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19章 当一个采油工的梦想

时间:2018-01-03作者:常山赵龙

    由于采油四厂的总部设在靖边,所以涛涛所乘坐的大巴,是开往靖边的。

    由于昨晚的酒劲,还没有彻底消逝,所以涛涛一上车就睡着了。

    当大巴开到黄陵附近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涛涛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打开了手机。

    当他看到电话是饶迪打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激动了一下。

    可是激动过后,依然是忧伤。

    饶迪打通电话后,便问涛涛,说:“涛涛,你分到哪个厂了?”

    相比之前追饶迪时候,涛涛紧张的样子,此时的涛涛,反倒自然和放松了很多。

    他说:“我分到采油四厂了,你呢?”

    饶迪那边的信号不是很好,她断断续续的说:“我分到采油六厂了,这会正坐车往六厂的总部定边开呢。”

    听到饶迪分到了六厂,并且将去定边。

    涛涛对定边再熟悉不过了,毕竟那里是自己呆了两年半的地方。

    他说:“定边还不错,我曾经在定边的集镇基地,当了两年操作工呢。”

    饶迪关心的问涛涛,说:“涛涛,你们的单位基地,在哪里呢?”

    涛涛说:“我们这会儿正坐车去靖边呢。

    等到了靖边之后,先接受一个礼拜的安全培训,然后在分配采油作业区。”

    饶迪告诉涛涛,说:“我们也一样,先在定边接受一个礼拜的安全培训,然后再次分配。”

    饶迪打过来的电话,并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彼此交流了一下相关的信息。

    很快,大巴车就抵达了靖边。

    对于靖边这个地方,当年涛涛在固井上的时候,也没有少过来。

    所以,他依旧对靖边很熟悉。

    涛涛和张乐分到了一个宿舍,两人都是川庆子弟,所以彼此之间特别有共同语言。

    紧接着,一个礼拜的安全培训也结束了。

    相比当年钻井,让新来的学员独自去人生地不熟的沙漠里面,寻找钻井队的那种恶劣的行为,采油上非常的人性化。

    它们对学员非常的关心,不仅专门派了三辆二七越野车过来接送,同时还请大家吃了饭。

    涛涛和张乐,侯文丽,芮芮,任海龙,侯永兰,寇晓云等等学员,一起被分到了位于延安市安塞县,一个叫做化子坪镇的地方。

    化子坪作业区,位于化子坪镇,鲍家营村。

    当学员们抵达化子坪作业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人事科员孙玲非常的热情,安排大家在作业区食堂吃饭。

    当涛涛和所有学员走进食堂的时候,他们完全被眼前的美食给惊呆了。

    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单位竟然如此重视和照顾,他们这些初来乍到的新采油工。

    食堂里面,不仅有米饭,面条等等主食,更有羊肉,牛肉,鱼肉等等肉菜。

    学员们吃的很高兴,感觉非常的幸福。

    涛涛吃着饭,回忆着当年自己上钻井队时候的情景。

    钻井单位不仅不送他们,还将他们踢了出去,在苏里格沙漠的腹地里面,漫无目的的等待。

    好不容易抵达了钻井队的驻地,竟然没有人理睬,更没有人关心。

    大家饿着肚子不说,还没有地方住宿。

    可是眼前的采油单位,不仅派专车将他们平安的送到了目的地,而且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美食。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采油单位与钻井单位的对比,让涛涛触目惊心。

    他真后悔,当初没有听母亲的话,早一点上采油队。

    不然,他也不会在钻井上,经历那么多痛苦,受那么多次伤。

    更不会这样的来回折腾,直到四年后,才抵达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采油队。

    在作业区吃过饭后,山上的皮卡车下来了。

    涛涛被分到了化一转转油站。

    当涛涛站在皮卡车门口,准备出发的时候。

    他突然听到了不远,处办公室里面传来的声音:“涛涛,涛涛……”

    听到一个女孩再喊自己的名字,涛涛惊呆了。

    他心说,难道这里还有人认识自己?

    涛涛顺着声音看过去,他竟然看到了和自己,从小在一个家属院长大的同学于红利。

    涛涛惊讶万分,他没有想到王小超的妻子于红利,竟然也在这个作业区。

    于红利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激动的看着涛涛,说:“涛涛,你不是在钻井队吗,怎么跑到采油队来了?”

    当涛涛看到于红利的时候,他也是激动万分。

    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碰见在同一个院子长大的同学。

    想当初,王小超认识于红利,还是通过自己认识的呢。

    在大学期间,涛涛与于红利和王小超,也是经常来往呢。

    涛涛高兴的说:“我重新招工了,我来采油了。”

    于红利高兴的说:“你分到哪里了?”

    涛涛说:“我分到化一转了。”

    听到化一转,于红利点点头,说:“化一站不错,你去了之后,好好干,你有什么地方不懂了,或者不会了,你可以问我。”

    涛涛看着于红利穿着的制服,他问于红利,说:“你在这里是干什么工作的?”

    于红利说:“我在政工上呢,是政工副主任。”

    听到昔日的同学,已经是政工副主任了,涛涛羡慕的说:“真厉害啊,没有想到你已经是政工副主任了啊。”

    于红利谦虚的说:“瞎混呗。”

    和于红利告别了之后,涛涛就上了化一转。

    从作业区到化一转,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车程。

    当涛涛抵达化一转后,他被分到了最中间的一个房间。

    在这里,涛涛不仅分到了床铺,被褥,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更是分配到了棉工衣,棉工鞋等等。

    相比初到钻井队时的情景,涛涛不仅没有床,还要打游击来说,采油上对新来的员工,简直太人性化了。

    涛涛刚收拾好了床铺,队长张瑞和书记齐昌盛就进来了。

    他们虽然是队长和书记,但是一点架子也没有。

    他们不仅和蔼可亲,更是平易近人。

    不像钻井队的队长,见面第一句话就问你,身体好不好,能不能给我干活。

    这里,队长和书记总是问你饿不饿,吃了没有,路上还好吗,还适应吗等等关心人的话题,并不问你身体好不好,能不能干活。

    第二天,涛涛就跟着师傅开始工作了。

    此时的涛涛,他的人生,已经重新开始了。

    他不仅实现了自己,当一个采油工的梦想,更是实现了自己,由一个临时工,到正式工的过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