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35章 难道牺牲儿子的利益,满足你母亲的利益啊?

时间:2018-01-07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一回到家,就质问卫国,说:“卫国,你明明知道儿子快结婚了,咱家也就剩下那点家底了,你怎么还要答应,给你母亲盖房呢?”

    卫国已经盼了好几天了,今天终于盼回来了老婆冬梅。

    他本以为冬梅回来后,会和自己和平相处。

    可是他没有想到,冬梅依旧像吃了炸药一样面对自己。

    但是,卫国知道,如果再和冬梅吵架的话,后果会很严重,之前就是例子。

    所以,卫国温柔的说:“算了,既然他们迫切的想盖房,那就盖吧。”

    冬梅知道,卫国是个孝子,可是就算再孝顺,你也不能牺牲儿子的利益,满足你母亲的利益啊?

    冬梅继续质问卫国,说:“你给你母亲盖了房子,你儿子拿什么结婚?”

    卫国早就知道,冬梅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他说:“你不是才给涛涛,介绍了崔其昌的女儿不久吗,难道他们今年,就能结婚?”

    冬梅斩钉截铁的告诉卫国,说:“涛涛已经二十八岁了,你以为他还小吗?

    再说了,崔其昌的女儿崔飞,也是奔着结婚去的,万一两人谈的好,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要结婚,咱们哪里来的钱,给彩礼,办婚宴,让孩子度蜜月?”

    冬梅的话,似乎问住了卫国。

    但是,卫国急中生智,他给冬梅算着,说:“虽然,咱们把家里仅有的那八万,给了老家盖房,但是我今年挣个六万,涛涛挣个五万,娜娜再挣个五万,不是就十六万了吗?

    十六万,结婚该够了吧?”

    听到卫国竟然打起了娜娜的钱,冬梅不客气的说:“卫国,娜娜也是快结婚的人了,你怎么能拿娜娜的钱,给涛涛结婚呢?”

    卫国看到冬梅又上火了,他赶忙给冬梅解释,说:”冬梅,我不是拿娜娜的钱,我是借娜娜的钱,借,你懂吗?“

    听到卫国说借,冬梅不啃声了。

    半晌,她说:”咱们拿了女儿多少钱,就给女儿打个借条,完了,如数奉还。“

    卫国点着头,说:”那肯定了。“

    话毕,卫国突然关心起涛涛的事情来。

    他问冬梅,说:”冬梅,你没打电话问问,涛涛和那个崔飞,谈的到底怎么样了啊?“

    冬梅想了想,不久之前,自己给涛涛打过的一个电话。

    她说:”好像,还谈的可以吧。“

    卫国不明白的说:”什么叫还可以啊,你现在,就打个电话问问。”

    卫国虽然十分关心儿子涛涛,但是他却从来,不直接和儿子沟通,总是通过冬梅,来和儿子沟通。

    冬梅打通了涛涛的电话,他直接在电话里面问涛涛,说:“涛涛,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崔飞,也有几个月了吧,你们两个,谈的怎么样了?”

    此时的涛涛,正在延安汽车站门口,等待从采油八厂铁边城,过来的女友崔飞。

    涛涛赶忙在电话,里面告诉冬梅,说:“谈的还可以。”

    冬梅听到涛涛那边,非常的嘈杂,她问涛涛,说:“儿子,你在哪里呢,你那边怎么这么吵啊?“

    涛涛始终盯着汽车站的出站口,他很怕错过崔飞。

    他说:”我在延安汽车站呢。“

    听到儿子在延安汽车站,冬梅还以为涛涛要休假回来。

    她忙问涛涛,说:”涛涛,你平时回家,不都是在高速公路上等车吗,怎么今天跑到汽车站去坐车了?“涛

    涛是个非常诚实的孩子,什么事情他一般都不瞒着父母。

    他说:”崔飞要从吴起,过来看我呢,我这会正在汽车站门口,等待崔飞呢。“

    听到和涛涛刚认识没多久的崔飞,竟然主动过去涛涛单位看涛涛,冬梅惊讶的说:”涛涛,难道你们两个,已经谈成了吗?“

    涛涛腼腆的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崔飞在电话里面,叫我老公呢。“

    闻言,冬梅差点惊掉下巴。

    她瞪大了眼睛,问涛涛,说:“那你们,该不会年底,就结婚吧?”

    听到结婚,涛涛感觉还没有到那一步。

    他说:“结婚?暂时还没有想呢。“

    听到涛涛并没有把结婚给提上日程,冬梅松了一口气。

    她说:”那就好。“

    闻言,涛涛反倒感觉奇怪了,他说:”老妈,你平时不都在,催促我快点结婚吗,怎么今天,突然又害怕我结婚了。”

    发现涛涛听出了自己的担心,冬梅赶紧解释,说:“不是,孩子你误会了,老妈怎么能不想着,你赶紧结婚呢?

    我是想你们,毕竟认识的时间太短,如果草率结婚的话,不太靠谱。

    我想,你们还是要再认真的,彼此互相了解了解对方,才行。”

    闻言,涛涛笑着,说:“崔飞人很好,不仅很主动,而且从来不耍小女生的脾气,我感觉我们蛮合适的。”

    听到合适,冬梅祝福涛涛,说:“既然合适,那你们就好好谈。”

    挂了电话,冬梅就开始埋怨卫国。

    她说:“你看你,楞是答应了给老家盖房,要是把那八万留着,年底给儿子结婚,多好。”

    闻言,卫国惊讶的说:“涛涛和崔飞,已经准备结婚了?”

    冬梅说:“没有,他们只是谈的比较好而已。”

    闻言,卫国松了一口气,说:“如果涛涛年底要结婚的话,那我就请假,重新上私人固井队挣钱去。”

    听到卫国要上私人固井队,冬梅赶紧拉住了卫国,说:“你是不是疯了,好不容易调到后勤,又要上山。”

    卫国考虑着,他说:“不上私人固井队去干活,哪里来足够的钱,给涛涛结婚。”

    冬梅劝说着卫国,道:“虽然涛涛和崔飞的感情,进展的很快,但是两人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你先不要激动。”

    闻言,卫国点点头,说:“那你就随时,和涛涛联系着,我也随时准备着。”

    冬梅看着卫国老了,还不忘记拼命的劲头,她心说,再不能埋怨卫国了。

    要是卫国真的上私人固井队了,他五十五岁的身体,怎么撑的下来?

    万一卫国过度劳累,累死在山上了,还留下笑话了:老子为了给儿子挣结婚的钱,竟然累死在山上……

    冬梅心里默默的,算着结婚的花费……

    彩礼至少得四五万吧……

    黄金首饰至少得一万吧……

    买衣服至少得五千吧……

    置办婚礼的家当,至少得两万吧……

    请结婚的车队,婚礼司仪,酒席下来,得个十万吧……

    现在啊,光给儿子结个婚,不多算,下来也得十八万左右。

    如果只靠着涛涛一个人,一年五万块钱的收入,他要是想结婚,至少得不吃不喝,工作四年才行。

    想到这里,冬梅突然觉得,还是女儿好,哪里有儿子这么破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