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13章 你说西,他说东,鸡同鸭讲

时间:2017-12-31作者:常山赵龙

    礼拜六,饶迪终于被父母给催促着回来了。

    饶迪这次回来,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和成功人士鲍有祥见面。

    鲍有祥把约会的地点,定在了省城最高档的一家寿司店里面。

    饶迪为了这次见面,还特意打扮了一下。

    当饶迪抵达寿司店的时候,鲍有祥已经手捧着九十九朵从荷兰进口的玫瑰花,在门口等待饶迪了。

    寿司店门口,灯光并不是很亮。

    饶迪看着不远处的男孩,还有他手里抱着的九十九朵玫瑰,还是惊喜了一下。

    她知道,男孩毕业于美国著名大学杜克大学,并且是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所以,饶迪对眼前的男孩,还是怀着一种崇拜心里的。

    在饶迪的心中,她觉得眼前的男孩,一定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或者一口流利的英语。

    可是,让饶迪没有想到的是,男孩一开口,竟然一口陕普,并且乡土气息浓厚,实在让饶迪没有想到。

    饶迪看着鲍有祥,尴尬的说:“您好,我是饶迪,您就是鲍有祥吧。”

    鲍有祥笑嘻嘻的,露出一口大黄牙,说:“对的,没错的,恶就死(我就是)鲍有祥,人事妮(认识你)很高兴。”

    饶迪听着鲍有祥的普通话,实在别扭。

    她接过鲍有祥的玫瑰花后,没有说几句话,就跟着男孩进到了寿司店里面。

    当饶迪跟男孩并排走到一起的时候,她发觉,男孩好像还没有自己高。

    要是放到往日,如果一个男孩说着一口陕普,个子还没有自己高的话,饶迪当即就会离开的。

    可是,鉴于男孩的学历很高,而且是海归,并且送给了自己九十九朵玫瑰,所以饶迪忍了。

    当两人坐下后,在清晰的灯光下,饶迪才看清楚了鲍有祥的面容。

    让饶迪吃惊的是,眼前的男孩,又胖又呆,可以用奇丑无比来形容。

    她想不明白,老爸和老妈,为什么给自己介绍这么胖,这么矮,这么丑的一个男人?

    男孩给饶迪做着自我介绍,说:“我叫鲍有祥,家住陕西三原县永乐镇鲍家营村,我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

    饶迪看着眼前的男孩,实在把他和一个从美国归来的高材生,联系不到一起。

    为了验明正身,饶迪故意问鲍有祥,说:“既然你是从美国回来的,那咱们两个说一阵英语,怎么样?”

    闻言,鲍有祥突然笑了出来。

    他说:“我虽然在美国留学六年,但是我的英语基础,都是在咱们国家打的,所以我只会写,和做语法习题,并不太会说。”

    果不其然,当饶迪和鲍有祥说起来英语后,她发现鲍有祥的英语,不仅南腔北调,口音极重,而且口语水平简直不敢恭维。

    两人谈了一会后,饶迪就得出结论,她感觉自己和眼前的男孩,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丝毫没有共同语言。

    两人个,你说西,他说东,鸡同鸭讲,根本说不到一起。

    接着,当两人吃饭的时候,饶迪发现,自己也和他吃不到一起去。

    当饶迪和涛涛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一人要一碗岐山臊子面,既美味又吃的饱。

    而眼前的男孩,要的不是寿司,就是刺身,要么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生的东西,让饶迪无法下口。

    另外,饶迪除了接受不了,吃生的东西外,她还接受不了芥末的味道。

    可是,鲍有祥却十分钟爱刺身和芥末。

    他当着饶迪的面一阵狂吃,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临走的时候,让饶迪震惊的是,这么一顿简单的饭菜,竟然花掉了两千多块钱。

    饶迪摇着头,她心想,要是这些钱给自己,让自己吃面的话,自己可是能够吃一个月的啊。

    饶迪生活很节省,她根本不会像鲍有祥这么奢侈,一顿饭就花掉上千块钱。

    出了门,鲍有祥开着自己的七系宝马,把饶迪送回了家。

    回到家,张丽赶紧就凑了上来,问长问短。

    由于房子里面暖气很热,饶迪一进门,就脱衣服。

    她一边脱,一边说:“老妈,我怎么感觉这个有钱的老板,好像还没有涛涛靠谱。”

    此时的张丽,已经很忌讳饶迪提到涛涛了。

    她说:“人家涛涛,都看不上你了,你还对人家念念不忘呢?”

    饶迪给母亲解释,说:“也不是年年不忘,我只是感觉,相比这个男孩来说,我感觉跟涛涛呆在一起,更舒服一点。”

    张丽听不懂饶迪的话,她说:“你和这个男孩呆在一起,怎么就不舒服了呢?”

    饶迪给母亲举着例子,说:“老妈,你也知道,我从小就走路很快,可是当我和这个男孩在一起的时候,我还得特意减速,放慢脚步,不然,那个男孩还真跟不上我。

    而且,我说话,语速比较快,反应也很快,可是那个男孩,不仅说话慢,而且反应也很慢。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仅感觉他要比我慢半拍,我更是感觉他一点也跟不上我的速度和我的思维。”

    张丽不理解的说:“难道你和涛涛在一起,就没有这些障碍吗?”

    饶迪换上了薄衣服和拖鞋,她说:“老妈,你还别说,我和涛涛在一起,我们不仅能说到一起,而且我们始终在一个节奏上,就是走路,我们也能保持一个队形。”

    张丽皱着眉头,说:“我的乖女儿啊,你可不能丢了西瓜,而捡了芝麻。

    我问你,说话一样快重要,还是住别墅重要?

    走路一样快重要,还是坐宝马重要?”

    张丽的话,说的饶迪哑口无言。

    她想了半天,说:“可是,就算我跟了他,能住别墅,能开宝马,可是这个男孩长的太丑了啊,个子低,不说了,还胖的不行。”

    闻言,张丽开导饶迪,说:“世上谁嫌男人丑啊,我告诉你,男人要的是本事和能力,要那么俊美干什么,能当饭吃吗?”

    话毕,张丽继续开导饶迪,说:“这个男人啊,我告诉你,结了婚之后,只要住到一起后,都是一个样,不论高矮胖瘦美丑,看惯了,也没啥区别。

    就像你爸爸,年轻的时候,戴个大大的眼镜,黑胖黑胖。

    当初,我找他的时候,周围人都劝我说,张丽啊,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千万不要找那么丑的男人结婚。

    可是,最后,我就是嫁给了你父亲,而且我还幸福了一辈子呢……“

    也许,母亲张丽的话,最终打动了饶迪。

    饶迪终于放下了,她心中的包袱和不满。

    她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和鲍有祥,处处对象,试试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