceo……”

    闻言,卫国感觉好笑的说:“差距有这么大吗?”

    虽然卫国的这身衣服不错,但是冬梅以女人的眼光,还是发现了违和点。

    那就是卫国脚上的那双皮鞋。

    卫国脚上的那双皮鞋,已经不知道钉过多少回掌,沾过多少回皮子了,卫国竟然还凑合着穿着。

    冬梅打开柜子,替卫国翻找着鞋子,说:“对了,卫国,我记得你儿子,零八年上钻井队的时候,拿着单位发的购物卡,在榆林百货大厦上,给你买的那双鞋子呢?”

    话毕,冬梅使劲的在柜子里面翻找着,试图找到那双鞋子。

    冬梅始终记得,那双鞋子既漂亮,又好看,而且还是真皮的。

    可是,冬梅翻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

    与此同时,卫国伸出脚,指着自己脚上,那双破烂不堪的皮鞋,说:“这双鞋就是当年,涛涛给我买的鞋子啊,难道你忘记了啊?”

    闻言,冬梅纳闷的说:“不对啊,我记得那双鞋子,是完美无缺的,怎么这么旧。”

    卫国提醒冬梅,说:“冬梅,你是不是过的糊涂了,你儿子上钻井队那一年是零八年,现在已经是二零一二年了,你儿子给我买的鞋子,我已经穿了四年了。”

    瞬间,冬梅才反应过来。儿子在榆林给卫国买鞋的事情,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可是,自己竟然感觉,那件事情仿佛就在昨天一样。

    冬梅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天呐,你要是不提醒我,我还真以为,你儿子给你买鞋的日子,就在昨天呢。”

    卫国穿鞋有个习惯,那就是使劲穿一双鞋,直到把这双鞋穿破,穿拦,然后扔掉后,才去买新鞋。

    每当冬梅提醒卫国,应该买鞋了的时候,卫国总是会说,男人嘛,有一双鞋穿就行了,再买一双鞋,放着也放着,还不如不浪费钱呢。

    冬梅在柜子里面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多余的一双鞋。

    显然,卫国只有这一双皮鞋。

    看到没鞋可换,卫国想了个办法。

    他从柜子里面拿出了,单位发的那一身雅戈尔西服。

    只见,卫国一边换着西服,一边对冬梅,说:“冬梅,我脚上的这双鞋,主要是破在脚面了,我现在把单位发的那身长西服给换上。

    那西服,裤子长,随便就把脚面给盖住了。

    这样,就是回老家,也没人能看的到我的破皮鞋。”

    说着,卫国就开始换西服。

    可是,冬梅却不让卫国换西服。

    她说:“卫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这身雅戈尔西服,好像是九七年,香港回归那一年,单位发的吧,都十五年前的西服了,还能穿吗?”

    卫国不以为然,他说:“男人嘛,只要是衣服,那就能穿。”

    可是,冬梅却坚决不让卫国穿,那身十五年前的西服。

    她看这眼前西服的设计,样子,款式,不禁摇着头,说:“这老古董,你要是穿出去,非让人笑掉大牙不可。

    你还是算了。

    咱们现在就出去,给你买一双皮鞋去,免得你回去丢人现眼。”

    听到冬梅用丢人显然四个字,形容自己的穿着,卫国不高兴了。

    他说:“我卫国一辈子勤勤恳恳,本本分分,谁不知道我卫国工作努力,生活健康,怎么就因为一身衣服,而丢人现眼呢?”

    说着,卫国就来到了阳台。

    当时装修房子的时候,卫国专门让木工,在阳台的墙壁上,做了几个木头箱子,为的就是放杂货的。

    只见,卫国打开阳台上的箱子,翻找了半天,拿出来了一双单位发的劳保皮鞋,说:“这皮鞋,虽然是劳保鞋,但却是全真皮的,我就穿它回去吧。”

    说着,卫国就把那双劳保鞋穿到了脚上。

    冬梅虽然想给卫国买一双新鞋,不想让他穿劳保鞋,可是,她又犟不过卫国,便只能由着卫国的性子了。

    冬梅看着卫国脚上,那一双及其笨重的老保鞋,说:“那鞋子的前面,是不是还有钢板?

    你要是不嫌重的话,就穿着它回老家吧。”

    劳保鞋为了防砸,便在鞋子的前面,镶入了钢板。

    就这样,冬梅穿着妮子大衣,非常高贵的走在前面。

    而卫国则穿着老保鞋,像个旱地里的鸭子一样,跟在后面。

    显然,平时走路速度极快的卫国,楞是被脚上的这双沉重的劳保鞋,给限制了速度。

    出了明亮花园,卫国就要去坐五十路公交车。

    冬梅一把拉住卫国,说:“省城的地铁通了,谁还坐公交啊。”

    说着,冬梅就拉着卫国,朝风城五路和未央路十字的地铁口走去。

    当卫国听说要去坐地铁后,他兴奋不已。

    他心说,难道以前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地铁,现在自己也能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