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812章 经理的千金和工人的儿子

时间:2017-12-31作者:常山赵龙

    饶里和张丽为了女儿饶迪的事情,怄了一肚子气。

    饶里甚至气愤的,要去找卫国和冬梅,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张丽拦住了饶里。

    她劝饶里,说:”既然人家卫国的儿子,不愿意咱们得的女儿,那就算了。

    你要是找着人家卫国说理去,还让人家以为咱们的女儿饶迪身上有什么毛病,导致嫁不出去,故意给他们身上赖呢。“

    闻言,饶里心理不平衡的说:”咱们家饶迪有什么毛病?

    我看什么毛病都没有,她不仅是省城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而且还当了律师,要不是因为她要去外地工作,我也不会让她回来,当石油工人的呢。“

    张丽看着饶里气愤的样子,继续给他消着气,说:“好了,咱们的女儿,又不是没有人要,值得这么大动干戈吗?”

    饶里继续说着女儿的饶迪的优点,她说:“饶迪身为一个女孩,咱们给她把房子都买好了,而且装修的还金碧辉煌……

    你说,涛涛要是找了咱们家饶迪,不要说少奋斗几十年了,就是少奋斗一辈子,都不为过……”

    张丽微微的笑了笑,说:“人各有志,说不定人家还不这么想呢。”

    饶里气愤的说:“我要不是看在卫国和冬梅是我老乡,他们两口子老实踏实,信的过的份上,我才不可能把饶迪说给涛涛呢,。

    既然我把宝贝女儿说给了涛涛,可是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身在福中不只福,明明是馅饼砸中他了,他还以为是铁饼砸中他了,真是不知好歹。”

    张丽说:“你也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当下之急,就是给饶迪说个对象,也不要让孩子难过了。”

    听到说对象,饶里拍着胸脯,说:“我饶里堂堂的一个经理,人脉广的跟什么一样,我认识的人,非官既富,不要说给饶迪找一个对象了,就是给她说一个高富帅,或者是海归,都易如反掌。”

    张丽道:“既然你有这方面的资源,那你就给饶迪说一个得了。”

    饶里当即说道:“刚好下午,化工厂要来一批客户,我招待他们的时候,给他们说说这个事情。”

    下午,一个叫老鲍的客户过来了。

    他是饶里的老客户,老朋友。

    两人相识很多年了,彼此都非常的信任。

    饶迪设宴款待老鲍的时候,便提到了女儿饶迪的事情。

    当老鲍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当即告诉饶里。说:“饶经理,实话告诉你,你当初把你的千金。说给那个男孩就不对。”

    饶里不明白的说:“有什么不对,我和涛涛的父亲。都是从农村考学出来的,两家人知根知底,彼此了解,我把我的女儿。介绍给他的儿子,合情合理啊。”

    老鲍抿了一口酒,说:“您是经理,而你的老乡,只是个工人,您的女儿是千金,而他的儿子,只是个工人……

    首先,这门婚姻,门不当户不对。

    其次,经理的千金和工人的儿子,就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再次,你们两家,家庭财富差距太大,有层面的断失。

    就这三方面的原因,我首先不看好,你把女儿介绍给你老乡的儿子。”

    闻言,饶里被老鲍的想法给震撼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也从来没有想过孩子结个婚,还会牵扯到这么多事情。

    饶里看着老鲍,说:“那你说,我们家饶迪,该找一个什么样子的男孩,作为对象?”

    老鲍胸有成竹的说:“首先,你们两个家庭,得门当户对。

    你是经理,男孩的父亲,必须也是经理。

    其次,你们家,家财万贯,男孩家,也必须家财万贯。

    最后,男孩的学历和知识文化水平,必须要比饶迪高。

    就是最不行,男孩也必须是个海归,或者是研究生之类。

    这样,你千金和男孩的结合,才会被看好。”

    饶里听着老鲍这么一说,他突然茅塞顿开。

    虽然他不认为老鲍的观点,百分之百的正确,但是他至少觉得这些话,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

    可是,让饶里为难的是,这么优秀的男孩,简直就好比大海捞针,让自己上哪里找去呢。

    老鲍似乎已经看出来了饶里的顾虑,他说:“饶里,你别着急,我这里刚好有一个男孩,符合我刚才说的所有条件……”

    老鲍的话还没有说完,饶迪就激动的说:“您口中说的男孩,是您的儿子吗?”

    闻言,老鲍笑的合不拢嘴,他说:“虽然不是我儿子,但是跟我儿子差不多。”

    饶经理马上说:“那是您的干儿子?”

    老鲍点点头说:“饶经理果然聪明,他是我朋友的儿子,也是我的干儿子,他叫鲍有祥,美国杜克大学毕业,工商管理硕士,住别墅,开宝马……”

    饶里听着鲍有祥的描述,他感觉这个男孩如此成功,应该年龄很大了吧,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富有啊?

    于是,饶里问老鲍,说:“老鲍,你口中那个鲍有祥,多大年龄了?”

    老鲍骄傲的说:“八三年的,比你女儿大四岁。”

    听到眼前的男孩才二十八岁,竟然如此有出息,饶里欣赏的说:“既然毕业于美国名牌大学杜克大学,既然是工商管理硕士,那他现在,一定在外企当高管吧?”

    闻言,老鲍摇摇头,说:“他既没有在外企当高管,也没有进企业,而是在卖红酒。”

    听到眼前如此优秀的男孩,竟然在卖红酒,饶里哭笑不得的说:“杜克大学,那可是宋氏三姐妹父亲,宋查理毕业的学校,既然毕业于如此有名的学校,怎么能卖红酒呢?”

    老鲍解释,说:“我那干儿子啊,比较有经商头脑,他觉得进企业,当高管,仍旧是给人家打工,还不如自己出来创业的好。”

    那几年,正是国外高端红酒,进军中国市场的高峰。

    所以,法国红酒卖的异常火爆。

    虽然饶里对男孩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但是他觉得男孩可以和自己的女儿谈一谈,毕竟男孩的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

    于是,饶里问老鲍,说:“既然这样,那我就把饶迪的电话号码给你,你顺带也把鲍有祥的电话号码给我。

    我让两个孩子处一处,看怎么样?”

    闻言,老鲍高兴地拿出来手机,说:“没问题,你们家饶迪,和我们家鲍有祥,是一个阶级的人,我想他们,一定能够谈成。”

    当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饶里突然又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问老鲍,说:“这个孩子的老家,是哪里的?”

    老鲍指了指省城的西边,说:“三原的。”

    听到男孩是关中人,饶里放心了好多。

    他继续问:“那男孩现在,在那里创业呢?”

    老鲍说:“小鲍就在咱们省城创业呢,他的公司在南郊,同时他也住在南郊。”

    听到老鲍介绍的男孩,不仅是关中人,而且还在省城开公司,饶里总算放心了。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