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风是叶的涟漪 第795章 娜娜和方方的恋情

时间:2017-12-24作者:常山赵龙

    冬梅看到卫国像牛一样喘着粗气,便问他,说:“娜娜给你说她休假回家了吗?“

    卫国把手机拿在了手里,他说:“娜娜刚一轮休,定边中队的司机杨勃,就给我打电话,说娜娜休假回家了,让我注意着点。“

    杨勃是卫国的好朋友。

    他是灰罐车司机,和娜娜在一起工作。

    他受卫国的托付,监控着娜娜一举一动,尤其是娜娜的恋情。

    卫国停顿了两下,继续说:“我打电话问娜娜,问她在哪里,她说在省城。

    但是,我就不信,这次专门跑回来看看,果然,她不在省城。

    你等着她从旬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

    虽然卫国极力反对娜娜和方方的恋情,但是冬梅却已经慢慢的接受了娜娜和方方的恋情。

    冬梅始终觉得,爱情是缘分,婚姻也是缘分,万一阻止了娜娜和方方的恋情,将来要是娜娜找不到好男人了,还反过头来怨恨自己。

    与其让娜娜怨恨自己,还不如成人之美,让娜娜顺其自然算了。

    而卫国反对娜娜和方方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嫌弃娜娜和方方,两人的工作不在一起,单位不在一起,又分别常年在外地工作,还都回不了家。

    要是等以后成了家,结了婚,有了小孩,一家三口人,三个地方,日子怎么过?

    冬梅并没有卫国想的那么长远,她是觉得只要两个孩子愿意,那就行。

    而卫国则从娜娜和方方的现在,想到了他们未来的路。

    冬梅看着卫国不同意的样子,她说:“卫国,你是不是嫌弃方方,在省城没有房子?

    所以,你才不同意女儿跟方方?“

    卫国不知道该怎么给冬梅说,他道:“没有房子是一方面,但是不是主要原因。

    大不了将来,咱们给他们添点,让他们先付个首付。

    我主要是嫌他们工作的地方太远,将来有了孩子,没法照顾。

    你说,娜娜在陕北的定边,方方在关中的旬邑,可是孩子又在省城……

    你说谁照顾谁,谁管谁?“

    对于卫国的想法,冬梅想了想,她说:“那你想办法,把娜娜从山上,调到基地大楼里面上班,不就好了。“

    闻言,卫国感觉冬梅在说梦话。

    他道:“我卫国在山上工作了一辈子了,都调不回省城,你觉得娜娜一个毛头女子,才刚工作了两年,能调回来吗,简直痴人说梦。“

    话毕,卫国又举例子,说:“杨晨,把房子买到鑫盛园,而且和娜娜还在一起上班,多好的条件,她不找。

    高沟口那个技术员,也把房子买到了风城四路这里,娜娜也不找。

    她偏要找个没有房子,没有稳定工作,一年见不了几回面的男人结婚,你说她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冬梅最讨厌卫国说孩子脑子有问题,她当即开始反驳卫国,说:“虽然杨晨和娜娜在一起工作,并且他还在省城有房子,可是杨晨是个大贼鬼,我还怕娜娜跟了他吃亏呢。

    高沟口那个技术员,条件也不错,有房有车。

    可是,娜娜说那个男孩长的又矮又挫,奇丑无比,你觉得他配得上娜娜吗?“

    话毕,冬梅又把方方给搬了出来做对比。

    她说:“方方虽然在煤矿工作,方方虽然暂时在省城没有房子,可是人家孩子老实,一米八零的个子,长的白白净净,文文绉绉,至少让人放心啊。“

    听着冬梅的想法,完全和自己不在一个点上,卫国气的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冬梅看到卫国进卧室了,她也没有理睬卫国。

    冬梅挠着头发,一不小心就挠下来了一撮头发。

    冬梅看着头上掉下来的头发,她心说,这个卫国,作为父亲,有时候那个想法,简直太极端了。

    说他是为儿女着想吧,好像又不是为儿女着想。

    说他不为儿女着想吧,他好像又十分为儿女着想。

    正当冬梅愤愤不平的时候,娜娜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冬梅看到是娜娜的电话,她立刻接了起来。

    娜娜打通电话后,就告诉母亲,说:“老妈,你这段时间不忙吧,方方和父母准备抽空来咱们家坐坐呢。“

    听到方方的父母要来,冬梅一下子紧张了,她问娜娜说:“方方的父母过来干什么,难道要给你和方方订婚吗?“

    闻言,娜娜被逗的笑了出来,她说:“虽然我和方方谈了这么久了,可是方方的父母不仅没有见过我,也没有来咱家看过你们呢,所以他们买了礼物,准备来咱家看看呢。“

    闻言,冬梅对着电话小声的说:“你爸爸也在呢。“

    听到老爸也在,娜娜停了三十秒,她说:“我爸爸不是在山上固井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冬梅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不过,既然你们要来,那就来吧。“

    听到父亲在家后,娜娜突然犹豫了起来。

    她说:“以我爸爸那个牛脾气,如果当着人家方方父母的面发火,那可怎么办,那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冬梅说:“虽然你爸爸不同意你和方方的事情,但是他知道分寸,再过分,他也不敢当着人家父母的面耍脾气的。“

    听到母亲的话,娜娜算是放心了。

    她说:“我这两天在旬邑煤矿,等过几天,方方休假了,我们就一起过来咱家呢,你可提前给我爸爸把预防针打好了。“

    冬梅想了想,说:“没事儿,你们过来吧,有我在呢。“

    听到了妈妈的保证,娜娜高心的说:“那就太好了。“

    冬梅很关心方方在煤矿上的工作,她问娜娜,说:“方方在煤矿上,具体是干什么的,他要下井吗?“

    娜娜告诉母亲,说:““方方是搞技术的,但是也得下井。“

    听到下井,冬梅的心又悬了起来。

    她说:“如果方方下井的话,你可千万不要跟着下去,太危险了。“

    娜娜见过方方从井下出来时候的样子,她说:“我才不想把我给,搞成个煤黑子呢。“

    冬梅询问完了方方的工作,又问方方的收入。

    她说:“他一个月在煤矿,能挣多少钱?

    将来如果你生娃的话,他能养家糊口不?“

    娜娜告诉冬梅说:“煤矿和咱们石油的收入都差不多,只不过福利没有咱们好而已。“

    听到靠方方一个人的工资可以养家糊口,冬梅也放下了心。

    挂了电话后,冬梅就开始发愁,她不知道该怎么把方方家过来的事情告诉卫国,而不让卫国发火,甚至反对。风是叶的涟漪
小说推荐