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96章 好感,与日俱增

时间:2017-12-25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一连在家徘徊了几日,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卫国,方方全家人要过来家里做客的事情。

    一件事情在心里憋的时间长了,冬梅就感觉难受。

    如果出来,她的心里或许还能好受点。

    想和好姐妹倾诉吧,可最近一段时间,楼上的好姐妹王雪娥,跟着王超英回定西老家看望父母去了。

    对面雅荷春的好姐妹红霞,跟着老公李建军出去旅游去了。

    中登里面的好姐妹李嫂,为了儿子工作的事情,正忙的焦头烂额。

    而剩下的莲虹和宋年媳妇,又都在礼泉基地。

    瞬间,冬梅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人可以倾诉。

    郁闷的不行,冬梅就提了菜篮子出去买菜了。

    每当冬梅心情不好,她就会出去消费。

    来也怪,每当冬梅花点钱,买点东西,这个心情就能好很多。

    于是,冬梅就提着菜篮子,晃悠着朝风城四路和贞观路十字的菜市场走去。

    早上的气最好,非常凉爽。

    空气也好,这在省城非常难得。

    冬梅很希望能在菜市场碰见熟人,所以她特意在买好菜之后,又在菜市场多转悠了几圈。

    可是今就是奇怪,几圈下来,冬梅不仅没有碰见熟人,就是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碰见。

    从菜市场出来的冬梅,她不甘心,又来到了五路的沃尔玛超市。

    她把买好的东西一储存,就进了超市里面。

    冬梅突然看着那些鲜虾馅儿,她想吃饺子。

    于是,她便在饺子馅跟前停了下来。

    冬梅以前卖过饺子,所以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哪个饺子馅好,哪个饺子馅不好,哪个新鲜,哪个不新鲜。

    冬梅还没有决定买哪个馅儿的时候,她突然听到旁边的一个女人道:“这个大肉韭菜馅儿,给我称上半斤。”

    听着熟悉的声音,冬梅扭头过去。

    让冬梅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沃尔玛超市,碰到了饶迪母亲张丽。

    冬梅惊讶的:“张丽,你也过来买饺子馅儿啊?”

    张丽一回头,看到自己旁边站的竟然是冬梅,她高兴的:“冬梅,咱们两个怎么就这么有缘分,不是在菜市场碰见,就是在大石头碰见,今又突然在沃尔玛超市碰见了。”

    冬梅也觉得两个人有缘分,她:“真没想到,诺大的世界,让咱们两个人,竟然碰见。”

    寒暄完,张丽就给冬梅诉苦,:“哎,我们家那个饶迪啊,隔三差五的就往家里跑,你们家涛涛往家里跑不跑。”

    冬梅摇摇头,:“涛涛都去了快两个月了,还没有回过一次家呢。”

    听到涛涛尽然如此耐的住性子,张丽羡慕的:“我们家饶迪,要是能有你们家涛涛那种性子就好了。

    饶迪啊,她干什么都着急,又是嫌弃学校的培训慢,又是嫌弃学校的住宿条件不好,食堂伙食不好,公公澡堂不好……”

    听到饶迪的抱怨,冬梅惊讶的:“涛涛可从来没有给我抱怨过,他在长庆石油学校培训,简直就是在堂,每能按时吃饭,按时睡觉,而且还能踢足球,打篮球……”

    听到涛涛和饶迪对长庆石油学校的看法,有着壤之别,张丽不禁问冬梅,:“冬梅,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怎么能教育出来这么懂事的孩子?”

    闻言,冬梅尴尬了,她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成功过。

    她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对子女的教育非常失败。

    尤其是涛涛,好多最基本的人生道理,他都不懂。

    冬梅谦虚的道:“涛涛那孩子,我的教育,已经很失败了。”

    张丽可不这么认为,她:“我们家饶迪,你们家涛涛,在学校里面,三点一线,学习认真刻苦。

    她还,别的孩子都往附近的西峰市里跑着玩,而你们家涛涛,就是附近的县城都不去。”

    闻言,冬梅倒是对于涛涛这点,很是欣赏,她:“涛涛这孩子,随了卫国了,不喜欢玩,生就节约。”

    两人聊着聊着,突然就聊到了孩子的恋爱方面。

    张丽关心的问冬梅,:“冬梅,你们家涛涛去长庆石油学校这么久了,也没有给你谈个儿媳妇回来?”

    听到谈对象,冬梅发愁的:“那孩子,别谈对象了,就是和女孩话都紧张。”

    张丽很欣赏涛涛,她道:“这样的男孩,才是过日子的男孩,才是靠得住的男孩。

    现在社会,像涛涛这样老实,踏实的男孩子,可不多了呢。”

    话毕,张丽就从口袋掏出了手机,:“冬梅,你把涛涛的手机号码给我一下。”

    听到张丽要涛涛的手机号,冬梅不解的:“你上次不是把饶迪的电话号码,已经给涛涛了吗?”

    张丽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她:“饶迪有涛涛的手机号码,现在,我再把涛涛的手机号码,给我手机上存贮一下。”

    冬梅不知道张丽是什么意思?

    她一边从口袋拿出手机,一边给张丽报着涛涛的电话号码,:“1529……”

    张丽把涛涛的手机号码存贮好以后,她高兴的:“存好了。”

    张丽买了饺子馅走了之后,冬梅仍旧站在饺子馅跟前。

    她心想,张丽要涛涛的电话号码,是什么意思?

    难道张丽是在暗示自己,让涛涛和饶迪处对象?

    不然,她一个大人,要孩子的电话号码干什么?

    虽然冬梅已经设想到了,但是她又迅速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自言自语,道:“饶迪可是大户人家的闺女,饶迪的父亲饶里,人脉圈之广,可不是咱们平头老百姓能想象的。

    而且,难道饶里会放着那么多优秀的,多金的男孩,不给女儿介绍,偏偏看上穷子涛涛了吗?

    不可能吧,这也不和逻辑啊。”

    虽然冬梅搞不懂张丽要涛涛的电话号码,具体是在暗示什么,但是她还是打通了涛涛的电话,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涛涛。

    此时的涛涛,正在宿舍里面看书。

    他已经有几没有联系饶迪了。

    因为饶迪回家,所以他知道饶迪暂时不在学校。

    突然,冬梅的电话打了过来。

    冬梅打通电话后,问涛涛,:”涛涛,你这会上课着没有,有时间接电话吗?”

    涛涛放下书,趟在了床上,:“老妈,今是礼拜啊,不上课,学生都放假了呢。”

    听到今是礼拜,冬梅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过的,把日子都给忘记了。

    他告诉涛涛,:“涛涛,老妈告诉你个事儿。”

    听到事儿,涛涛有点紧张了,他:“什么事儿?”

    冬梅靠着卖饺子馅的冰柜,:“刚才我在超市碰见饶迪母亲了,她特意要了你的手机号码,并且存到了她的手机里面。

    你,饶迪母亲是什么意思,她该不会再暗示我,让你去追饶迪吧?”

    闻言,涛涛瞪大了眼睛,若有所思。

    这段时间,随着涛涛和饶迪的不断接触,涛涛对饶迪的好感,也正在与日俱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