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60章 该说还是不该说

时间:2018-01-17作者:常山赵龙

    进入房间之后,涛涛问崔飞道:“崔飞,今天晚上不回家,你父母不问你吗?”

    崔飞放下东西后,就换着衣服说:“有什么好问的,我父母对我和弟弟都进行的是放羊式教育,哪怕我们每天晚上都夜不归宿,我父母也不会问的。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言,涛涛简直大跌眼镜。

    冬梅和卫国对孩子的教育和管教一直比较严厉,哪怕是一天夜不归宿,那也要说明原因。

    如果没有理由的夜不归宿,那绝对不行。

    涛涛看着崔飞,说:“你如果生在我家的话,哪怕你一天夜不归宿,可能也要被我父母给打断狗腿。”

    听到涛涛的家管教竟然这么严格,崔飞嘲笑涛涛,说:“怪不得你这个男人,一点胆量和魄力也没有,原来都是因为你父母,把你管的太严了啊。”

    话毕,崔飞哈哈大笑着。

    涛涛听着崔飞的话,他心里很不爽。

    但是,鉴于崔飞才刚回来,两人才刚相聚,涛涛并不想和崔飞怄气。

    于是,涛涛选择了忍耐。

    崔飞换下衣服后,她就冲进了洗澡间。

    听着洗澡间里面流水的声音,涛涛呆呆的坐在床上。

    他扪心自问,你和崔飞之间,太多的不同点,太多的不协调,甚至家庭教育和三观都不相同……

    如果崔飞真的要和你领证的话,你领吗?

    涛涛还没有想完,崔飞就在卫生间里面喊着涛涛,说:“涛涛,快进来给我搓背。”

    听到搓背,涛涛也感觉没有什么,毕竟一个人洗澡,没法自己给自己搓背。

    涛涛走进卫生间后,看着满地的污垢,心说,眼前的崔飞,到底多久没有洗澡了?

    而当涛涛给崔飞开始搓背的时候,一条条从她背上错下来的泥条,更是让涛涛尴尬。

    涛涛问崔飞,说:“你多久没有洗澡了?”

    崔飞想了想,说:“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吧?”

    听到崔飞竟然一个多月没有洗澡,涛涛说:“你们站上没法洗澡啊?”

    崔飞说道:“我们站上,算是铁边城最偏僻的一个站了,不仅没有洗澡的地方,就是厕所,也是室外的旱厕呢。”

    闻言,涛涛理解了崔飞,毕竟自己也曾经在这种环境中呆过,不是不想洗澡,而是因为实在没有地方洗澡。

    涛涛给崔飞搓完背之后,他甩了甩搓澡巾上的泥条,说:“好了,你好好冲冲吧。”

    崔飞一边冲着背上的泥条,一边说:“其实,我们站上的员工,如果要洗澡的话,必须从山下叫出租车上来,拉我们下山,去镇上洗澡。

    镇上洗个澡也不贵,差不多二十块钱,但是你知道吗,我们来回的车费,竟然要二百块钱呢。”

    听到崔飞洗一次澡,竟然要花掉二百二十块钱,涛涛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在涛涛惊讶的同时,他也开始同情崔飞。

    他说:“真不容易。”

    涛涛从卫生间出来,他热的够呛,便脱掉了短袖。

    不一会儿,崔飞洗完澡出来了。

    从卫生间出来的崔飞,没有穿衣服,她一下子就冲进了涛涛的怀抱。

    涛涛是一个年轻的男孩,虽然他的定力不错,但是当一个光着的女孩,冲进他的怀抱的时候,他也很难控制自己。

    涛涛喘着粗气,提醒崔飞,说:“真的要现在开始吗?”

    崔飞抱着涛涛,说:“我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难道现在不开始,什么时候开始啊?”

    说着,崔飞已经躺了下去,顺手也把涛涛也给拽倒了。

    涛涛脸色红润的看着崔飞,说:“你先等一下,我去下面的超市买个套儿上来。”

    听到涛涛要下去买套儿,崔飞当即说道:“都*了,还管什么套儿啊。”

    听到崔飞不让自己去买套儿,涛涛担心的说:“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崔飞一本正经的说:“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男人怕什么?”

    话毕,崔飞翻身在了涛涛的身上,说:“再说了,我根本就不喜欢戴套儿。”

    说着,两人就开始了。

    此时的礼泉基地,冬梅和卫国正在宋年媳妇家借住。

    冬梅和卫国之所以来到礼泉基地,他们是要在第二天,和方方父母商量孩子的订婚以及结婚日子的。

    宋年媳妇给冬梅和卫国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后,突然神秘的对冬梅,说:“冬梅啊,我告诉你个事情,你可不要骂我。”

    听到宋年媳妇的话,冬梅笑呵呵的说:“我来你家借宿,你如此热情的招待我,我怎么可能骂你呢?”

    听到冬梅的心情还不错,宋年媳妇便给冬梅说道:“冬梅,我给你说个事儿,前几天,崔飞她小姨来我家玩,当我们谈到崔飞的时候,她无意间把一些话给说漏嘴了。”

    听到有话漏嘴了,而且是崔飞的小姨,冬梅警惕性的问道:“怎么了,是关于崔飞的事情吗?”

    宋年媳妇点点头,说:“哎,当初我不知道崔飞有病,不然,我也不会给你们家涛涛介绍了。”

    听到自己将来的儿媳妇有病,卫国着急的问宋年媳妇,说:“什么病?”

    冬梅惊诧的说:“不严重吧?”

    宋年媳妇顿了顿,说:“崔飞以前出过一次车祸,脑袋受过严重的伤,而且还开过颅,并且还留下了后遗症。”

    闻言,冬梅和卫国先是一惊,但是马上又平静了下来。

    冬梅关心的问宋年媳妇,说:“开过颅?后遗症?”

    卫国也问道:“什么后遗症啊?”

    宋年媳妇说:“具体什么后遗症,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听崔飞小姨说,崔飞自从开过颅之后,就经常头疼,而且记忆力减退特别厉害。”

    听到崔飞开过颅,并且经常头疼,卫国担心的说:“崔飞这个病情,该不会影响她生育吧?”

    听到卫国怀疑崔飞,冬梅不愿意了,她说:“卫国,咱们也是有女儿的人,你难道忘记咱们家娜娜患了子宫肌瘤之后,方方家人是怎么对待娜娜和咱们的吗?

    你要是怀疑人家崔飞,该那多让人家父母寒心?

    如果咱们也这样对待崔飞的话,那肯定会让崔飞和父母难过。”

    卫国为难的说:“你说的也对,咱们绝对不是方方父母那种见利忘义,而且非常势力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